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全球通史    P 6


作者:阿諾斯
頁數:6 / 0
類別:西洋古代史

 

全球通史

作者:阿諾斯
第6,共0。
根據當時的狩獵集團判斷,舊石器時代,集團首領的權力受到嚴格的限制,那時還不存在由制度確立、為大家公認的強制性的權力。首領們由於特殊的目的而自然地產生:熟悉宗教儀式的老人被大家推舉為司儀,而狩獵本領出眾的年青人則當選為狩獵集團的首領。但最重要的是,所有這些首領都不是運用權力而是通過自身的影響來完成自己的職責,因為當時還沒有任何制度規定有誰可將自己的意志強加于其他人。

處于這一階段的社會組織與政治組織一樣簡單,如果說這兩者真可以區別的話。社會組織的基本單位是家庭,由父親、母親和他們尚未成年、未完婚的子女組成。一夫多妻通常是允許的,但實際上這樣的家庭極少。家庭內部和家庭與家庭之間的關係取決於血族關係。



  
每一個人都要對他人承擔責任,也都享有同樣的權利和特權。他們在尋找食物、躲避風雨和防禦敵人的過程中互相幫助。有時部落與部落之間因個人世仇和爭奪狩獵、捕魚的地盤而發生爭鬥。但是,由於舊石器時代的社會缺乏維持大規模的戰爭所必不可少的人力和物力,大規模的戰爭直到有了農業、生產率大大提高、人口相應增多時才成為可能。

總之,舊石器時代的社會組織的實質是協作。從根本上來說,家庭和集團都是相互協作的團體,他們共同為生存而進行艱巨的鬥爭。

相互協作不僅在社會活動中,而且在經濟事務中也是很明顯的。除了基于性別的分工外,在獵人們中間是不需要任何專門的分工的。每一個男子和婦女都掌握適合自己性別的一切知識和技能,並相應地發揮各自的作用。在舊石器時代早期,婦女採集水果、堅果、穀物,挖掘塊根植物和昆蟲,而男子捕捉小動物和魚類。

由於採集經濟在當時居于主要地位,男子和婦女之間無多大差別。但是,隨着工具的改進,男子能組織起大規模的狩獵團體,殺死大動物,而婦女卻仍留在住地附近從事採集、照料孩子和燒煮食物。這就大大提高了男子作為食物供給者的地位。也許正是由於這一點,再加上他們在狩獵過程中體力大增、變得好鬥、狩獵本領高強,男子在舊石器時代末期佔據了對婦女的統治地位,就象今日盛行于澳大利亞士著居民中的情景。



  
現在,將我們對社會制度和習俗的探討轉向一般的信仰。我們發現,原始人對自己和社會基本上不是抱歷史的、發展的態度。他們以為,將來將與現在相同,就象現在和過去一樣。因而,在他們頭腦裡沒有變化的觀念,也不存在任何批評或干預現有制度和習俗的想法。

在他們看來,天地萬物,包括他們自己、他們的文化和住處,都是早先創造出來的,而且肯定將一成不變地繼續到將來。各狩獵民族關於創造的神話,包括神話中半神式的英雄,都驚人地相似。這些英雄創造自然環境、安排供狩獵的動物、繁殖人類,並教人類各種技藝和風俗習慣。

下面安達曼群島的島民們關於世界起源的神話就是一個相當典型的例子:

第一個人是賈特波。他象蛋殼裡的鳥,出生在一根大竹子的接頭裡。大竹子破裂,他出來了。他還是一個小孩。

天下雨時他替自己蓋了一間大茅屋,住在裡面。他製造了幾把小弓和一些箭。一天他找到一塊石英,用它在自己皮膚上劃了幾道花紋。賈特波一個人生活、根孤獨。

他從白蟻的窩裡取出一些粘土,捏了一個婦女模樣的模型。那模型活過來了;做了賈持波的妻子,取名科特。他們一起住在蒂尤特-巴爾尤。後來,賈特波又用粘土捏了一些人,這些人就是人類的祖先。

賈特波教他們造獨木舟,製造弓箭和狩獵捕魚,而他的妻子則數婦女們編織籃子、圍網、蓆子、帶子和用粘土製作各種式樣的用具。

原始人對於自然界的情況知道得很多。他們不能不關心周圍的一切,否則就無法生存。可是,他們對自然界的情況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如果遇到洪水、乾旱、或者捕捉不到很多的動物和魚時,不能從自然界本身給予說明。也就是說,他們不知道怎樣用自然主義的手段來對付大自然,結果只好求助于超自然的存在物,求助于魔力,並花費大量的時間和努力,愚蠢地祈求大自然使他們的生活富足起來。

原始人相信:通過把每一種有用的動物或植物作為本團體的圖騰,通過樹立種種偶像、象徵和進行模仿性的舞蹈,可使各種動物大量繁衍、食物來源豐盛;只要嚴格遵守有關圖騰的種種規定,他們的團體就能壯大,食物的來源就能確保。

最初似乎所有的集團成員都參加宗教儀式,但是,到舊石器時代末期,出現了尚未完全脫離生產活動的巫醫或巫師。原始人認為,在他們生活的天地裡,食物最重要;食物的來源能否充裕,他們能否無病無災,交上好運,全受某些神力的支配而巫醫或巫師則與這些神力有着特殊的聯繫。巫醫、巫師們日甚一日地從專門的生產食物和製作工具的活動中脫離出來,他們的職責是施弄巫術,為大家祈求利益和幸福。今天,在食物採集文化倖存的地方,在南非的遊牧民族市希曼人中,在愛斯基摩人和澳大利亞土人中,仍可見到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