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洪秀全演義 第 86 頁


偏是那時天國以金陵既定,各大臣主張權為憩息,以養軍氣。所以北伐之軍,並未出發。今見武昌連勝,各將都有雄心,紛紛請出兵進取。洪天王即日大集諸臣,計議北伐。 都一齊到了殿上。楊秀清進道:「方今清軍精鋭,已聚于南部;北省地面,全屬空虛。不過提 ...
作者:黃小配 / 頁數:(86 / 188)

偏是那時天國以金陵既定,各大臣主張權為憩息,以養軍氣。所以北伐之軍,並未出發。今見武昌連勝,各將都有雄心,紛紛請出兵進取。洪天王即日大集諸臣,計議北伐。


都一齊到了殿上。楊秀清進道:「方今清軍精鋭,已聚于南部;北省地面,全屬空虛。不過提一旅之師,征之足矣。”錢江即奏道:「東王之言非也。兵以時聚,北方清軍雖然少缺,但彼何難招募,亦不難改調。今為北伐計,非傾國之兵不可,若徒以一旅之師,恐一旦有失,誰從授救?必不可為也。」秀清又道:「方今南方戰事方殷,湖北地面常被清軍窺向;而江西一路,亦被曾國藩牽制。苦以大軍北伐,恐根本未固,先已動搖,如何是好?」錢江道:「以一李秀成,即足以支持湖北、安徽兩省,則江南地面,非清軍所容易搖動也。又何必多慮!」洪天王道:「北京未定,中原一日不安;非以大兵臨之,未易制敵。錢先生之言是也。」楊秀清又爭道:「恐金陵有失,如之奈何。以數年兵力得之,一旦有失,何以為家?願大王參詳為是!」天王不答。未幾林鳳翔進道:「臣願以一旅之師,沿揚州直進,以臨城他,管取北京城池,雙手奉獻。」洪天王道:“北伐事情重大,非朕親征不可。將軍雖勇,恐眾寡不敵,殊非萬全之策。」

是時你一言,我一語,互相爭論,惟石達開低首不語。洪天王獨問之。


達開道:「臣力不能獨取北京,故不敢多言。如天王親征時,臣弟隨駕而往,否則非臣所敢知矣。」天王點頭稱善。只是紛紛議論,終未能決。錢江回後暗付:今日所議的事情,好生重大,倘有差失,如何是好?只是天王雖然見得到,奈被楊秀清把持,必不能獨行其志。正在躇躊,忽門下報道:「石達開來謁。」錢江迎入坐定。達開先說道:「先生看林鳳翔之才若何?」錢江道:「此勇將也,行軍不可少之人。椎其喜功好勝,若以全軍任之,使領軍北伐,恐或誤事。」石達開沉吟未答。忽報韋昌輝至。錢江令石達開暫避廂房裡。隨請韋昌輝進來問道:「將軍乘夜至此,必有事故?」韋昌輝道:「先生見今天議事情形若何?」錢江故緩道:「恐天王意尚未決也。」昌輝道:「東王之意,欲身操北伐之權,若得燕京,彼將自為之計;又不敢獨離金陵,故委之林鳳翔。是以私意而誤國家大事也。林鳳翔若領大兵北行,必不能操勝算。先生將何以處之?」錢江道:「待明日再議;然後定奪。」昌輝奮然道:「今日之事,非殺東王不能了也。」錢江道:「事未必濟!彼罪情未露,殺之無名;且其黨羽甚盛,將何以善後?將軍請勿造次。」兩人正說間,石達開在廂房裡,忍耐不住,即跳出廳前笑道:「你兩人謀殺東王,吾當出首。」昌輝怒道:「達開你如何說此,豈亦助他為虐耶?」錢江道:「達開戲言耳,將軍休怪!」說罷,大家仍復坐下。石達開道:「此事關重大,先生當速行定奪。」錢江道:「明日到殿上,如東王必欲以林鳳翔當北伐之任,當以死力爭之;不濟,則惟有以大軍為林鳳翔後繼耳。某觀林鳳翔為人,非偏助楊秀清者,但見識不及,甚為可惜。」韋昌輝道:「既言如此,先生可隨軍北伐,策畫機宜。即用林鳳翔為前驅,未嘗不可。先生以為然否?」錢江道:「林鳳翔資望不足。果不能力爭,吾當親率大兵隨進也。」石、韋二人稱善。三人談論,直至更深。石、韋二人並宿于錢江府中。越早起來,梳洗畢,忽報狀元劉統監到,錢江忙請入裡面。只見劉狀元面色倉皇,錢江心知有異,忙問有何事故?劉統監道:「先生如何不知?東王已令林鳳翔統兵十萬北徵去也。」錢江聽得大驚。便問天王之見若何?劉狀元道:「天王亦大以東工此舉為不然。但窺其意,似無奈東王何者!」錢江嘆道:「誤國者我也。著初進湖南時,聽蕭朝貴、馮雲山之言,先除此人,必無今日之事。只今他黨羽既盛,如何是好?」劉狀元道。「彼之黨羽,多亦無用。即李開芳、林鳳翔兩將,亦不能制。但不知李秀成意見如何?」錢江道:「秀成豪傑,豈助彼哉?不過東王徒以籠絡之耳。今林鳳翔既已起兵,待其先行;吾隨天王興兵繼進。」各人議論一會,惟韋昌輝不發一言,先自辭出。少時,劉狀元亦退。錢江密為石達開道:「吾觀韋昌輝色似有亦所舉動,足下當默伺之,毋令成大變也。」計議已定,不在話下。

且說天國太平四年,林鳳翔領了東王之命,引軍北行。時鳳翔年六十三,生得精神矍爍,志氣恢宏;雖是東王黨羽,為人卻頗識大體。瀕行時,獨自來見錢江問計。錢江道:「將軍此行,責任甚重。江雖無用之輩,究願得將軍成其事,以竟余志也。」鳳翔道:「先生何出此言!某此來亦欲問計耳。」錢江道:「將軍之志若何?」鳳翔道:「某欲沿揚州渡淮,直趨山東;兵行神速,出其不意,以臨天津。先生以為何如?」錢江道:「如此得之矣,將軍持重,不勞多囑。但謀國宜顧大體,此則將軍所知也。然孤軍深入難勝,倘天王不棄,吾將以大軍為後援矣。」林鳳翔大喜,即謝別錢江。而領大軍十萬,分為三十六軍,每軍二千五百人,余外統歸中軍部下,以曾立昌、朱錫琨為左右先鋒;自卒部將汪安均、周文佳、晏仲武等,浩浩蕩蕩,殺奔揚州而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