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楊家將傳 第 11 頁


兩陣對圓,宋陣上先鋒呼延贊,挺槍躍馬,跑出陣前曰:「北將何以不降,自取滅亡之禍?」遂曰:「汝今急早退去,猶不失為勝也;不然,教汝等片甲不回。」贊大怒,舉槍直取邵遂。邵遂掄刀來迎,兩騎相交,二將戰上三十餘合,不分勝負。贊欲生擒邵遂,乃佯輸,走 ...
作者:熊大木 / 頁數:(11 / 77)

兩陣對圓,宋陣上先鋒呼延贊,挺槍躍馬,跑出陣前曰:「北將何以不降,自取滅亡之禍?」遂曰:「汝今急早退去,猶不失為勝也;不然,教汝等片甲不回。」贊大怒,舉槍直取邵遂。邵遂掄刀來迎,兩騎相交,二將戰上三十餘合,不分勝負。贊欲生擒邵遂,乃佯輸,走回本陣。


遂不捨,驟馬追之。贊覷其來近,迴轉馬,大喝一聲,將遂活捉于馬上。後人有詩贊曰:

兵馬南來勢氣雄,將軍志在建奇功。

旌旗展處風雲變,敵將身亡頃刻中。

次隊高懷德見贊贏了敵將,率兵殺入。北兵大敗,死者甚眾。北將王文不敢迎敵,乘騎走投陸亮方而去。宋兵遂襲了天井關。

太宗駐軍關中。贊縛邵遂以獻。太宗曰:「留此逆臣無用處。」令左右押出斬之,梟首號令訖。

次日,兵到澤州,守將袁希烈聞知宋師已到,與副將吳昌商議曰:「宋兵利鋭,且呼延贊世之虎將,若與交鋒,難保必勝;當用守計,老其師則可。」昌曰:「澤州城高池深,軍士精勇,戰守之計,皆不可少。仗小可平生之學,出退宋兵,如其不勝,守亦未遲。」希烈從其言,與兵五千。

吳昌全身貫帶,開東門,列下陣勢。對面宋先鋒呼延贊,橫槍跨馬,立於門旗之下。吳昌曰:「我主漢王,自守一方,何故窮侵無厭?」贊曰:「我大宋以仁義之兵,而清六合,惟有河東未下,汝輩如魚游釜中,死在頃刻,不降何待?」吳昌大怒,舞刀躍馬來戰。呼延贊舉槍迎敵。

兩騎才交,宋兵鼓勇而進,北軍先自擾亂。吳昌勢力不支,跑馬望本陣逃走。贊乘勢掩之,昌見宋兵雄勇,不敢入城,率眾繞出汾澗遁去。贊殺得性激、徑驟馬追之,大叫:「賊將休走!」昌回頭見贊追緊,按住刀,彎弓架箭,一矢放來,被贊閃過。

吳昌愈慌,只顧前走,忽連人帶馬,陷于汾澤中。贊部下向前捉住,降其部下二千餘人。


贊將吳昌解見太宗,太宗令推出斬之。下令急攻城池。昌之敗卒走入城中,報知希烈,希烈大驚曰:「不依吾言,果致喪師,如何能退勁敵?」道未畢,其妻張氏,乃絳州張公瑾之女,形貌極醜,人號之為「鬼面夫人」,卻有一身武藝,萬夫難近。聞得丈夫之語,近前謂曰:「將軍休慌,妾有退敵之計。」希烈曰:「城中勢若燒眉,夫人用何妙策?」張氏曰:「宋兵勢大,須以智而破之。君明日先部軍伍出戰佯輸,引敵人入于叢林之下,吾預埋伏射騎于此待之,四下返擊,必獲全勝。」希烈然其計,下令分遣已定。

次日,部精兵六千出城迎敵。兩軍擺開,宋將呼延贊首先出馬,高叫:「賊將如何不獻城池,尚敢來戰耶?」希烈曰:「今特擒汝,以報吳昌之仇。」言罷,舉斧直衝宋陣。贊躍馬舉槍交鋒。

兩下吶喊。二人戰上二十餘合,希烈跑馬便走。贊率部將祖興乘勢追之。將近叢林,希烈放起號炮,聲徹山川。

張氏伏兵齊起,千弩俱發。宋兵死傷者不計其數。贊知中計,勒馬殺回,正遇張氏阻住,二馬相交,戰不兩三合,被張氏刺中左臂,贊負痛沖圍而走。祖興部餘眾隨後殺出,希烈回馬追到,將興一斧劈落馬下。

宋兵大敗。希烈與張氏合兵進擊,勝了一陣,乃拔軍入城。

贊歸至軍中,深恨張氏這一槍之仇。與馬氏議曰:「今日之戰,不得其利,折去大將祖興,部下傷損大半。」馬氏曰:「是誰出戰,能勝吾眾?」贊曰:「袁希烈不足懼。其妻張氏,槍法不在吾下,且有智識,若令嬰城而守,則澤州未可卒攻。」馬氏曰:「此無慮也,彼之伏兵,只用得一番。我亦以計取其城。」贊曰:「汝有何計?」馬氏曰:「且將各營按下,只說因被敵人傷重左臂,不能出戰。彼聞此消息,必怠于防守。

卻令老弱之眾,罷卻戎事,日于汾澗中洗馬,似有回軍之狀。吾與君伏精兵于城東高阜之處瞭望,俟其出兵,通約高將軍先戰,我等乘虛搗入城中,則澤州唾手可取矣。」贊喜曰:「此計足伸我恨!」即密下號令,各營按兵不出。

果然數日間,哨馬報知希烈,希烈急請張氏議之。張氏曰:「前日匹夫被我傷着一槍,宋軍中若無此人,眾心必怠。宜乘其虛,出兵擾之,宋師不足破矣。」希烈曰:「善。」即點下精兵七千,揚旗鼓噪,出南門衝擊。宋師不戰而走。希烈自以為得計,驅兵直殺入中堅。高懷德當先抵住交鋒。

兩馬才合,後軍報道:宋兵已攻入東門矣。希烈大驚,即跑馬殺回。恰遇呼延贊突至,厲聲曰:「賊將休走!」希烈不敢戀戰,潰圍而走。贊勒馬追之。

不上半裡之遙,趕近前來,綽起金鞭,打落馬下而死,盡降其眾。有詩為證:

精兵排下勢如龍,慷慨英雄幾陣中。

敵國未平心激烈,奪旗斬將顯威風。

時張氏殺過城東,遇馬氏大殺一陣,只剩得數百騎,走奔蜂州去了。高懷德兵合,遂取了澤州。贊遣人奏報太宗,太宗大悅,遂命車駕入城駐紮。

第八回

 建忠議取接天關 大遼出兵救晉陽

卻說來兵攻下澤州之後,于翌日進抵接天關。守將陸亮方乃與王文商議曰:「宋師長驅而來,當何計以退之?」文曰:「關隘險固,只可堅守,待宋師糧盡,一鼓可破矣。」亮方然其言,遂按兵不出。宋前鋒呼延贊屯紮關下,令部下急攻。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