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秋列國志傳 第 137 頁


子胥脫還衣冠,即日推病不出,群臣出朝,伯嚭密奏吳王曰:「伍員交結于齊,今王若不速斬,及齊兵一至,國中先亂,社稷難保!」吳王曰:「群臣皆諫不可加誅,此事奈何?」嚭曰:“王如不肯以刑殺員,則當賜劍,使其自刎,以絶後患。 不然緩數日,員奔入齊 ...
作者:余邵魚 / 頁數:(137 / 190)

子胥脫還衣冠,即日推病不出,群臣出朝,伯嚭密奏吳王曰:「伍員交結于齊,今王若不速斬,及齊兵一至,國中先亂,社稷難保!」吳王曰:「群臣皆諫不可加誅,此事奈何?」嚭曰:“王如不肯以刑殺員,則當賜劍,使其自刎,以絶後患。


不然緩數日,員奔入齊,則齊難敵矣!”吳王然之。即取屬縷之劍,令使臣賫送子胥,使者至其宅,以劍付予胥曰:「吳王今賜相國屬縷劍一口,他無所賜。」子胥接劍嘆曰:「吾知之矣!吳王信奸佞而斬忠臣,吾非敢辭,但恨我死之後,吳國其亡乎!」謂家人曰:「我死,汝可抉吾之目,懸于東門,以觀越兵入吳也!」又謂家人曰:「吾死之後汝可植檟樹于吾墓上,檟樹成材,越兵即至矣!」言罷。自刎而死。

家人悲啼不勝,亦自傷死。

使者取員之首級回報。吳王問使者曰:「伍員臨死曾怨寡人乎?」使者曰:「否!但令家人抉目懸于東門,以觀越兵滅吳!」吳王大怒,令取鴟夷皮作一囊,將伍員首級投于江中。

國人哀其忠直,救其屍葬子胥山,為之立廟,春秋設祭。胡曾先生有詩云:子胥今日委東流,吳國明朝亦古丘,堪笑夫差諸將相,更無人解守蘇州。

東屏先生《詠史詩》云:

敗越夫椒績用收,越人謀我事堪憂。

子胥墓損成材日,慎冒何人死抱羞。

宋乖崖張詠先生題廟詩云:

生能酬楚怨,死可報吳恩。

直氣海濤在,片心江月存。

隋王通先生《大江東詞》云:吳山萬疊,望錢塘注目,寒波清徹。追想當初,傾猛楚此地,曾施英烈。破楚奇才,興吳妙算,分鄭重圖越。誰知吳王偏暗,難顯豪傑,愚迷誰比浮搓。

蠢濁怪跡,淫志同辛蹶。顧把賢沉綠波,肌肉盡遭魚鱉。負錐言,終朝暮視,使盡英明烈。

空流痛淚,淚珠彈盡清血。

明玉山吳學先生有《錢塘潮詞》云:錢塘發泄不平氣,萬雷怒奔聲動地,雪山白日依依,雨亂灑,千秋子胥淚。江花自開落,江月閒升墜,悠悠千古恨,天終恨未消。

潛淵讀史至此有《古風》一篇云:

將軍本是衣冠族,聲名自幼馳英武。

寶劍橫揮敵萬人,雄才磊落超千古。


一旦平王殺父兄,襄流誓濟吞荊楚。

荊楚孤窮出奔時,茫茫四海欲何之。

越陳適宋覊糜晉,千里神駒困捷蹄。

征袍夜染泥途水,震耳晨驚戰馬嘶。

輕舟匹馬從東渡,吳漸高兮楚漸低。

嘉謨妙算為吳籌,苦志勞心為復仇。

一朝飲馬襄江水,楚國君臣俱失謀。

旌魔掃盡江南霧,五戰長軀拔郢都。

鞭屍抉破平王目,席卷冤仇復轉吳。

英雄再舉匡吳策,非伐強齊東伐越。

霸業未成西子至,姑蘇台下生民血。

忠臣忍見色傾城,讜官劌切披肝膈。

讒諂未除國未安,身軀先裹鴟夷革。

君不見,胥山月,東方升出西山沒。

溶溶深夜滿吳江,照見忠臣寒骨白。

又不見,吳江湖,朝朝洶湧激波濤。

波濤怒激如山大,猶似忠臣恨未消。

潛淵居士先生有《胥山銘》云:

子胥鞭平,為人為父。十死一生,矯矯伍員。

執弓挾矢,仗其寶劍。以謁吳子,稽首楚罪。

皆中紂理,蒸服子妻。殲鉏直士,赫赫王閭。

實聽奇謨,錫之金鼓。以號以誅,黃旗大舉。

右廣皆誅,戳墓非赭。瞻昭乃鳥,後王嗣立。

執書不泣,顛越言潤。宰嚭讒輯,步步蹤飛。

姑蘇待執,吾則切諫。抉眼不入,投于河上。

自統波濤,晝夜雨至。懷沙類騷,洗滌南北。

箕蕩東西,夷蠻卉服。罔敢不來,雖非命祀。

不讓凟齊,帝帝王王。代代明明,表我忠哉。

吳王既殺伍員,遂以胥門巢為元帥,姑蘇、王孫雄為左右翼,以專毅為先鋒,又遣王孫駱會魯兵,共伐齊國。大兵至艾陵下寨。次日,魯大夫仲孫何忌、季孫肥率師來會吳王。吳王召入中軍相見,禮畢,忽有哨馬馳入帳下。

吳王與魯大夫季康子正議事,忽有哨馬來報:「齊將田常引兵十五萬殺至!”吳王謂季康子曰:「今吳伐齊因為救魯而來,次日大夫可引兵先敵一陣,以觀齊兵強弱,然後我兵方可接應。」季康子領命而出。次日,即調先鋒顏羽引兵出戰,齊將國書曰:“魯與齊乃山東表裡,今不相和,反降吳而伐齊?」

顏羽答曰:「汝齊侵陵魯國,啟我投吳,今舉二國之兵至,汝不下馬就戮,尚復何言?」國書拍馬直取顏羽,掄刀便砍,國書搶入懷心,斬卻顏羽。冉求、樊遲殺出,國書前遮後架,鬥至二十餘合,齊將閭丘明殺出相救,四馬交戰,冉求力不能敵,往本陣逃回。樊遲獨困于陣,左股被射一箭,翻落于馬下,孟之反挺槍殺入重圍,救出樊遲,齊兵一齊追至,冉求抽兵殺回。

孟之反曰:「齊兵甚鋭,子不能敵,汝可保出樊遲,我自擋住一陣。」冉求力保樊遲歸寨,孟之反勒住馬頭,架起弓弦,望閭丘明左目射一箭,丘明落馬,孟之反挺槍刺死,殺入齊陣,縱橫撞突,如入無人之境,齊兵披靡敗走,堅閉不出。孟之反奪其器械,緩緩而歸,魯兵踴躍,喝采曰:「好個將軍孟之反也!」孟之反聞眾軍聲揚己勇,故掩功績,乃抽矢以鞭其馬曰:「非吾之勇敢,在戰之後,乃馬不奮進也!」後人有詩曰:堪羡孟之反,英雄不伐功,戰敗能為勝,猶謙馬緩蹤。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