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唐史演義 第 1 頁


自序 昔石晉劉昫暨史官張昭遠等,纂成唐史二百卷,歷述唐朝二百九十年事,後人少之,謂其紀次無法,事實零落,於是宋仁宗慶歷年間,復出新編,都二百二十五卷,計十有七年而始成,主其事者為歐陽修宋祁。夫歐宋為北宋名儒,視劉昫張昭遠輩,文名較盛,又 ...
作者:蔡東藩 / 頁數:(1 / 325)

自序


昔石晉劉昫暨史官張昭遠等,纂成唐史二百卷,歷述唐朝二百九十年事,後人少之,謂其紀次無法,事實零落,於是宋仁宗慶歷年間,復出新編,都二百二十五卷,計十有七年而始成,主其事者為歐陽修宋祁。夫歐宋為北宋名儒,視劉昫張昭遠輩,文名較盛,又經十餘載之徵文考獻,凡五代時之未曾刊行者,至此已盡流傳,據以參證,應得精詳。況草創者難為力,潤色者易為功,得新掩舊,可不待言。然議者猶譏其用字奇澀,未免不文,刊削詔令,不無太略,甚矣作史之難也!

顧作史固難,讀史亦難。《舊唐書》凡二百卷,《新唐書》且多至二百二十五卷,疇能一一盡窺,閲讀無遺?外此如孫甫之《唐史記》,趙瞻之《唐春秋》,陳彭年之《唐紀》,袁樞之《唐史紀事本末》,或百卷數十卷不等,即終日埋案披覽不輟,恐亦未能悉誦也。後生小子,學識有限,欲取唐史而盡讀之,匪惟不暇,抑病未能,乃轉而采諸坊間諸舊小說,如所謂《隋唐演義》《說唐全傳》《薛家將》《征東》《征西》《羅通掃北》以及《西遊記》《長生殿》《鏡花緣》《綠牡丹》諸書,日夕展覽,目為實跡,庸詎知其語出無稽,事多偽造,增人智識則不足,亂人心術且有餘耶!

鄙人不敏,曾舉宋元明清諸史事,編為通俗演義,陸續印行,海內大雅,不譏弇陋,且謂可得通俗教育之助,爰再逆流而上,就唐事以為演述,共成百回,以正史為經,務求確鑿,以軼聞為緯,不尚虛誣。徐懋功未作軍師,李藥師何來仙術?羅藝叛死,烏有子孫,叔寶揚名,未及兒女。唐玄奘取經西竺,寧惹妖魔?薛仁貴立績天山,豈藉子婦?則天淫穢,不聞私產生男,玉環伏誅,怎得皈真圓耦?種種謬妄,瑣褻之談,辭而闢之,破世俗之迷信者在此,附史家之羽翼者亦在此。子虛烏有諸先生,諒無從竊笑于旁也。

惟書成倉猝,未經重訂,亥豕魯魚,在所不免,匡我未逮,是所望于海內諸史學家!中華民國十有一年,歲次壬戍夏正重九之辰,古越蔡東帆自序于臨江書舍。


第一回

 溯龍興開編談將種 選蛾眉侍宴賺唐公

桑麻無恙,鷄犬不驚,村夫野老,散坐瓜棚豆架旁,笑談大唐遺事,什麼晉陽宮,什麼鳳凰山,什麼摩天嶺,什麼薛仁貴征東,什麼羅通掃北,什麼巴駱和,什麼宏碧緣,最出奇動人的,是蓋蘇文興妖作怪,樊梨花倒海移山,唐三藏八十一難,孫悟空七十二變,說得天花亂墜,神怪迷離;其實是半真半假,若有若無。咳!我想這班村夫野老,能識得幾個字?能讀過幾句書?無非藉神社戲劇、茶肆盲詞,灌輸了一些見聞,就借那閒着時候,說長論短,談古說今,自稱為大唐人,戲述那大唐事,究竟唐朝有若干皇帝?多少版圖?一古腦兒莫明其妙。甚且把神功妖法、子虛烏有等談,信為真有,看似與國無害,與家無損,哪知恰有絶大關係。二十年前的義和團、紅燈照,不曾說有齊天大聖附身、黃連聖母下世麼?京津一帶愚夫婦,腦中記着唐亂話、西狗屁,遂以為古今一律,仙人間出,迷信得甚麼相似,終弄到聯軍入境,京邑為墟。

看官試想!有益呢?無益呢?有損呢?無損呢?談仙說怪諸書,多借唐事影射,故本編緣起,格外痛斥。

小子就史論史,即唐敘唐,單把那一十四世的唐祚,二百九十年的唐史,興亡衰廢,約略演述,已不下數十萬言,看官恐已怕煩,要說甚神仙?談甚鬼怪?本回是一個開場白,理應將唐朝本末,總揭一段,譬如振衣提領、張網握綱一般。有了大關節目,然後按次敘下,有條有緒,自己覺得不是瞎說,旁人也識得不是亂言。說部之須有楔子,即本此意。曾記前人留一笑談云:「漢經學,晉清談,唐烏龜,宋鼻涕,清邋遢。」漢晉宋清諸朝,自有專書交代,不必向本編聲明,只「唐烏龜」三字,究作什麼解?相傳龜與蛇交,非偶相從,因此世間做丈夫的,縱妻外淫,往往被人喚做烏龜。唐朝開國的時候,曾把晉陽宮內的妃嬪,取作侍姬,恐隋主不甘負着龜名,要來問罪,沒奈何拚死興兵,議行大事,一番大僥倖,竟得隋江山,好容易登了大寶,剗盡群雄,收拾海內二百九十三州,作為李氏私產。所有東夷南蠻,西戎北狄,統是年年進貢,歲歲來朝,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這真是唐朝實事,並不是唐人虛談,就是大唐人的名目,從此傳聞海外,我中國人常以此自誇,相沿到今,不過天道好還,報應不爽,你要人家去做烏龜,人家亦要你的子孫去做烏龜。太宗高宗的時候,是唐朝極盛時代,宮闈裡面,已是不明不白。

太宗姦污弟婦,是皇弟去做烏龜了。高宗皇后武則天,簡直是生性好淫,廣置面首,偉岸如懷義,俊美如昌宗,陸續召將進去,充作幸臣,是皇帝去做烏龜了。嗣是韋後恃寵,中宗點籌,玉環洗兒,祿山抓乳,綠頭巾成為家法,元緒公竟作秘傳,烏龜烏龜,數見不鮮。嗣是乃有倚勢的宦官,嗣是乃有挾權的藩鎮,內外交訌,就把那李氏的國脈,一日一日的斵喪下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