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球通史 第 332 頁


1918年3月3日,列寧接受了《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和約》,其嚴厲的條款比原先提出的要求苛刻得多。他不僅放棄了波蘭和波羅的海沿岸諸省,而且放棄了芬蘭、烏克蘭和高加索部分地區。這些割讓包括已20 ...
作者:阿諾斯 / 頁數:(332 / 430)

191833日,列寧接受了《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和約》,其嚴厲的條款比原先提出的要求苛刻得多。他不僅放棄了波蘭和波羅的海沿岸諸省,而且放棄了芬蘭、烏克蘭和高加索部分地區。這些割讓包括已200萬人口和125萬平方哩的領土;這些領土上,有俄國的一半工廠和三分之一的產糧區,併產有俄國四分之三的鐵和煤。


這樣,俄國便退出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新的布爾什維克統治者着手創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其影響至今仍波及世界各地。

五、戰爭的全球階段:美國的介入

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時,威爾遜總統立刻號召他的同胞嚴守中立。191麼年8月B日,他在向美國人民發表的講話中聲稱:「我要冒昧地向你們提一個嚴重警告,不要出於黨派偏見,不要因為熱烈地偏袒某一方,而作出最強烈、最巧妙、最根本地破壞中立的行為。在這些即將考驗人們靈魂的日子裡,美國必須不但在名義上而且在事實上做到保持中立。」

這一呼籲得到了普遍的贊成,因為絶大多數美國人都不希望卷入這場戰爭。然而,到1917年時,威爾遜本人卻正在將這個國家引入戰爭。為什麼會不顧如此強烈地贊成中立的情緒而介入戰爭呢?

一個因素是擴軍運動。成立於1914121日的國家安全聯盟得到了軍人、軍火製造者和喜歡爭論的政治家的有力支持。他們宣傳同德國作戰的可能性,要求進行義務軍事訓練,要求大大增加常備軍和海軍。威爾遜最初反對這種鼓動,但由於政治原因他不可能完全不理睬它。


最後,他親自領導了紐約和華盛頓的擴軍運動遊行,並于191663日主持通過了《國防法》;這一法案將常備軍增加了一倍,改組了國民警衛隊,並規定在各學院和夏令營中訓練軍官。兩個月後,另一項法案批准了一個大規模地擴建海軍的三年規劃。與這一擴軍相聯繫的深入細緻的鼓動和宣傳也有助于在心理上為全民族參戰作準備。

與此極為相似的是美國19163月至19178月武裝入侵墨西哥所帶來的影響。這次入侵是突然發生的;當時半為革命者半為匪徒的弗朗西斯科潘喬·比利亞襲擊了新墨西哥州的邊境城市哥倫布,殺死了19個人。比利亞的目的是驅使美國進行干涉,從而使卡蘭薩總統名譽掃地,並將其推翻。威爾遜對此確作出了反應,立刻下令由約翰·潘興將軍率兵討伐。

儘管派遣了10萬多人越過邊境,但事實證明要抓到比利亞及其同夥是不可能的。相反,比利亞又襲擊了德克薩斯州的格倫斯普林斯,殺死了四個人。這在美國引起了對墨西哥宣戰並佔領其北部地區的叫囂。不過,卡蘭薩和威爾遜都希望避免戰爭行動,最後作出了使美國撤軍的安排。

然而,通過這些無災難、無犧牲的軍事行動的刺激,這一不可思議的插曲有助于在美國樹立起一種戰爭精神。

有利於介入戰爭的另一因素是美國在金融和工業上受到協約國事業的約束。布賴恩預見到這種壓力,從一開始就極力主張「道義上禁止」貸款給交戰國。這一主張被威爾遜拒絶了,結果,到1914年年底時,摩根商行已對協約國在美國購買軍用物資一事作了「安排」。為支付這些軍用物資,各協約國先是給現金,然後賣掉了它們在美國所擁有的公債券和股票,最後不得不大筆大筆地借款。

這種情況必然產生了使美國參戰的壓力。蓬勃發展的美國工業依賴于協約國接連不斷的定貨單,而美國銀行家的保險箱裡裝滿了英、法鈔票,如果德國獲勝,這些鈔票將變得一文不值。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交戰國雙方為影響美國人的思想而搞的宣傳運動。總的來說,協約國在這方面做得更成功些,這不僅是因為它們的技術和通訊設施優良,而且還因為它們的情況更易證明是正當的、是出於防衛。英國人在海上的專橫在德國人對比利時的入侵與佔領面前相形見絀。當德國潛水艇開始使美國人遭受傷亡時,由英國的封鎖造成的所謂德國的饑餓很快就被忘卻了。

這導致了襲擊商船的德國潛艇戰的發生,潛艇戰證明是促使美國參戰的最重要的一個因素。1917年以前,德國不打無限制的潛艇戰,是由於一個簡單的軍事原因——得不到足夠的潛艇,以保證在美國的軍事力量施加壓力之前打敗英國。但是,德國潛艇的數量在迅速增加——從19152月的27艘上升到19168月的74艘,再上升到19172月的103艘。這樣,到1917年初時,德國軍方認為,如果讓他們自由行動的話,他們能在6個月內使英國屈服。

這就是為什麼德國政府下令于191781日開始實行無限制潛艇戰的根本原因。這一命令發出時,德國政府已充分認識到它勢必導致美國參戰。但從邏輯上推測,美國作為交戰國給協約國的經濟援助不可能比過去作為中立國所提供的援助更多,而且其軍隊到達歐洲的時間也將太晚,無法使英國免于被迫投降。

威爾遜這時斷絶了同德國的外交關係,但他對真正參戰仍猶豫不決。他在給國會的咨文中聲稱,他相信德國人將不會實現其消滅美國人、摧毀美國船隻的威脅。如果事實證明他錯了,他將回到國會去爭取立法權力,以保護美國人在公海上的權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