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球通史 第 78 頁


侵略所造成的後果如同入侵者成份,多種多樣。在中國,公元222年,漢王朝最終被突厥-蒙古入侵者所打敗分裂成三個王國:長江以北的魏國、南部的吳國、西部的蜀國。相爭幾十年後,魏國擊敗了它的對手,于265年建立了一個新王 ...
作者:阿諾斯 / 頁數:(78 / 430)

侵略所造成的後果如同入侵者成份,多種多樣。在中國,公元222年,漢王朝最終被突厥-蒙古入侵者所打敗分裂成三個王國:長江以北的魏國、南部的吳國、西部的蜀國。相爭幾十年後,魏國擊敗了它的對手,于265年建立了一個新王朝——晉朝。晉朝統一了整個中國。


316年,一批新入侵者佔領中國北半部,晉王室南逃,抵達南京,由此統治長江流域及漢族人居住的南部地區。從此,中國出現了兩部分割的局面,直到589年,隋朝重新統一中國。

中國史學家稱這幾個世紀為「亂世」。南半部由中國皇帝相繼統治;北半部則由各突厥-蒙古征服者管轄。中國人視南方皇帝為漢朝的合法繼承者,而否認北方統治者的帝王稱號。實際上,這幾個世紀中,南北兩部都支離破碎,只是北方由於長期連遭蠻族侵略,受到的破壞最為慘重。

「在蠻族的衝擊下」,一位權威人士說:「不難想象,牧畜經濟可能代替中國北方的農業經濟,阿爾泰語可能取代漢語。」

我們將看到,與中國情況相似的西羅馬帝國,確實經歷了這一根本變化。不過中國北方卻沒有發生這種變化,主要因為這裡的中國人數量上遠遠超過蠻族侵略者。當時的北方乃是中國人口最稠密的地區,即使遊牧民大批湧進,也不會發生根本性變化。其實,在這幾個動亂的世紀裡,為逃避蠻族的劫掠,許多中國人由北方移居南方。

因此,不但北方仍是中國的北方,而且南方也已中國化了。這樣,589年,當隋朝重新統一全國時,中國又恢復了正常的歷史進程,即同漢代一樣獨特的中國式的歷史進程。

至于印度,遭受侵略的時間要晚得多:中國陷于「亂世」之際,笈多王朝正處在鼎盛時期。然後,5世紀,東支匈奴人,即所謂的「白匈奴」,渡過奧克蘇斯河,向南推進,到達印度;西支匈奴人則越過俄羅斯平原,挺進歐洲。在匈奴人的猛烈進攻下,笈多王朝于6世紀前半葉崩潰。有關後半個世紀的情況,現在知道得很少。


但可以推測,或許發生過許多戰爭,或許進一步遭受侵略。

7世紀前半葉,封建領主局利沙兼用外交、軍事手段,成功地統一了印度北方大部分地區,從而暫時揭開了印度歷史上這層模糊不清的面紗。但曷利沙帝國組織鬆散,由一些獨立強大的藩王組成;他們之所以承認曷利沙的宗主權,與其說是對帝國權力的歸順,倒不如說是對他個人的尊敬。因此,曷利沙經過41年英明統治,于647年去世後,其搖搖欲墜的帝國也隨之土崩瓦解,印度歷史再次蒙上一層模糊不清的面紗,直到13世紀穆斯林突厥人出現,並逐步強行統治了印度大部分地區。

這幾個世紀的特徵是侵略和分裂一再發生。象孔雀王朝或笈多王朝那樣擁有龐大官僚機構的帝國沒再出現,只有過一些以個別人物所作所為為基礎的曇花一現的氏族霸權或王國。另外,大規模遷入印度的移民,其人數之多足以組成新的文化和社會集團。其中最突出的是拉傑魯特人,這是一個勇敢堅強的民族,印度西北部的拉傑佈達納區即以其名稱命名。

拉傑普特人屬軍事貴族,不久被吸收成為印度剎帝利種姓,即武士貴族。他們為信仰印度教而感到莫大的自豪,曾一度統治了印度北部和中部地區。實際上,直到19世紀,甚至可以說直到今天,他們仍是一個傑出的民族。

拉傑普特人的經歷意義重大,有助于說明儘管印度經受了漫長的幾個世紀的動亂和侵略,卻沒有發生根本變化的原因。侵略者被盛行的種姓制度所同化,更確切地說,是他們適應了印度的文明,而不是相反的情況。因此,同中國一樣,印度在經歷了動亂時期之後,又出現在歷史進程中,她在古典時期形成的文明雖有輕微的變動,卻沒有發生根本性的變化。

四、日耳曼人和匈奴人在西方

然而,歐洲的情形恰恰相反,這裡發生了根本的變化,而不是輕微的變動。這一地區的入侵者以日耳曼人為數最多,他們佔領了中歐和東歐,即從波羅的海到多瑙河,從萊茵河到俄羅斯平原的廣大地區。日耳曼人由若干部落組成,其中較重要的是法蘭克人、汪達爾人、倫巴德人、東哥特人和西哥特人。這些部落一般具有相同的宗教信仰和社會制度,使用極為相近的語言,彼此之間都能聽懂。

但對羅馬人來說,值得慶幸的是這些部落的統一意識非常薄弱。他們象反對羅馬人一樣,相互之間你爭我鬥,因而使羅馬帝國能如此長久地倖存下來。

這些日耳曼民族的制度和風俗,應當引起人們的注意,因為羅馬帝國崩潰之後,它們注定成為西方新興文明的基本組成部分。當時的羅馬歷史學家塔西陀將日耳曼人描寫成畜牧民族,他們以牲口的數量來估計財富。事實上,偷牛是引起他們內部爭斗的主要原因。定居萊茵河沿岸的法蘭克人,最早完成了從畜牧業向農業的過渡,因此,人口和總實力的增長也最快。

相反,分佈在多瑙河下游的西哥特人,較大程度上仍以畜牧為生。不過,這給他們以更大的機動性,至少最初彌補了人數不足的缺陷。

這些部落的社會結構由三大部分組成:最上層為世襲貴族,通常是大地主。大多數日耳曼人是自由民,一般擁有自己的小塊土地而沒有土地的人只好當佃農,替貴族勞動。最底層是既非自由民又非奴隷的階層,他們被束縛在土地上,但不能被單獨出賣。這種奴役形式同羅馬帝國的隷農制相似,是中世紀盛行于西歐的農奴制的先驅。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