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周朝秘史    P 10


作者:余邵魚
頁數:10 / 192
類別:古典小說

 

周朝秘史

作者:余邵魚
第10,共192。
西伯引子牙歸朝,群臣進賀,西伯大悅。拜子牙為鎮國大軍師,總領內政。子牙辭曰:「臣獻治國三策,王能受納,則臣敢任此職,不納臣不敢受也!」西伯曰:「願聞其教!」子牙曰:「治國之要,一敬天,二愛民,三親賢。」西伯曰:「然則為天下為何?」對曰:「王得之國富民,伯者富士,僅存之國富大夫,無道之國富倉廩,是謂上溢而下漏,為國大要,不可不知。」西伯曰:「善!」子牙曰:「宿善不祥,宜行仁政之實。」西伯即日發倉廩之粟,以賑鰥寡孤獨,大排筵席以宴群臣。即以大政,日與子牙評議。行得一年之間,西方大治。

時,崇侯虎倚紂王寵愛之勢,不敬父兄,苦虐百姓,百姓投告于西伯。西伯曰:「崇可伐矣!」遂調辛甲為先鋒,親自出征。「子牙請曰:」臣自出-溪,未建尺寸之功,願領津兵伐崇回報。“西伯大悅,即許子牙運籌,自督大兵出城。


時,子牙行不數日,復屯石樓山下。子牙下令,誡諸將無得妄進,掛榜文于崇城外,示崇侯虎之罪曰:崇侯虎蠱惑商王,陷害百姓,蔑侮父兄,不敬長上,決獄不平,百姓方盡,不得衣食,此所謂為臣不忠,為子不孝,不可為民父母。今西伯侯親率大兵五萬,前來與民除害,曾誡三軍,入城之日,毋得殺人,毋壞房屋,毋伐樹木,毋傷六畜,有犯一件,斬首不赦。爾等崇民,急早出降,免遭塗炭,榜文至示,軍民知悉。

百姓見榜,自相告曰:「吾之父母也!」相率投降。崇侯虎聞知大怒,急令姜皓、崇應彪截住四門,出城者亂斬,城中百姓,悲號鼎沸,爭攻軍吏,突門而出。姜皓、祟應彪不能禁止,反被百姓所傷。入見崇侯虎,崇侯虎慌忙披掛,率將士殺出西門,列開陣勢,以候廝殺。

祟侯虎大罵:「姬昌逆賊,我等皆為商家諸侯,何得興兵犯界!」辛甲聞知,更不答話,拍馬直取崇侯虎。崇侯虎亦輪刀相迎,兩人戰至二十餘合,子牙令太顛姬旦出馬夾攻,崇侯虎措手不及,被辛甲活捉而歸。祟應彪見父被捉,拍馬殺出。辛甲架滿弓弦,望應彪直射一矢,應彪落馬,太顛捆縛而歸。

大兵掩殺一陣。子牙忙令收兵,遂請西伯駕入崇城。左右請斬崇氏父子,滅其社稷。子牙曰:「不可!崇侯虎作亂,此來正欲除暴救民,安可覆其社稷?」西伯然之,令斬崇侯虎頭,懸于城下,釋崇應彪之縛,立其為後,召集崇之群臣,安撫百姓,即令大軍班師。

崇應彪叩頭謝罪,率百官送出西伯,離崇城而去。此子牙初出-溪第一功也。後人有詩一絶云:渭水溪頭一釣翁,謨謀西伯扇仁風。

止憑片榜收崇邑,能顯先生第一功。

大駕車馬即日西還,歸至岐山,議功論賞,大宴群臣。過數月,西伯有疾,宣太公望託孤,又謂世子發曰:「商雖無道,吾家世稱臣,當守其職,事太公宿父,睦愛兄弟,恤憫百姓,吾死無憾。」又曰:「見善勿怠,時至勿疑,知非勿處,此三者道之所起也!」世子發再拜受命。是夕,西伯遂崩,年九十七歲,後謚為周文王。


時,商紂王二十年也。

彼美文王德,巍然甲眾侯。

際遇昏君時,小心翼翼求。

商都三道諫,-裡七年囚。

卦發先天秘,易傳後世周。

飛熊勞入夢,丹鳳出鳴州。

仁風光后稷,德業繼公劉。

終守人臣節,不逞伐商謀。

萬古岐山下,猶傳西伯侯。

又史臣評曰:文王生無道之世,大修仁政,天下三分而有其二,以服事殷。孔子曰:「周之德其可謂至德也已矣!”詩云:「惟此之王,小心翼翼。」此之謂也。程子又曰:“文王德似堯舜是也。」

太公望率群臣立姬發嗣西伯之位,武王葬父既畢,尊太公望為師尚父,其餘文武百官,各加一級,君臣同心協力,繼志述事,盡遵文王之政,四方諸侯等皆來朝貢。

當時,紂王不理朝政,與妲己日夜遊賞,妲已乃狐狸之怪託身,每讒紂王殺無罪之人,彼則夜吸其膏血,其貌愈妍。一日,宴于摘星樓上,時當隆冬,遙見河邊有數人將渡,二三老者揭衣涉河中,有後生者逡巡不敢下岸涉河。紂王謂妲己曰:「河水雖寒,老人尚敢過,幼者猶自怯冷,此何為也?”妲己對曰:「妾聞人生一身,得父津母血,方得成胎。父壯母盛故生子,氣脈充足,髓滿其脛,雖至年老,耐寒傲冷。

苟父老母衰則生子,氣脈衰微,髓不滿脛,略至中年,必先怯冷怕寒。」 紂曰:「豈其然乎?」妲己曰:「大王不信,即將此一起渡河者,斷脛視之,便知分曉。」紂王然之,即令蜚廉活捉五人至于樓下,一人一斧斷去兩脛,果然老者髓滿,少者骨空。紂王撫掌大笑曰:「卿真神人也!」妲己曰:「妾不但能辨老幼陰陽,雖婦腹內陰陽,妾亦能知!」紂曰:「何以知之?」妲己曰:“此亦不外父母之津血而已。

夫陰陽交媾之時,男津先至,女血後臨,是為陰包陽,故其胎為男;若女血先至,父津後臨,是為陽包陰,故其胎為女。是以知之!」

紂王不信,妲己曰:「大王不信妾言,可搜城中孕婦與大王驗之!」紂即令費仲捉得數十孕婦于樓下。妲己一一指曰,某婦生男,某婦生女,紂令剖婦視之,果皆應驗,紂王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