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清史稿 下    P 8


作者:趙爾巽等
頁數:8 / 0
類別:歷史

 

清史稿 下

作者:趙爾巽等
第8,共0。
十三年,遷安徽按察使,治獄明慎,多平反。霍丘民範受之者,贅於顧氏,與妻反目,外出久不歸。縣令誤聽訛言,謂其妻私於鄰楊三,鍛鍊成獄,當顧氏、楊三謀殺罪,其母與弟及傭工某加功,實無左證,五人者不勝刑,皆誣服。奕疇閲供詞,疑之,驟詰曰:「爾曹言骨已被焚,然尚有臟腑腸胃,棄之何所?」囚不能對,惟伏地哭。奕疇慨然曰:「是有冤!」使幹吏偵之,至陳姓家,言正月十五夜受之曾過宿,而讞曰被殺在十三日,乃緩系諸囚,嚴緝受之。久之,受之忽自歸,則以負博遠避,不敢使家人知所在,今始聞大獄起,乃歸投案也。事得白。奕疇故無子,獄既解,乃生子銘皖。民間傳頌,至演為劇曲。就遷布政使。
十八年,擢浙江巡撫。時近畿教匪未靖,或言嚴、衢兩郡匪徒傳習天罡會,詔奕疇嚴治。奕疇逮訊葉機、姚漢楫等,實止愚民相聚誦經祈福,無逆跡,坐罪首犯數人,株連皆省釋。安徽、江西遊民來浙租山墾種者日眾,言官請禁。奕疇疏陳勢難遽逐,請分年遣令回籍。上悟曰:「茲事不易言。遊民皆無恆產,驅之此省,又轉徙他省,斷不能復歸鄉裡。」命徐謀教養,俾流亡者變為土著,乃得安。
尋授漕運總督,在任五年,運務無誤。奕疇固長者,待下寬,坐濫委運弁降四級,命以吏、禮二部郎中用。復以運弁縱容幫丁索費,被劾,降主事。二十五年,宣宗即位,命奕疇以尚書守護昌陵。道光二年,原品休致。十九年,重宴鹿鳴,加太子少保。明年,會榜重逢,子銘皖適登第,同與恩榮宴,稱盛事焉。二十四年,卒,年九十有一。
錢楷,字裴山,浙江嘉興人。乾隆五十四年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散館改戶部主事,充軍機章京。嘉慶三年,典四川鄉試,督廣西學政,回京,仍直軍機。遷禮部郎中,調刑部,甚被眷遇。截取京察當外用,予升銜留任。十一年,詔嘉楷久直勤勉,以四五品京堂用。歷太常寺少卿、光祿寺卿。十二年,京師旱,疏請循漢書求雨閉陽縱陰之說,停止正陽門外石路工程,詔「修省在實政,無事傅會五行」,罷其奏。迭命往河南、山西鞫獄,次第奏結,無枉縱。授河南布政使,十四年,護理巡撫,暫署河東河道總督。擢授廣西巡撫,尋調湖北。

十六年,疏言:「外洋鴉片煙入中國,奸商巧為夾帶。凡粵東西兩省匪類糾結,多由於此,以致盜風益熾。請飭閩、粵各關監督並近海督撫,嚴督關員盤檢,按律加等究辦。內地貨賣一經發覺,窮究買自何人,來從何處,不得含糊搪塞,將失察偷漏監督委員及地方官一體參處,務使來蹤盡絶,流弊自除,乃清理匪源之一端也。」詔下沿海督撫認真察辦。授戶部侍郎,兼管錢法堂事。奏陳湖北地方事宜應酌劑者四端:請附近荊州糧米供支滿營兵食,餘俱改歸北漕;沿江契買洲地,準其耕種納糧,無契者作為官地,召佃承種;新設提督,移駐襄陽府城;楚北均食淮鹽,襄陽、宜昌等府籌議減價。下所司會議,惟沿江洲地一事照行,餘以窒礙置之。
復出署河南巡撫。匪徒王胯子句結南陽饑民滋事,成大獄。楷至任,疏言:「前任巡撫恩長於南陽匪徒一案,前後具奏情節與原報不符,辦理過當。府、州、縣等緝犯並未廢弛,平日聲名尚好,現擬絞監候之二十餘犯,明年秋審,均應情實,不敢知而不言。」詔以「句決與否,臨時自有權衡,非臣下所可豫定。地方官咎有應得,豈能開復?」斥楷敷陳未當,近於喜事。調補工部侍郎。尋授安徽巡撫。以歙縣監生張良璧採生斃命,命楷親訊,讞擬未依淩遲律,失於輕比,部議降一級調用,改降二級留任。十七年,卒。詔以「楷直樞曹久,有勞,自簡封圻,治理安靜。母程年逾七旬,嗣子尚幼,深憫之,特賜恤。」

和舜武,伊拉里氏,滿洲鑲藍旗人。官學生,考授太常寺筆帖式。累遷步軍統領衙門員外郎。以治獄明獲議敘,遷兵部郎中,兼公中佐領。嘉慶十五年,出為江蘇鹽法道。累遷山東布政使,整飭吏治,輿論歸之。二十二年,擢山西巡撫,調河南。會布政使吳邦慶疏請於漳、衛合流之處建閘壩,和舜武謂:「漳河盛漲湍悍,非一閘所能禦,越閘旁趨,且停蓄泥沙,塞衛水宣洩之路。」疏請罷之,仍舊章每年挑濬竇公河以資鹽運,如所議行。踰年,調山東。仁宗聞其前為布政使有聲,故有此授。山東民俗好訟,又近畿,輒走訴京師。和舜武再蒞,訟頓減,特詔褒勉。疏請清理京控積案,責巡撫、籓、臬分提鞫訊,月定課程,各自陳奏;又請酌改竊盜窩匪條例,加重定擬,俟盜風稍戢,複舊:並從之。至年終,審結積案千餘起,予優敘。京察復予議敘。二十四年,卒,上甚惜之,優詔賜恤,贈總督銜,謚恭慎。
論曰:仁宗初政,特重廉吏。嶽起、荊道乾清操實政為之冠;謝啟昆、張師誠才猷建樹,卓越一時:並專圻碩望矣。李殿圖、李奕疇、錢楷亦各以明慎慈惠見稱,和舜武課最簿書,遂邀易名曠典;王紹蘭一眚坐廢,晚成經學:殆有幸有不幸哉? 列傳一百四十七
司馬騊 王秉韜 嵇承志 康基田 吳璥 徐端
陳鳳翔 黎世序
司馬騊,字雲皋,江蘇江寧人。乾隆中,大學士高晉為兩江總督,闢佐幕司章奏。習河事,以從九品留工效用,授山陽主簿。累遷淮安同知,仍兼幕職。從晉塞河,屢有功。薩載繼任總督,亦倚之。五十年,奏擢江南河庫道。道庫歲修六十萬,溢額則俟上聞,遇險工,員借帑,久輒因緣為弊,騊從容籌補,公私具舉。五十五年,遷江西按察使,在官七年,巡撫簠簋不飭,被劾多所牽連,騊以謹慎獲免。嘉慶元年,遷山西布政使。二年,調山東,兼管河務。是年秋,曹州河溢,命騊偕兩江總督李奉翰、南河總督康基田、前山東巡撫伊江阿同任堵塞。冬,擢河東河道總督。曹工尋合龍。三年春,西壩蟄,革職留任。疏言豫東兩岸堤工卑薄,請擇要增高,以禦汛漲。詔以下遊不能深通,徒事加堤,斥其不揣本而齊末,曹工之蟄,由於堵築不堅,罰騊等賠修,奪翎頂,所議工事仍允行。九月,睢州河溢,詔免治罪,責速塞。四年正月,工竣,復頂戴,議敘,免其代賠帑銀。尋卒於工次,賜恤。
王秉韜,字含谿,漢軍鑲紅旗人。由舉人授陝西三原知縣,累遷河南光州直隷州知州。緣事降浙江按察司經歷,改雲南知縣。累遷山西保德知州,有政聲。乾隆五十五年,擢安徽潁州知府,因讞獄遲延罷職,詔以原官發江蘇,補淮安。嘉慶二年,復調潁州。會教匪犯河南,去潁州甚近。秉韜慨然曰:「同為守土臣,豈可以畛域遺害乎?」與壽春鎮總兵定柱團結鄉勇數千,勵以忠義,助糧餉,戰於境上,破賊走之。時大學士硃珪為安徽巡撫,器其才。未幾,擢廣西左江道。復以在潁州失察逸犯,罣議,鎸級去官,留治江南豐、碭河工。尋署廬鳳道。洎仁宗親政,硃珪薦之,擢奉天府尹,遷河南布政使。五年,擢河東河道總督。
秉韜老於吏事,治河主節費,堤埽單薄者擇要修築,不以不急之工擾民。河北道羅正墀信用劣幕舞弊,曹考通判徐鼐張皇糜費,並劾治之。薪料如額採買,河員濫報輒駮斥,使多積土以備異漲,於是浮冒者不便其所為,言官遽論劾,詔慰勉,戒勿偏於節省。七年,防汛,卒於工次。
秉韜性方正,不沽名。時疆吏中長麟、汪志伊並以廉著,秉韜不愜其為人,嘗曰:「長三,汪六皆名過其實,奚足貴?」繼其任者為嵇承志。
承志,大學士璜子。由舉人官內閣中書,累遷長蘆鹽運使。乾隆五十九年,天津海河溢,築堤守禦。高宗以承志無守土責,能儘力,特詔嘉之。尋病歸。嘉慶六年,從侍郎那彥寶治永定河,復授長蘆鹽運使。七年,署河東河道總督。承志年已老,上特以其家世習河事,故任之。八年,河決封丘衡家樓,次年,塞決工竣。召還京,授大理寺少卿。十年,遷順天府尹。尋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