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五虎平西 第 1 頁


五虎平西 作者:清.不題撰人  五虎征西又名《五虎平西前傳》丶《五虎平西珍珠旗演義狄青全傳》 版本: 同文堂刋本。十四卷一百十二回。 作者: 不題撰人。 內容: ...
作者:不題撰人 / 頁數:(1 / 165)

五虎平西


作者:清.不題撰人 

五虎征西又名《五虎平西前傳》丶《五虎平西珍珠旗演義狄青全傳》

版本:

同文堂刋本。十四卷一百十二回。

作者:

不題撰人。

內容:

本書是《楊家將演義》的分支。與《萬花樓演義》同脈絡,但情節內容自成首尾,敘述宋仁宗命狄青等五虎將征西的故事。不少戲曲劇目取材于此。

第一回  賑民饑包公奉旨 圖謀害龐相施計


詩曰:

聖主登基天下寧,萬民歡樂兆昇平。

妒賢國賊開端舋,導引君王費鈎兵。

話說大宋開基之主太祖趙匡胤,此位天子,原乃上界赤龍臨凡,英雄猛勇,豪俠情懷,創開四百年天下。陳橋兵變,黃袍加身,代位於後周而歸一統。前書已有《兩宋》表明,茲不絮談。且說大宋相傳繼統四世仁宗嘉佑王,當時天子英明,群臣為國,四方寧靖,百姓安康。

前者宋太祖既歿之後,楊家父子眾英雄相繼而亡。今者人得五虎,英雄佐粥,保護江山,掃除國敵。後話休題多表。

忽一日,仁宗天子臨朝。但見祥光燦爛,瑞色輝煌。是時眾文武百官員朝參已畢,文歸文位,武列武班。有值殿傳宣官說:「萬歲有旨,眾臣有事啟奏,無事卷簾退班。」不一會,有陝西本章一道啟奏天子,奏本官呈上奏表,天子展開禦案看罷,只為著陝西地禾稻失收,十分饑饅之歲,萬民凍餒,苦楚難堪。天子看罷一想,復又開言呼聲:「包卿啊,此一段忙勞,又要你代朕施行。只為陝西饑年延纏,不得不要準日起程,到此開倉以救眾民。」包爺說:「臣沐我主隆恩,雖粉身難報,何獨小小之勞!」天子大悅,拂袖退班,眾官歸府。

次日,天子降旨金鑾殿,大排筵宴,與包爺錢別。眾大臣俱到金鑾與包龍圖餞別之際,百官各敬三觴,也有一番行別之言,不須細表。宴畢,包爺眾官謝過君恩退朝。

單說包爺迴轉府中不敢停留,即要登程,有夫人早已安排錢別宴。夫妻對酌,夫人說:「願相公一路平安,完了公務,及早回來。」包爺稱是。吃酒數盅,抽身辭別,即日行程。

眾文武官員俱來送別,包爺一一辭謝。相別眾官,三聲炮響,一路渡水登舟而去。所有城都內外,眾百姓一間包爺起程,水陸一路俱有香花焚燭送行。這包公非是汴京眾民知他是個鐵面無私的忠臣,就是普天下也知他斷明多少疑案奇冤事,救盡不堪枉屈被陷入,或有鬼魂告狀,或夜夢訴冤情有傳說他日斷陽間屈,夜察陰府冤,倘枉死屍骸未腐,還能救活回陽。

此話也難辨真是否。但當時百姓知他是個大忠臣,是以恭敬如神,一路香煙不絶,不多煩說。這包公一路而去,有各地方上文官武職迎送紛紛,包爺倒覺安然,徑往陝西延安府去了。

非止一日程途,暫且不表。再說此時大宋朝內九三八候以下文武官員,忠臣為國君多。獨有一黨權官居群上,位壓百僚。此人姓龐名洪,仁宗王選了他的大女兒為貴妃,侍禦宮中,隆寵非凡。

他正是仁宗王的國丈,現為宰相鈞衡之位。他之為人,立着妒賢嫉能的狠心,懷着詭計凶謀的惡念。在朝所懼包公一人,與着狄青素不相睦。又有二女婿姓孫名秀,此人也為兵部之職,與狄青有殺父宿仇。

這狄青何故與他結下此仇?只因狄青之父狄廣在朝與孫秀父親不睦,後被狄廣所殺,是故孫秀怨恨狄青。所以翁婿串通一黨,二人獨畏包公。當日見他領旨饉饑去了,卻中二人陷害之懷思。

一日,孫兵部擺道來到相府,家人傳進,這龐洪吩咐請進相見。孫兵部下轎走入中堂,見禮畢,吃過香茗。這二人閒談一會,龐國丈叫一聲:「孫賢婿啊!想起三關狄青這小畜生,與老夫作對,賢婿你也盡知。前者西遼國王興兵侵犯瓦橋關,包拯這老兒保舉他提兵前往救瓦橋關。

此時老夫與着王天化女婿商酌要奪此功勞,當殿比武,王天化死在他金刀之下。此女婿身亡,皆因這小畜生而來。聖上怒責他誤傷之罪,又被狄太后救了他,赦其斬罪,領了兵馬大破遼兵。後來西遼復興兵犯境,所以老夫仍薦他出敵,料知此日兵強,遼將勇猛,意欲借刀殺人,消了胸中忿恨。

不想這小畜生本事果然厲害,更有一班小狗才亦是凶狠不過的,西遼兵將依然又被他殺得大敗,殺卻贊天王、子牙猜。大孟洋、小孟洋、薛德禮等,遼兵數十萬殺個盡馨盡絶。聖上十分大悅一封他為平西總鎮大元帥,鎮守三關,威風顯耀,隆寵非凡,其實想來氣他不過。前時包黑子在朝害手害腳,不能算賬。

得他如今黑子去了,我想下一計擺佈他了。」孫兵部說道:「岳父,小婿原為著狄青這小畜生,故此特來商議。不知岳父有何妙計擺佈他,說與小婿得知。」國文說:「賢婿,明日只消如此如此,上本奏聞聖上,必然準奏。

那時豈怕狄青好漢,四將英雄,管叫他身喪番邦之地!他縱是三頭六臂的英雄,焉能保全?」孫秀說:「岳父且慢快情!倘若西遼國果然兵微將寡,殺他不過,情願投降,豈非他的功勞又更大了?此一節也要算到,方為妙用。」國文說道:「若然狄青一去,則三關必調別人鎮守。待老夫在聖上駕前保舉賢婿調往三關,如此如此擺佈他,你道如何?」孫兵部這才大悅,說道:「岳父果然好妙計!待我明日奏知聖上罷了。」此時,孫兵部告別出了相府,轉歸府中,不表。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