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八賢傳    P 19


作者:梅叟志
頁數:19 / 0
類別:古典小說

 

八賢傳

作者:梅叟志
第19,共0。
忽聞咳嗽之聲,乃是宋雷在馬棚令家將搜不着郭公,自己回北樓。令陳松在後宅並花園去搜尋。宋雷進了兩層角門,見迎面有人行走,問道:「前面是何人?」這一聲把後隨的石林嚇了一跳,只聽那人說:「我是春紅丫頭,奉太太之命,請來請主子回北樓。」石林聞言方放下心來。那郭公同小成姐也隔着不遠,嚇得戰戰兢兢,不敢行走。這宋雷見是北樓上使女,隨着使女回了北樓。

石林尋找大人,忽見前面有二人行走,緊走幾步,見是小成姐同郭大人,遂問:「小成姐回樓去罷,我送大人出城去。」



  
石林引郭公來至花園牆下,郭公見牆高六七尺,伸手撈不着牆頭,石林先將郭公撮上牆頭,自己躥上牆頭,跳出牆外,把郭公托出牆外。郭公說:「足矣夠了,可逃出是非之窩了!」

石林口呼:「大人,先莫歡喜,出了城才無凶險。」郭公說:「出城容易。」石林說:「城門口有宋雷派去的人把守,難以出城。」郭公說:「這如何是好?」石林說:「大人隨我出城。」二人往南走約有半裡地,已到東門。



  
石林說:「大人在此等候,我去喚門軍開門。」郭公站住,石林走至門軍屋外呼喚:「哪一位在此?」只聽屋內說:「外面是宋府的陳大爺嗎?」石林說:「是我。」門軍問:「這半夜三更出城有什麼緊事?」石林說:「我同夥伴上黃家堡去。」門軍說:「我明白了,是上黃姑老爺那裡去。」一邊說著,拿着鑰匙把城門開放。石林說:「城門且莫鎖,我將我們伙友送到黃家堡就回來。」言罷二人出城,走至東關下頭,石林口呼:「大人,欲往何處去?」郭公說:「張河人馬往溪山城來,必從楊家莊經過,我欲往楊家莊去。」石林說:「大人深夜行走,道路生疏,我送大人一程,我再進城也不遲晚。」遂一同行走。

約走有五里地,忽聞閙閙嚷嚷,離楊家莊越來越近,但見乘馬的、步行的,約有五十餘人,圍護一乘花轎,轎內有啼哭之聲,已至面前。石林見那騎馬的乃是黃子明,自己一閃身讓過黃子明過去,隨後眾人擁護花轎而過。郭公問:「石林,這不像娶親的,真是奇怪。」石林說:「非是娶親的,那騎馬的是黃子明狗頭,不知在哪裡又搶來良家女子。」郭公說:「這等無法無天匪徒,石將軍前去快把惡霸黃子明殺了除害,把轎截回來。」石林遵命,手掌劍大踏步趕將上去,口呼:「黃姑老爺慢走,我有話稟。」黃子明聞言,見是陳松,忙停住馬問:「有何事?」石林說:「我除害來了!」一劍剁去,咔喳一聲,黃子明人頭落地。那些家奴說:「不好!殺了主人了!」往上就闖。石林口呼:「列位,若來廝殺,諒列位非是我一人的對手。」內中有一人問:「陳夥計,我們主人與你無有仇恨,你為何將他截殺?」石林說:「我與他並無仇恨,我且問你們:這轎內娶的是誰家女子?」那人說:「娶的是楊家村王成之女。」石林問:「可有三媒六證否?」那人說:「可別這麼說!若論理,你們宋老爺搶那梁小姐,也有三媒六證嗎?」石林說:“宋雷老賊所作不法之事,不久就有滅門之禍,我殺黃賊就是與民除害。

列位夥計若是向善,將王門小姐送還她家,兩全其美。若不省悟,管教你等死無葬身之地。”

一言未盡,眾惡奴大怒,說:「列位快動手,拿獲陳松送到宋老爺那裡去發落。」只聽一聲喊,一齊向前,各舉刀槍棍棒,照着石林殺來。石林乃是在戰陣上練出來的好漢,並不怕眾惡奴,手執劍遮前擋後,殺在一處,不多時把眾惡奴殺得死的死、亡的亡、傷的傷,血流成河。轎伕四人跪在就地,連聲哀告,口呼:「陳大爺饒命!」石林方要說話,忽聞鑾鈴響,迴首一看,來了數匹馬,馬上之人皆是軍卒打扮,相離不遠勒住馬。郭公問道:「你等是做什麼的?」馬上軍卒中有認得郭總督的,忙滾鞍下馬,跪請大人安,一齊稟曰:「小人等奉張總鎮所差,前來探聽大人的動靜。」郭公吩咐:「爾等回去,傳本部堂口諭,令你家大人速往桂林府捉拿同江,候本部堂入察院再作定奪。」眾軍卒遵諭,叩頭上馬而去。

且言石林向轎伕說:「你們把轎仍抬回楊家莊,我就饒恕你等。」四個轎伕聞言,急忙抬起轎子竟奔楊家莊而去。

石林口尊:「大人,大事已結,末將欲回宋賊之府,不能再送大人一程,恐其天明,宋賊知曉,末將難作內應,信息也難通。」郭公說:「將軍言之有理。你速回去,多加小心。」石林回答:「末將記下了。」遂奔溪山城東門而去。郭公跟隨轎子往東北而去。四名轎伕心內忖度:「陳松乃是宋府心腹之人,我主人是宋府的女婿,陳松給殺了,倒聽這位老先生之言,看來這位老先生有些來歷。」四名轎伕紛紛議論,不可輕視這位老先生,方無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