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春秋列國志傳    P 9


作者:余邵魚
頁數:9 / 190
類別:古典小說

 

春秋列國志傳

作者:余邵魚
第9,共190。
卻說姜尚,三日以前,仰望西北,一道祥雲,漸逼隅西,因知有賢王至,特按釣竿于綠楊岸口,遂隱而不出。及武吉引西伯駕至,不見子牙,直到石室,果見林木蒼蒼,清幽淡雅,石泉交接,雲樹相映。須臾,有一小童出迎,西伯與數群臣同步入草廳。問小童曰:「主翁安在?」小童曰:「今早有數雲樵之士,相邀入山採藥,要三日後方返。」西伯嘆曰:「訪賢不遇,何孤之不幸也!」乃書二十八字于琴案。

宰割山河布遠猷,大賢抱負可充謀。


語賢不見垂竿老,天下人愁幾日休。

書罷,散宜生曰:「昔湯聘伊尹,幣聘三至而後起,欲見賢者非至誠不可。主公暫退,與文武各沐浴齋誡三日再來,方得遇此高賢。」西伯曰:「善!」遂出草廳,登車而行,至綠楊岸口,見其釣竿,徘徊不進,又取筆書四句,令人送於石室。

求賢遠出到溪頭,不見賢人只見鈎。

一竹青綫垂綠柳,滿江紅日水空流。

使者領帖回投石室,西伯車馬回岐州,戒令滿朝文武,各要齋戒沐浴三日再至磻溪。辛甲獨進曰:「主公以千乘之尊,權轄西伯總鎮,名望著于天下,今欲見一釣叟,發數壯士,即能捕到,不如遺書一封,彼即引領赴闕,何必齋戒沐浴,敬之如神明,尊之如父母乎!」西伯笑曰:「卿何言也?古人入君子之鄉,在車必式,敬賢之禮,豈敢怠忽?」於是,辛甲亦退而戒三日,以備調遣。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六回

 西伯再訪姜子牙 子牙收服崇侯虎

紂王十五年,歲次辛酉,秋九月,西伯再訪子牙。乃撤去戈矛劍戟,獨帶兩班文武,將出岐州,散宜生奏曰:「宜封武吉為引駕將軍以彰求賢之意。」西伯然之,遂宜武吉,拜為引駕將軍,令其先投渭水。武吉謝恩而出,大駕徐徐而進。

前子牙疑西伯因獵而至,非有求賢誠心,故隱而不出。及見西伯遺下之帖,信其心誠志篤,自思三日之後,必然再至,乃復出釣磻溪。果見一簇車馬,從北而至。子牙端坐釣磯,按竿不動。

西伯駕至溪岸,令武吉先探在否,武吉見子牙獨釣溪邊,回告西伯。西伯下車,與群臣徒步行至釣邊。見其人童顏鶴髮發,貌偉非常。即欲遙瞻下拜,子牙垂竿不顧,乃擊石而歌曰:西風起兮白雲飛,歲已暮兮將焉為?

西伯端恭立於石側,待其歌畢,走至跟前,君臣一齊降拜,子牙見其恪恭之誠,慌忙投竿而扶。西伯曰:「孤乃西方侯伯姬昌是也!當今商王失政,天下萬民,陷于水火。孤不度德,欲拯民庶,怎奈智窮仁薄,不足以副民望。今聞先生道德高重,敢屈歸朝,實為天下之幸!」子牙對曰:「臣乃海濱細民,素無深謀遠略,然承侯伯賜問,不敢不盡其愚。

當今海內之地三分,侯伯已有其二,其為侯伯獻策者,皆曰可舉東征之兵,而取商家天下。依臣看來,商未可伐者有三。」西伯曰:「願聞明教!」子牙曰:“商王失德,殄絶人倫,人神共怒,四海共知。侯伯乃祖乃父皆北面為商家之臣,不可行以下弒上之兵,此以理論一不可也!臣嘗上考天文,下驗人事,商家天命未改,成湯恩澤未竭,又有微子、微仲、王子比干、箕子、膠鬲一班賢臣,相與輔弼,兵甲百萬,武臣千餘,此以勢論二不可也!

侯伯只宜盡守臣節,增修德政,撫字商民,若夫商穢不悛,民陷既極,一舉弔民伐罪之師,以振應天順人之舉,此時民心離叛,則商都不攻而破矣!”

西伯曰:「善!謹奉教。願乞先生名姓?」子牙曰:「姜尚字子牙,號飛熊,因避紂亂,徙居東海之濱,及聞侯伯善養老,復遷于此。」西伯大喜,顧謂群臣曰:「飛熊入夢,信不誣矣!昔吾先祖太公嘗雲,數十年後,當有聖人適此,以興吾國,然則吾之太公久望子矣!」遂拜子牙為太公望,因勸登車而歸。子牙苦辭,西伯不從,並收其家屬,載于後車而歸。

時,子牙年已八十二矣。唐胡曾先生詠史詩云:

岸草青青渭水流,子牙曾此獨垂鈎。


當年未入飛熊夢,幾向斜陽嘆白頭。

明東屏先生詠史詩云:清渭蕭蕭白髮翁,波光明月漾微風。

得璜妝斂絲綸晚,曾未思君到熱中。

又史臣詠一律云:

渭水溪頭一釣竿,鬢霜皎皎兩冒皤。

胸藏星斗衝天焰,氣吐虹霓掃日寒。

養老來歸西伯下,避危超出紂王關。

自從夢入飛熊後,造起周綱卻不難。

後子牙果能成周,唐梁肅先生有一律云:

一顧成周力有餘,白雲閒釣五溪魚。

中原莫道無麟鳳,自是皇家結網疏。

世傳子牙釣于磻溪邊之石,有腳跡尚在,宋賢東坡蘇先生,曾題其石云:

問道磻溪石,猶存渭水頭。

蒼蒼雖有跡,大釣本無鈎。

又有一律獨題磻溪云:

夜入磻溪如入峽,照人炬火落驚猿。

山頭孤月耿猶在,石上寒波曉更喧。

唐人梁肅先生有磻溪銘云:

至人無心,與道出處。

處則土木,出則雷雨。

惟殷道絶,粵有尚父。

爰宅于幽,盤桓草莽。

天地開闢,陰陽運行。

明極而昏,昏極而明。

遇主水濱,謨泰八紘。

牧野恆恆,一麾而平。

維彼日月,得天而光。

維彼聖賢,得時而彰。

獨夫昏迷,我乃豹藏。

文武作周,我乃鷹揚。

大道無休,運行有常。

運周變通,至虛而恍。

竹銘磻溪。古今茫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