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春秋列國志傳    P 5


作者:余邵魚
頁數:5 / 190
類別:古典小說

 

春秋列國志傳

作者:余邵魚
第5,共190。
須臾化骨肋,頃刻竭膏血。

吾知紂山河,隨此煙燼滅。


梅伯既死,眾皆心驚膽落。紂王大笑曰:「此刑極美!即命何名?」妲己曰:「可名為炮烙之刑。」又曰:「炮烙不可概用,可制銅鬥,亦加火其中,曰熨斗。罪不至死者,令以手持熨斗,則手足焦爛,方別輕重。」紂王然之。即立銅柱、銅鬥各數十號,置於殿前,但有罪者,即加此刑。滿朝緘口畏懼。

妲己見群臣畏刑不諫,遂恣意所為,與紂旦夕歡宴不息。

一日,宴于摘星樓,又令宮女裸衣歌舞,各相爭戲。妲己又奏曰:「此戲不足以盡聖歡,可于台下開二坑穴。一則中間壘櫓為丘,四圍引酒為池;一則懸肉為林,令各嬪妃,裸衣戲于酒池,各相撲打,勝者隨浸死池中,敗者投于蠆盆內。」紂王即依其所行,宮人投死者,浮沉不計其數。

紂與妲己撫掌大笑曰:「此樂尤稱吾意!」遂令費仲南距朝歌,北抵邯鄲,縱橫數千里內,五里建一離宮,十里建一別館,自與妲己同乘逍遙車,管絃歌韻,擁于前後,晝眠夕宴,號作長夜之飲。不拘官民,如有諫者,不投蠆盆,則抱銅柱,於是天下騷動,百姓逃亡,諸侯亦有叛者。

後人有詩八句云:

先王制律為民憂,商紂淫奢禍自求。

炮烙刑標屍骨朽,蠆盆法立血膏流。

離宮別館生民釁,舞榭歌亭動寇仇。

可惜成湯錦繡業,年來斂手屬西周。


卻說西伯囚于羑裡將近七年,群臣在岐周者商議贖還。大夫散宣生曰:「主公離岐下之時,曾言有七年之厄,令群臣子弟不得入朝探訪,候在七年災滿,方可贖還。”群臣皆以為然,獨伯邑考曰:「君父久困于外,臣子全無憐念之意,忍心害倫,大不可也!」遂攜數從者,直出岐州。時,姬發、姬旦向前阻曰:“父侯有命,不許吾等省問,待其災滿,方可迎還。」

伯邑考不從,直投朝歌,具贖罪之表,先見紂王。紂王宣入,伯邑考曰:「臣父違忤天顏,囚系七年,臣痛父困苦,願以身代。”紂謂妲己曰:“此忠孝之士,即應釋西伯之罪。」

妲己曰:「吾聞伯邑考善彈琴,妾欲聞其雅操,大王試令操一曲,然後放回。」紂王然之。即取琴與伯邑考,令操一曲。伯邑考辭曰:「臣聞父母有疾,不禦琴瑟。

今父囚七年,臣心痛如刀割,焉敢彈琴?」紂曰:「此皇后愛汝雅操,不必忤辭,試操一曲,即放爾父回國。」伯邑考只得受琴操之,以求赦父。

然自思紂王無道,因在琴中寓音以諫之。其辭曰:明君作兮,布德行仁;末聞忍心兮,重斂煩刑;炮烙熾兮,肋骨碎粉;蠆盆慘兮,肺腑外傾。萬民精血,以灌酒池;百姓膏脂,以懸肉林。機桿空兮,鹿台毋滿;犁鋤折兮,鉅橋粟盈。

我願明王,去讒逐淫,振頓綱紀兮,而天下和平。

妲己聞其曲音,奏紂王曰:「伯邑考專刺時政,誹謗王非,若不除卻此子,必助西伯為亂。」伯邑考唾面大詈:“淫婦!

賤婦!蠱惑我王,我死青名不朽,可惜成湯社稷,亡於汝手矣!”遂以琴擊妲己,妲己越席而避,紂王大怒,喝令斬之。妲己曰:「妾聞聖人不食其子,西伯素稱先知,可將伯邑考醢為肉醬,送與西伯,西伯不食,必是先知聖人,斬而勿放;倘其不知而食,則一常人而已,放其西歸,以免妄殺侯伯之議。」

伯邑考詈不絶口,頃刻死於亂刀之下。後人有詩哀曰:

孤身出西岐,萬裡探親災。

未入羑裡城,先登紂王台。

辭琴孝志在,擊王怒心摧。

可惜青年傑,化為異國灰。

紂王差使,賫肉醬入于羑裡。

時,西伯囚系七年,杜門不出,鎮日演伏羲之卦。忽一日,有怪鳥嗚于庭前,西伯即演卦象,便知當損一子。顧謂從者曰:「數日以來,心驚肉顫,吾懼長公子入朝,告贖吾罪,必中妲己之計。」從者對答未終,忽報王使至。

西伯迎接入堂,使者呈肉醬曰:「主上以侯伯無甚大過,拘于僻城數年,故賜奇味,不日將復詔侯伯西歸。」西伯接肉在手,心知是子之肉,然又知妲己試探之謀,乃對使者強啖其肉,望北謝恩,使者相辭而出。謂其從者曰:「世謂西伯乃先知之聖,子肉尚不知而啖之,何足道哉!」從者回告西伯,西伯哭曰:「吾非不知是子之肉,若不勉強食之,則吾亦死矣!」悲號嘔吐,悶絶于地。

左右慌忙救治,始安起,謂從者曰:「吾災將滿,商王聞吾食子肉,定有釋囚之意。爾等且宜收拾,以伺西歸。」又遣使入岐州,報知伯邑考之事。

使者直奔西岐,入見群臣,告知伯邑考之事,合朝哀哭。

或議出兵攻紂,迎還西伯。散宜生曰:「長公子多因不守父訓,故得大禍。今主公厄數已滿,只宜具表贖還,不可興兵以生他變。」群臣曰:「謹遵公命!」宜生游選美女十個,良馬千乘,金寶各十車,遣閎天入商去贖文王。

閎夭領貢物,直投朝歌館驛安下。訪得朝中政柄皆在費仲之手,乃以良馬八匹,金寶一車,美人二名,先見費仲。費仲正入府中,閎天日:「吾主囚陷七年,國中政事盡廢,臣子日夜悲號,仰望西歸。今以小物敬獻,願司寇在主上面前,贊一美言,則西土君臣感德不淺。」費仲欣然受其金寶,曰:「大夫次日進上貢物,小官力當保奏。」閎夭相辭出府。次日,即上表貢。紂王覽罷,宣美人上殿,大悅曰:「欲贖姬昌,十美人足矣!何必更用他物?」遂遣使赦出姬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