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洪秀全演義 第 2 頁


此人姓洪,名秀全,廣東花縣人氏。自幼抱負不凡,嘗與同縣人駱秉章,月夜池塘洗澡,秀全信口占道:夜浴魚池,搖動滿天星斗;非常之志,溢於言表。駱秉章應聲對道:早登麟閣,輓回三代乾坤。秀全道:「乾坤已非三代,麟閣早屬他人,登也不必,輓也多事。」秉章 ...
作者:黃小配 / 頁數:(2 / 188)

此人姓洪,名秀全,廣東花縣人氏。自幼抱負不凡,嘗與同縣人駱秉章,月夜池塘洗澡,秀全信口占道:夜浴魚池,搖動滿天星斗;非常之志,溢於言表。駱秉章應聲對道:早登麟閣,輓回三代乾坤。秀全道:「乾坤已非三代,麟閣早屬他人,登也不必,輓也多事。」秉章笑他為狂人。秀全也不睬。及長,專好結交豪傑,時人都非笑之。只有同縣人馮逵,字雲山的,深相讚許,稱秀全非池中之物!道光二十九年,兩廣地方,賊盜蜂起,如羅大綱、大鯉魚、陳金剛等,都擁有三五千人馬,打村劫舍,橫行無忌。官場怕耽干係,索性隱起不奏。秀全慨然道:「賊盜橫行,清朝的能力,已經瞧的見,投袂奮起,正在此時!」不防背後有人道:「秀全哥如此抱負,何不索性起來做一番事業!」秀全回頭,見來的不是別個,正是生平第一知己馮雲山,不覺大喜。遂邀雲山坐下道:「逆胡肆毒,神州陸沉,黃帝子孫,誰不願報仇雪恨?這會子兩粵豪傑,風起雲湧,正是大亡逆胡之時。使我洪秀全有尺寸之憑藉,建義桂林,聲罪北平,則三齊抗手之雄,燕、趙悲歌之士,安知不聞風響應!」雲山道:「哥哥既然知道,何不就動手呢?」洪秀全道:「雲山又來了!光復這一件事,非同小可,豈是赤手空拳,能夠做得的。至少總要有三五千人馬,才能夠動得手。」雲山道:「從來說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只要有了豪傑幫助,三五千人馬,何難一呼而集?」洪秀全道:「豪傑之士,我是很歡迎的!怎奈眼前沒有,我也沒法。」雲山道:”獨怕哥哥不誠心。要是誠心求賢,眼前就有一個大豪傑。”洪秀全道:「豪傑在那裡?姓甚名誰?」雲山道:「就在本城花縣衙門裡。」洪秀全笑道:「兄弟講玩話了!官場中那裡有豪傑?」雲山道:「此人並不是官,是一個幕友。姓錢,名江,浙江人氏。胸羅戰史,腹有奇謀,端的經天緯地。此番來粵,也是為物色真人,同謀光復。哥哥如果要見,我就去請他來。」洪秀全道:「你與他幾時認識的?」雲山道:「認識得沒有幾多天。」洪秀全道:「衙門中人怕有點兒靠不住。」雲山道:「我馮逵總不會給當你上。」洪秀全道:「不是這麼講。人情鬼蜮,世路崎嶇,怕你也被人家套在圈中。」馮雲山道:「哥哥,你沒有見過他,所以這麼說。一見之後,你也相信了!」洪秀全道:「既是這麼說,就煩兄弟請他來談談。要真是志同道合,就是中國人民的福氣了。」雲山道:「不瞞哥哥說,我已與他約好了呢。」當夜無活。


次日,馮雲山黑早起身,略點了點子饑,就出村迎接錢江去了!

卻說這錢江,表字東平,本貫浙江歸安人氏。少失怙恃,依叔父錢閎作生花縣城豪傑誕生小山頭英雄聚首活。五歲上學,聰穎非常;九歲下筆成文。叔父常說道:「此是吾家千里駒,他日定能光宗耀祖!」錢江急應道:「大丈夫作事,成則流芳百世,敗則遺臭萬年。豈單靠光宗耀祖乎!」眾人莫不稱奇。既長,諸子百家,六韜三略,兼及兵刑、錢谷、天文、地理諸書,無所不讀。時揚州魏平,任歸安令,聞江名,以書召之。江大笑道:「江豈為鼠輩作牛馬耶?」遂以書絶之。


道光二十九年,兩廣一帶,賊盜四起:羅大綱、大鯉魚、陳金剛等,紛紛起事。小則打劫村舍;大則割據城池。官僚畏罪,不敢奏報。錢江看到這機會,便道:「今天下大勢,趨于東南,珠江流域,必有興者,此吾脫穎時矣!」時錢閎已經棄世,錢江遂舍家游粵,寓于旅邸。可巧故人張尚舉署花縣知縣。聞江至,大喜道:「東平不世才,本官當以禮聘他,何愁縣裡不治!」說罷,便揮函聘江。江暗忖花縣區區百里,怎能夠施展?只是憑這一處棲身,徐徐訪求豪傑,也是不錯。想了一會,便回書應允。花縣高省治不遠,一半天就到了。投謁張令,張令降階相迎,執手道:「故人枉顧,敝具增光不少!惜足下不是百里才,還恐枳棘叢中,不能棲鳳凰!只好暫時有屈,徐待事機罷了。」江聽罷答道:「小可有甚大志,蒙故人這般過譽!但既不棄,願竭微勞。」張令大喜,錢江遂留縣署中。

一應公事,張令都聽他決斷,真是案無留牘,獄無冤刑,民心大悅。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