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周朝秘史 第 23 頁


按讚收藏   

伯謨青年勇猛,領了二萬津兵,殺奔門旗外來,詈曰:「臊膻狗何不出馬答話?」只見有一員大將突出喝詈曰:「侞臭孺子,汝知吾否?吾乃東夷寨主徐哈達也!」二馬相交,戰上二十餘合,哈達輓弓架箭,望伯漠左眼射了一箭,早被伯謨躲過,將雙刀便砍,哈達力不能敵 ...
作者:余邵魚 / 頁數:(23 / 192)

伯謨青年勇猛,領了二萬津兵,殺奔門旗外來,詈曰:「臊膻狗何不出馬答話?」只見有一員大將突出喝詈曰:「侞臭孺子,汝知吾否?吾乃東夷寨主徐哈達也!」二馬相交,戰上二十餘合,哈達輓弓架箭,望伯漠左眼射了一箭,早被伯謨躲過,將雙刀便砍,哈達力不能敵,往本陣而逃。伯謨策馬來趕,哈達坐下八駿,乃日行千里之神馬,哪得趕上,東軍遂鳴金收軍。伯謨回營,告其父曰:「哈達之馬往來快捷如風,進則直馳難敵,退則快捷難追,我父必須用一奇計,方可除之!」徐子遂令將卒,于兩河沙岸上開陷馬坑,各深數丈,將蘆葦青草復鋪其上,四面盡使壯士,各執鈎刀短劍,以備斬馬拿人。諸將得令,乘夜裝成。


次日,伯謨挑戰,哈達果引各寨夷長,打扮前來,伯謨曰:「昨日饒了汝等,今日又敢與吾交鋒?”哈達見伯漠孤出,麻裡吉光、呵嗒令公三馬並出,殺奔東陣。伯謨鬥不五合,望西河兩岸而走,三馬一齊趕上。只有哈達之馬先追,伯謨勒回馬來又抵數合,將至河口,忽然一聲,如雷震地,哈達連人帶馬墜落坑中,諸壯士四面守住,將鈎刀拿起哈達,縛解本寨,其馬亦被收去,徐子收軍入營,壯士解哈達來見。徐子曰:「周天子有何負你,汝敢發兵叛國?」令推出斬之。

哈達再三哀求饒命。徐子曰:「天子詔我伐夷,獲賊而放之,是我之罪也!」令斬首赴京請功。忽聽得哨馬回報說:“麻裡吉光及呵嗒令公敗兵走向王城,卻被主帥李造父悉擒之,余兵盡招撫矣!」

徐子聞之,收軍具表,將哈達八駿馬及十萬降卒盡皆帶去,赴京奏聞。穆王令把馬收入天囿。

忽近臣奏:「大將軍造父得勝回朝!”王令宣入,造父拜于殿下,王曰:「將軍汗馬功勞,正不知東夷之事如何?」造父詳奏了一番,穆王大喜,近臣又奏:“東方諸侯有表到!」

王讀表曰:謹具表臣東方嬴徐子,誠惶誠恐,稽首頓首,再拜奉表,伏惟聖人禦極,必憑法以收功;天子驅戎,亦爰兵而率服。自商德頽綱,周奉天命,王世已經六葉,國祚將過百餘,海宇清寧,華夷安堵。蕞爾荒夷,蠢茲小丑,逆天動無名之師,叛國生亂革之念。王赫斯怒,下詔驅戎。

東兵直抵西河,哈噠授首,王師安屯城下,各寨銷魂。報數萬之貔貅,掃九重之臊羯,餘黨盡降,只輸不轉。今招到降卒十萬,神駒一匹,輜重器甲盡封,隨表來朝,軍糧馬草,悉收車載貢上。臣兵札于西河,俟聖旨以行。

移短表奏于金闕,候玉音而處決。臣不勝忻忻之至,謹奉表以問。


穆王覽罷表章大悅,文武百官皆具表稱賀。王令設宴,以待來使,又賞群臣,賜嬴徐子以白毛黃鉞玉劍彤弓,得專征伐,令彼免朝歸國,以俟宣調,使臣賫詔去訖,文武皆退。王獨留造父問曰:「吾聞徐子進夷八駿之馬,日行千里,吾欲試之,可為朕禦?」造父遂禦八駿,游于上林苑中,果然快捷如飛。

穆王大喜,停驂回朝。

次日,穆王問群臣曰:「朕得八駿神駒,一息千里,朕欲遍游天下,窮極名山仙跡,誰人為引?」左司徒祭公諫曰:「不可!當今方削東夷,尚有楚仇未報復,王若一出,天下刀兵亂起,社稷誠恐難保!」王怒曰:「朕以萬乘之尊,際此清平,欲游天下,有何不可,何故多言?」下令:「有再諫者,滅族。」遂出榜于朝門外:「有能引天子之車,遊遍天下名山仙跡者,重加升賞!」時,有道士揭去榜文,王宣道士至殿下,問曰:「汝何人也,敢揭朕榜?」道士對曰:「臣西極國人也!自幼學修煉之術,名為化人。」王曰:「汝能識盡天下名山仙跡否?」化人對曰:「臣幼朝出崑崙,夕游閬苑,十洲三島,無不遍往!陛下聖意,欲往何方?臣敢引駕!」穆王大悅,遂封化人為引駕大真人,封李造父為護國大將軍,安排大輅,即日出宮西遊。

車馬搖搖,遂陟崑崙之頂。王問化人曰:「此何處也?」

化人對曰:「此西崑侖山,乃泰岳之宗,天下高山大障,皆發於此。此固天下第一名山也!」王曰:「吾聞崑崙山乃西王母所居,朕欲見之,可乎?」化人遂引王駕,渡赤水,升瑤池,見其宮室嵯峨,其額匾曰:「王母瑤池之所」,化人曰:「此即西王母所居之宮,王姑俟少時,小臣先進見王母。」化人先入宮,有青衣仙女數十人,引化人來見,王母曰:「來者何人?」化人曰:「中國周天子之使也!天子欲遊仙宮,遣臣前來報知。」王母遂引數十青衣,駕白雲仙輦,飄然而出。

須臾王母下輦,前來見駕曰:「王辱幸敝宮,請王遊玩。」穆王乃下馬徒步,隨王母入宮,分賓主而坐,穆王再三辭坐。王母曰:「陛下固中國萬民之主,此坐何辭?」穆王乃就坐。須臾,青衣進茶,奇香異茗,皆非人間所有。

茶畢,王母命張席,以宴周王。酒至數巡,王母謂青衣仙女曰:「難得天子至此,汝輩接舞,我歌數章,以備天子之歡。」青衣得旨,十數人飄飄然,接舞于宴前。王母乃歌云:崑山高兮赤水范,范瑤池兮萬裡鑾。

鑾駕鏘兮慇勤獻,綠醑清兮各盡觴。

穆王大醉,樂而忘返,遂傳旨令造父停驂宮外,朝夕與王母遊玩。

唐人胡曾有詩云:阿母瑤池宴穆王,九天仙樂送瓊漿。

漫誇八駿奔如電,歸到人間國己亡。

明東屏先生詩云:龍驤八駿禦長驅,識者深為時事悲。

脫乏祭公謀父諫,蒼姬寶曆屬徐夷。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