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楊家將傳 第 54 頁


此去定教扶聖主,將軍真可倚崆峒。 卻說楊令婆隨天使到禦營中,朝見真宗。真宗賜慰甚厚,道知北番所佈陣圖之事。令婆曰:「臣妾先夫,曾留下兵書一冊,未知此陣載得有否?容臣妾與六郎出陣觀視。」帝允奏,令婆辭退。 次日,率六使及眾將登 ...
作者:熊大木 / 頁數:(54 / 77)




此去定教扶聖主,將軍真可倚崆峒。

卻說楊令婆隨天使到禦營中,朝見真宗。真宗賜慰甚厚,道知北番所佈陣圖之事。令婆曰:「臣妾先夫,曾留下兵書一冊,未知此陣載得有否?容臣妾與六郎出陣觀視。」帝允奏,令婆辭退。

次日,率六使及眾將登將台觀望其陣,但見刀兵隱隱,殺氣騰騰,紅旗動處,變化無窮。令婆細看良久,取兵書對之,不識在那款中。下得將台,謂六使曰:「此陣莫道我等不曉,就是汝父在日,亦未見也。」六使曰:「似此如之奈何?」令婆曰:「我楊門不識此陣,他人愈難曉矣。」正在憂悶間,忽報宗保來到。六使怒曰:「軍伍之中,他來何益?」道未罷,宗保已進帳前,見父怒氣不息,乃曰:「爹爹莫非為陣圖不識而煩惱乎?」六使曰:「汝勿妄言,好好回去,兔受鞭笞。」宗保笑曰:「我回去無妨,誰人來破此陣?」令婆聞其言,喚近身邊問曰:「汝曾見此陣來?」宗保曰:「孫兒頗識陣圖,試往觀之,自有定論。」令婆遂令岳勝、孟良等保他登將台看陣。

岳勝得令,引宗保登將台。

[宗保]盼望良久,顧謂岳、孟曰:「此陣排得極巧,只可惜不全,破之甚易。」岳勝、孟良等驚問曰:「禦駕前將帥雲集,無一人敢正視此陣者,小本官何以識之?」宗保曰:「且回軍中細說。」眾人下了將台。岳勝入見六使曰:「小本官深明陣法,言破之甚易。」六使笑曰:「休聽他胡語。」岳勝即出。宗保見令婆,道知陣圖可破之故。令婆曰:「汝既能破,且問此陣何名?」宗保曰:“說起此陣,非等閒之比。

自九龍谷正北布起,直接西南一派,都是按名把守,內有七十二座將台,築開雨道,路路相通,名為七十二座天門陣。靠右側黑旗之下,陰陰杳杳,日月無光,乃吞迷敵人之所,埋得孕婦在此,更為慘毒。此一處頗難破之。其外,尚有不全處:中台玉皇殿前,缺少天燈七七四十九盞;青龍陣下,少了黃河九曲水;


白虎陣上,少了虎眼金鑼二面,虎耳黃旗二張;玄武陣上,欠珍珠日月皂旗二面。是幾處,待孫兒依法調遣,破之如風掃殘雲,霎時即消,有何難哉?”令婆大驚曰:「吾孫何處得此妙訣?」宗保不隱,將所得兵書之事道知。六使聽罷,以手加額曰:「此主上之洪福,使汝得此奇遇。」

次日,六使進禦營,道知其陣名,具言有不全之處,破亦容易。真宗大悅曰:「既卿能識其陣,當以何日進兵?」六使曰:「待臣子與宗保商議。」帝允奏。六使出到軍中,喚宗保計議。

宗保曰:「彼以干支相剋之日佈陣,吾當以干支相生之日破之。」六使然其言,下令諸將聽候。

不想真宗駕下王欽,私以陣圖不全消息,遣人漏夜入番營報知。韓延壽接得大驚,急入奏蕭後。蕭後曰:「似此如之奈何?」延壽曰:「陛下可宣呂軍師問之。」後即降敕,宣呂軍師入帳中間曰:「卿排下其陣,緣何有幾處不全?」呂軍師自思:「彼軍中亦有識此陣者。」乃奏曰:「果有未全,待臣按法添起,縱使軒轅復出,亦不能破矣。」後曰:「卿宜早設,勿使敵人測破。」呂軍師出到場中,下令于玉皇陣上添起紅燈;青龍陣上開起黃河;白虎陣內左右建起二面黃旗,當中設立金鑼二面;玄武陣上豎起日月旗。分佈齊備,已成全陣。

正是:

只因奸賊通謀計,惹起幹戈大會垓。

卻說楊六使分遣諸將,並依宗保指揮。擇定其日,奏帝出師。帝聞奏,下敕各營併進。宗保復引岳勝等登將台觀望,見天門陣布全,無路可入,叫一聲苦,跌落台下。

岳勝大驚,連忙扶入帳中,報知六使,急令人救醒,問其緣故,宗保曰:「不知誰泄了天機,使番人知之。今陣圖添設完全,除是真仙下降,乃能破矣。」六使聽罷,昏然悶絶。眾人近前扶起,不省人事。

令婆放聲大哭,眾將着慌。宗保曰:「令婆且慢啼哭,可請八殿下來計議。」令婆乃收淚,着人請得八殿下來到,令婆道知其由。八王曰:「既郡馬有事,待奏知主上商量。」即辭令婆,入見帝,奏知六使得疾之由。帝驚曰:「若使延昭不起,朕之江山奈何?」八王曰:「陛下須出榜文,招募名醫,先救好延昭,然後議出兵。」帝允奏,即出下榜文,掛于轅門外。

次日,軍校來報:「有一老翁揭取榜文。」帝宣醫人進于禦前問曰:「卿何處人氏?」老翁答曰:「臣居蓬萊,姓鐘名漢,人稱為鐘道士。近聞楊將軍為陣圖得病,臣特來救之,又解破陣之法。」帝見鐘道士一表非俗。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