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春秋列國志傳    P 12


作者:余邵魚
頁數:12 / 190
類別:古典小說

 

春秋列國志傳

作者:余邵魚
第12,共190。
辛甲俱以為奸細,射住陣腳,問是何人?其將曰:「吾乃西伯侯所生之子雷震也!”辛甲莫知其故,引見子牙,子牙亦不知其故,奏知武王。武王曰:「吾聞昔者,先君入商之時,因避雨于燕山,忽然雷破棺中女胎,得一男子,因名雷震。莫非此子嗎?」召而問之,果是雷震。武王曰:「汝在何處,今日至此?」雷震曰:“臣自蒙先君恩救,當時有雲中子收臣,養于終南山,一十五年,終日教臣演習武藝。

前日吾師因觀天象,言商命當改,諒主公必然起兵東伐,故命臣下山助陣。臣願乞一先鋒印掛,力破無道!」


武王顧子牙曰:「此乃先君所收,亦吾弟也。可改為先鋒印乎?」子牙曰:「軍冊已定,不可輕改,但立為保駕大將軍,建功若多,然後改職。」武王然之。遂封雷震為保駕大將軍。

兵進屯于關下,先鋒辛甲回稟:「潼關不開,何計進兵?」子牙曰:「關主與吾曾有舊約,兵至東伐,彼要相助。汝且按甲勿動,待我修書,詔其來降,如不納降,然後進兵。」辛甲乃退。

當時子牙即修書遣使,上關來見殷郊。殷郊與姜文煥,朝夕操兵講武,專侯合同東伐。有哨馬來報:「西伯兵至,未知真實,所以未敢放關!」及得子牙之書,拆而讀之曰:尚自違殿下,直到岐州,感西伯恩遇,位絶群僚。今聞商德滋昏,生民陷溺,惟我主候,上敬天時,下恤民苦,築壇拜尚為軍師,大發精兵,前欲東伐。

前承合兵助陣之言,敬有此告。倘殿下憤雪重仇,深憂民溺,望乞到關會議,共舉征旗,只此直明,引領而待。

殷郊覽罷大驚曰:「姜尚一貴如此耶?”即日同姜文煥收拾本關軍冊糧簿,直請子牙。子牙延入中軍,各敘款曲,即引見武王。武王受其軍冊,即封殷郊為東征大將軍,姜文煥為各營都巡檢。大兵遂過潼關,直抵黃河。


守將胡雷聞知,急引弓弩,列于河內,以拒西兵。子牙自督先鋒進兵。辛甲請計,子牙責曰:“逢山開路,遇水搭橋,乃前部之事,何反來問我?」

辛甲曰:「船支已備,但不能擋抵其箭。」子牙密書數行字與辛甲,領計而歸本寨。即令南宮適領五百船支,密渡上流。日引數百船支,擺列河下。

將至酉末,令各船燃起火炬,鳴金吶喊,詐若犯岸之勢。胡雷急令萬弩齊射,西舡漸漸撐進岸上,箭如雨點,然隔河而箭矢落空。將至二更,哨馬來報:「南宮適部兵,已渡上流!」胡雷大驚,抽兵來救上流。辛甲揮進諸舡,一齊投上東岸。

南宮適引兵殺至,胡雷拍馬迎敵,戰不數合,欲從僻路走入城中。辛甲追及,大喊一聲,拖翻下馬。武王大駕亦到黃河,辛甲解胡雷來見子牙,子牙斬卻胡雷。令辛甲速進兵攻澠池城。

澠池城主秦敬,聞知大驚,堅閉不出,修書洛陽,問徐蓋求救。西兵攻打不息,城池將陷,秦敬大恐,心中無計。時,澠池城東有軒轅廟,傾頽冷淡,廟中有木刻千里眼順風耳,二小鬼乃托化為人,前見秦敬曰:「吾乃城東小民,頗能武藝,今西兵攻城,聞主公欲降,小民願出力解圍。」敬曰:「汝姓甚名誰?」二人脫口虛報曰:「小民姓高名明,弟名覺,至親兄弟。」與他盔甲兵器演武,慣習如飛,秦敬大悅,即令掛左右牙將之牌,俟破敵勝回之後,再奏商王加封官爵。二人領兵出城之日,南宮適力不能支,屢為所敗,遂堅守不出。子牙令殷郊、雷震,各引本部伏于澠池城下,候辛甲戰敗,高明兄弟追趕,爾殺入城中,二將領計而去。

次日,辛甲披掛盔甲,抖擻精神,引兵挑戰。高明兄弟果然殺出,南宮適、辛甲與之交戰十合,復又抵敵不住,撥馬逃回,高明兄弟並不來趕。雷震、殷郊回告子牙,子牙正驚疑間,忽報:「高明使者遞書到!”子牙召入其卒,手持一牌,書兩行曰:「姜尚不必深思苦索,汝之淺謀皆在吾之胸臆,若不解圍速退,五萬兵馬片甲不歸。」子牙讀之,叱退小卒,大異曰:「此莫非魅耶?」是夜觀澠池縣內,妖氣甚盛,即取照魔鏡引之,二將果然露出本相。

子牙笑曰:“原來是此二畜生!」

諸將請問曰:「是何怪也?」子牙曰:「此乃千里眼順風耳塑于神廟以察百邪者是也!」諸將曰:「然則何計可破?」子牙曰:「吾若設計,彼必聽見,不能得致。」乃召殷郊、雷震二將,密囑其計而出。

次日,子牙親出陣前,大叫:「高明兄弟,何不出馬打話?”高明日:「釣魚野夫見識,焉能出吾之手?」子牙曰:「你武藝頗高,吾今排下一陣,你敢來打陣乎?」高明日:「你且排下,與吾觀看!」子牙即將本寨士卒分為九隊,開八門,內設日月二宮,星辰垣位。又令南宮適、姬叔度、祁宏、尹逸各引四十九名壯士,分為四隊,排列紫微之四方,以按二十八宿。又令雷震着青袍,執銅錘;殷郊着紅袍,帶火箭,立於天門左右,以按雷電二神。又令太顛、武吉、閎夭、辛甲、姜文煥共引二千四百旗鼓,旋進陣內,以按五行二十四氣。

高明看見,謂高覺曰:「此老賊排下天陣,又以旗鼓雜處,以壅吾之聞見。」高覺曰:「然則,當從何門打入?」高明日:“直從天門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