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後漢演義    P 9


作者:蔡東藩
頁數:9 / 0
類別:古典小說

 

後漢演義

作者:蔡東藩
第9,共0。
須卜當不禁詫異,但手下沒甚兵士,只有兩子隨來,長子大且渠奢,又被王歙管束,不得脫身,乃命次子回報單于,自與奢入都見莽。莽見須卜當父子入朝,格外優待,面拜須卜當為須卜善於,兼後安公。看官道莽懷何意?無非欲誘服匈奴,他想匈奴易主,未見得服從中國,只有須卜當為王昭君女夫,素主和親,若將須卜當立為單于,自然感恩降服,又恐須卜當身在匈奴,不便應允,所以將他誘來,特賜尊號,並擬出兵護送,使他歸國為王。實是獃想。
哪知呼都屍道皋單于,接得須卜當次子歸報,非但不得財帛,且將須卜當父子劫去,氣得兩目圓睜,立即調動兵馬,入寇邊疆。是時嚴尤為大司馬,知莽失計,曾勸莽勿迎須卜當,莽不肯聽尤。及聞匈奴侵入邊界,欲遣尤與廉丹,共擊匈奴,賜姓征氏,號為二征將軍,且面加慰勉,大致說是誅輿立當,輿即單于,名見上文。可使匈奴久服,一勞永逸。
嚴尤獨面駁道:「陛下且先憂山東盜賊,匈奴事且置作後圖。」莽聞言變色,竟將嚴尤免官,改擢降符伯董忠為大司馬,廣募天下丁男,及死罪囚吏民奴,充作鋭卒,並稅天下吏民家資,三十取一,厚兵聚餉,出討匈奴,又徵集天下奇能異士,為衝鋒選。說也可笑,竟有數人應召前來,或言能渡水不用舟楫,只用馬匹接連,足渡百萬兵士;或言出兵不費鬥糧,但教服食藥物,便能永久不饑;或言插翅能飛,一日遠翔千里,不難窺探敵情。首二說未便立試,只自言能飛的技士,叫他當場試演。
那人取出兩翼,乃是鳥羽編成,系諸身上,兩翼中間,綰住機紐,用手一扳,果然徐徐飛起,約數十步,便即墮落,不能再飛。也是後世飛機的濫觴,不可蔑視。莽亦明知無用,但欲激勵他人,誇示外國,不得不隨便收納,使為理軍,賞給車馬。忽有夙夜即東萊不夜城,莽時改為夙夜。


  
連帥韓博,保薦一人,用着大車四馬,裝載入都。這人叫做巨毋霸,生長蓬萊海濱,身長一丈,腰大十圍,臥嘗枕鼓,箸嘗用鐵,軺車不能載,三馬不能勝,所以特用大車四馬,載至闕下。王莽召見巨毋霸,果然是個碩大無朋的人物,卻也暗暗稱奇。待巨毋霸行過了禮,略問數語,便叫他充當衛士,隨侍鑾輿。
巨毋霸謝恩退朝,那王莽忽然躊躇起來,暗思自己表字,叫做巨君,韓博應亦知悉,如何不令巨毋霸改名,公然敢觸犯忌諱?並且毋霸兩字,也覺可疑,莫非叫我毋行霸道,故意替他取這名字,侮弄朕躬?越想越恨,竟不管他是是非非,傳旨召博入都,從重處罪。博還道薦賢有功,特蒙寵召,匆匆的赴都聽命,不料一到闕下,便見衛士趨出,宣讀莽詔,說他慢上不敬,綁出斬首。可憐博希旨求榮,反害得身首兩分,不明不白。誰叫你去巴結逆莽。


  
博既殺死,由莽命巨毋霸改名,號為巨母氏,取義在文母授璽,助己霸王的意思。巨字犯諱,何故不改?
越年本為天鳳七年,莽依六歲改元的詔命,改號為地皇元年。春夏二季,只是籌備兵馬,想擊匈奴。適須卜當奇寓長安,不得回國,愁病而亡。莽令須卜當子大且渠奢,襲爵後安公,且將庶女陸逯任,嫁為奢妻,陸逯系莽女封邑,莽改稱公主為任,故名陸逯任。
奢得為莽婿,倒也安心住下。莽更加意撫慰,謂俟兵馬調齊,總當送他回國,立為單于。無如莽有此想,天不相容,莽嘗改稱未央宮前殿,叫做王路堂,忽被一陣極大的秋風,吹倒許多牆壁。莽以為天變告儆,或由臨為太子,安獨向隅,舍長立幼,因致上干天怒。
乃封安為新建王,臨為統義陽王,撤銷皇太子名稱,聊自解嘲。
先是臨母王氏,因二子宇、獲被殺,時常悲悼,涕泣失明。宇子名宗,曾封功崇公,私服天子衣冠,擅刻璽章,又由莽查出情弊,迫令自盡。宗姊妨為衛將軍王興夫人,詛姑殺婢,莽使中常侍邠惲責妨,並及王興,邠音帶。興夫婦又皆自殺。
莽自娶王氏,又將孫女亦嫁王家,好古者奈何如是?莽後王氏,既哭二子,又哭孫兒孫女,遂致悲上加悲,激成疾病,奄臥不起,莽令臨入侍母疾,日夕在側。偏有一個黠婢原碧,生有三分姿色,楚楚動人,更兼口齒伶俐,眉目輕佻,王氏倚為心腹,寵愛逾恆。該女卻不安本分,常向莽慇勤獻媚,引得莽慾火上炎,往往瞞着王氏,與她演幾出秘戲圖。至臨入宮奉母,時與原碧相見,原碧又賣弄風騷,勾動臨心。
臨雖已娶劉歆女為妻,他覺得原碧姿容,比妻尤艷,況由她自來勾引,樂得移篙近舵,兜搭成歡。父子聚麀,倒是古訓。俗語說得好:「月裡嫦娥愛少年」,臨年正少壯,與原碧諧歡魚水,比乃父大不相同,原碧很是快意。不過原碧既為莽所幸,怎得再與臨私通?倘或發覺,坐致送命,因此喜中帶憂,有時與臨歡臥,裝出一種嗟嘆聲,說出幾句蹊蹺話。
臨不禁心疑,摟住細問,才知她怕着這老厭物,自己也不覺吃驚。原碧又故意撤手,欲與臨中斷情緣,此時臨已為所迷,怎肯中止?輾轉思想,只有弒父一法,尚可免患,當下告知原碧,正中原碧心坎,既得除去眼中釘,復好做個現成妃子,哪有不讚成之理?於是兩人商定,待時下手。臨妻劉愔,得父歆家傳,能觀星象,夜見金木二星,聚會一處,心知有異,趁着臨回至東宮,即與臨語道:「星象告變,恐宮中將有白衣會。」臨聽了白衣會三字,想是指着喪服,大約莽命該死,謀將有成,心下當然暗喜,卻未便與妻說明,支吾一番,又跑入中宮,告知原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