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吳三桂演義 第 2 頁


吳三桂聽了,笑道:「父言差矣!方今國家多事,文臣不識時務,只欺飾朝廷,如燕巢危幕,自圖苟安,設有變亂,若輩豈能以吟詩作賦保護國家耶?吾父任他揶揄,休要與他計較。他日時來運至,吾父子必有出頭之日也。」 吳襄見兒子如此說法,覺實有道理,且亦 ...
作者:不題撰人 / 頁數:(2 / 116)

吳三桂聽了,笑道:「父言差矣!方今國家多事,文臣不識時務,只欺飾朝廷,如燕巢危幕,自圖苟安,設有變亂,若輩豈能以吟詩作賦保護國家耶?吾父任他揶揄,休要與他計較。他日時來運至,吾父子必有出頭之日也。」


吳襄見兒子如此說法,覺實有道理,且亦志氣不凡,心中甚為歡悅。吳三桂自此益練習弓馬,講求戰術。及崇禎帝即位,知道國家危難已伏在蕭牆,遂決意獎勵武功,乃拔吳襄為提督京營,覆命大宗伯董其昌典錄武科。黃詔既下,各路武夫都紛紛赴試。

吳三桂時已弓馬嫻熟,十八般武藝件件精通。那時聽得董其昌考拔武科,便慨然嘆道:「此吾脫穎時矣。今天下有變,乘此時以取功名,一來可以宣力國家,二來亦可以繼承父業。」便告知父親吳襄,往應武舉。

時董其昌在朝,知道國事已非,選拔武員實關緊要。那日往見吳襄,問道:「足下為武員,究知誰是可以當得將才的,不妨賜告。此為國家公事,請避嫌疑。」吳襄道:「大宗伯既有此言,弟不敢不說。

以弟所知,若武勇足道的,首唯吾兒三桂,次即白遇道耳。」董其昌道:「足下佳兒如此,可為足下賀。某此次將拔取令郎,此為國家擇人才,非為君家取富貴也。」說罷便去。

到了錄闈之日,數千赴考的都盼望放榜,及至放榜之後,居首的不是別人,就是吳三桂。


自從武闈榜發,吳三桂竟領了首選。凡赴試的,沒一個不知道吳襄與董其昌有些交情,只道董其昌有意拔舉三桂,不計他武藝如何就取中首名,更有道吳三桂武藝不是高強不應獲選的。至于那些不第的人,更做出一種謡言,說是吳襄向董其昌討人情,使中自己兒子。你一言我一語,早被吳襄聽了,便喚吳三桂誡道:「吾兒今日幸捷高魁,為父本曾向董宗伯道及,故得董宗伯留意提拔。

但為父曾承董宗伯問及,知得誰人可充將才,為父故援內舉不避親之義,力薦吾兒。今既獲選,雖為父亦曾說情,但吾兒武藝本不在他人之下。今竟受此蜚謡冷語,吾兒須此發奮。但能上報國家,下光門戶,不患不能雪恥也。」吳三桂笑道:「吾父亦太過憂慮。方今國家多故,凡有本領的自能發現。象古人說如錐處囊中,其穎立露,兒不憂無出頭之日。若稍有憑藉,天下碌碌之輩誠不足道也。」吳襄聽了,以為兒子有如此志氣,十分歡喜。便使吳三桂拜董其昌,認為師生之誼。又因吳襄為提督經營,應有個襲蔭,董其昌更為奏保,便以吳三桂為都督指揮使。

時東邊日急,自經略大臣楊鎬以二十萬大兵伐建州衛敗於撫順之後,更時時告警。廷議以東邊既急,以孫承宗繼楊鎬為經略復無振作,乃罷孫承宗,以高第代為薊遼經略。復以將軍毛文龍為平遼總兵官,籌防邊備。朝命既下,董其昌本與毛文龍為姻親,那日聽得毛文龍領兵出關,便邀文龍至府,說道:「國家多故,邊事日危,朝中各員只知趨附宦官,冀得加官進秩,互相狼狽,欺罔朝廷,吾恐日事晏安,敵已渡河矣。

今將軍受任視師平遼,任大責重,宜能宣力國家,再安磐石。不知將軍帳下可有得力健兒沒有?」毛文龍道:「正為此故,得人甚難。弟到邊時,惟有經營地方,注重險要,以卻敵兵。因大敗之後不易言戰,若有疑我老師糜餉的,望吾兄一為關注。

要吾兄若知有人才可以相助者,更望相薦以收得人之效。」董其昌道:「弟位為宗伯,政權不屬。執政中人又不能與謀,即欲為將軍關照,亦恐不逮,但求將軍隨時謹慎耳。若說薦人兩字,本非易事,只見有吳三桂其人者,氣象不凡,武勇出眾,宜奏調一同出關,以資臂助。

想吳三桂必不負弟所薦也。」毛文龍道:「弟亦聞其名久矣。此人為提督京營吳襄之子,現充都督府指揮使,不稱其本心,某當重用之。」說罷辭去。

毛文龍一面告知吳襄,請三桂出關相助。吳襄正欲兒子為國效力,無有不歡喜,立即回覆毛文龍,即令兒子三桂謁毛帥。時三桂正被蜚謡冷語,以自己得人情獲選,又以承父蔭得官,正待自展其能一雪其恥,聞得毛文龍邀自己出關,便欣然而往,即領父書往謁毛文龍。

那毛文龍聽得三桂已至,立即延入。吳三桂見時,不覺汗流如雨。毛文龍問道:「本帥以至誠相待,何以如此之惶恐?」吳三桂道:「某自離籍,往來京津,閲人不少,皆碌碌餘子,全不在卑職眼內。今見都督一種威嚴氣象,眼光四射,令人神懾,故不覺惶恐。」毛文龍笑道:「如此亦足見足下志氣,除本帥以外,眼底更無他人,此去定能立功。足下飛騰有日,可為預賀。」說罷讓吳三桂坐下。復自忖道:「此人目無天下士,獨能畏懾于吾,此人必能為吾所用,不憂其不用命也。」正想象間,吳三桂進道:「某聞都督受命出關,不以卑職鄙陋,看吾父薄面使在帳下執鞭,卑職自然感激。只怕駑馬庸才,不足受都督驅策。」毛文龍道:「不必過謙。某聞大名久矣,只不能記憶。

昨蒙董宗伯提起,以足下相薦,故力請足下相助。此後當如叔侄一般,一切軍務與足下共之,斷不相負。惟現在國家用人之際,不知足下更見有如何人物可為國家出力的,不妨力薦。」吳三桂此時方知自己系董其昌所薦,便答道:「弟亦知有兩人,曾與弟同學。

一是曹變蛟,有膽略,善騎射,可惜遭時不遇,現方流落遼東,都督切宜用之。其次則與某同榜者白遇道。某所知的只此二人,余外也不敢妄薦。」毛文龍大喜。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