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五虎平西    P 7


作者:不題撰人
頁數:7 / 0
類別:古典小說

 

五虎平西

作者:不題撰人
第7,共0。
這便如何?」焦廷貴說:「元帥不要信他,這番奴自知殺我們不過,故虛言哄弄的。」元帥喝道:「胡說!你走差了別國,還說強言,欺着本帥!」焦廷貴說:「元帥,小將實認得路途,明明白白,那有此事!若果走差別處,小將理當軍法。」這焦廷貴一口咬定不差,元帥聽得心中疑疑惑惑,說:「且罷了,待本帥來朝親自出馬,便知明白了。」吩咐是夜埋鍋造飯。

到來日天明,有小軍報上元帥說:「番將禿天虎坐名要焦廷貴出馬。」元帥喝聲:「再去打聽!」自己連忙穿過黃金甲,戴上紫金盔,上了現月龍駒馬,手執定唐金刀,氣宇軒昂,真好一位少年英雄!扶助宋室江山,乃社稷所重之臣。點了五千人馬,帶了四虎英雄,分為左右,隨後有鐵甲步軍五百。三聲炮響,沖關而出,旗旛招展,來至關處,隊伍擺開。



  
禿大虎一見來將,比眾不同,真乃威風凜凜,殺氣森森,便把槍一擺,喝聲:「來將通上名來!」狄元帥說:「本帥乃大宋天子駕下、敕封平西元帥狄青是也。你可是禿天虎麼?」禿天虎說:「既曉得本總兵威名,何勞動問!」元帥叫聲:「禿天虎,你邦原是西遼國,因何稱為單單?莫不是你邦原無雄兵猛將,怕死貪生,虛言哄着本帥不成!」禿天虎說:「狄南蠻!我邦猛將如雲,雄兵如雨,狼主駕下儘是英雄豪傑,那有詐言貪生畏死之理!本總可笑你身為主帥之職,統六師重任,作事甚是糊塗,以桃為李,以羊為牛,出無名之師,侵犯我國。你官又殺害我哥哥性命,全無道理。掌什麼兵權,何不及早回頭,做一個農夫罷了!」元帥說:「禿天虎,據你如此說來,此地既不是西遼,有何為憑?」禿天虎說:「我也知你等必從火叉崗走差路的。」元帥說:「怎見得在火叉崗走差的?」禿大虎說:「你一定到了火叉崗不向西北而去,卻到東北而來,豈不是走錯了路,到我邦單單國麼?」元帥聞言,暗說道:「曾記得到了火叉崗有兩條大路,嚮導官從東北方而走,此事乃焦廷貴這匹夫弄壞了本帥也。欠主張點錯這魯莽之徒為嚮導官,走差別國,惹起禍殃,聖上必然歸罪于本帥,無可分辯。」想罷,即欠身打拱說:「禿將軍,請息平空之怒,聽本帥奉告一言。」禿天虎說:「狄南蠻,有何話說,慢慢講來!」不知狄元帥說出什麼言語解勸他,且聽下回分解。

正所謂:

不是英雄真長敬,卻緣莽將便差途。

第五回  禿總兵生擒二將 狄元帥認錯求和


  

詩曰:

天朝虎將被擒拿,只為當時走路差。

逞勇以強終囪失,偏邦到底弱中華。

當日狄元帥自知理虧,在馬上欠身打拱說:「禿將軍,嚮導官走差路途,誤來貴國,錯犯你關,原乃本帥之失。禿將軍且清息怒,待本帥來日親到貴關,賠了錯失之罪,即日收兵前往西遼便了。」禿天虎說:「狄青,你休得妄想!你身為主將,執掌兵符,事事全憑你指揮,差使嚮導,如何走差得路程?不到西遼,反侵我邦,無端殺害了我哥哥,說什麼賠罪息怒之話,於情理上斷難容你這匹夫!」說罷,把手中丈八長矛向心窩刺來。狄元帥即忙把金刀架開,放下笑臉,叫聲:「禿將軍,本帥已走差了,賠罪也罷了,因何你還不幹休?到底主意若何?」禿天虎喝聲:「狄青!你若誤走國度,不傷我邦人口,還情有可原。

你兵一到,便奪關斬將,傷了我哥哥,此仇此恨,與你冤如深海,今朝與你必要見個雌雄!」又是一槍刺來,元帥又用金刀撥在一旁,復開言說道:「禿天虎,你全不依理論定,如此凶狠。只為本帥一時走差了你國,誤傷了你兄,乃本帥差錯,所以三番兩次即你動手也不較量。若問誤傷你兄,今既死,已不能復活,本帥已經殮殯埋葬,待平定西遼,回朝奏知聖上,超度他的靈魂,封墳墓以補報也。我勸禿將軍休得認真起來,古言山水也有相逢,將軍你可想得來!」禿天虎喝聲:「胡說!無辜侵犯,你把我兄殺害了,就是這等罷了不成!若要俺的干休,除哥哥復活還可,休想別的求和。

有仇不報枉英雄!」說聲:「看槍!」又刺過來。

元帥金刀架住,暗想:「看他如此硬性,料想以善言相勸未必和諧,不免與他交戰,殺敗了他,方知我兵厲害,然後講話自然允諾了。」復高聲說:「禿天虎!今本帥自知理虧,以理而言。你卻執一之見,不聽本帥之言,如若必要交兵,倘有差遲,悔之晚矣!」禿天虎說:「狄青!你既傷我胞兄,俺便與你勢不兩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有何悔恨之理!」元帥聽罷,回顧左右說:「那一位將軍與他交手?」閃出扒山虎張忠說:「元帥,待小將拿他!」元帥與三將一起退後,此時張忠一馬當先,提起大刀砍去,禿天虎長槍急架相合。二將交鋒,殺到六十餘合。

禿大虎果然武藝高強,張忠敵擋不住,卻被他攔開大刀生擒過馬,喝令眾兵丁捆綁了。元帥一見大怒,正要出馬,旁邊又閃出一將,是李義,說:「元帥不必心煩,待小將拿這個番奴!」說罷一馬飛出,提起長槍當心就刺。禿天虎把長矛架開,大殺一陣,戰有五十個回合,李義招架不住,又被禿天虎活捉捆綁了。

石玉心中大怒,不待元帥將令,拍馬上前,舞起雙槍亂刺。禿天虎連拿二將,那裡看得起石將軍!在此戰到三十餘合,不分勝負。原來這石郡馬乃是王禪鬼谷的徒弟,與元帥同拜一師。前者老祖把槍法傳授與他,比眾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