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五虎平西    P 8


作者:不題撰人
頁數:8 / 0
類別:古典小說

 

五虎平西

作者:不題撰人
第8,共0。
因贊天王部將薛德禮的混元錘厲害,故賜他風雲扇破他混元錘立功。但風雲扇只破得混元錘,別樣物件破不來的。況且此時乃用力戰鬥,縱有法寶也不中用的。禿天虎實有萬夫不當之勇,石玉耶裡是他的對手?但他是仙傳槍法,所以還抵擋得住。

此時沙場內殺得煙塵滾滾,日色無光。衝鋒到八十個回合,元帥見二將殺得難解難分,恐防石玉有失,傳令嗚金收軍,二將退回。



  
禿天虎得勝回營坐下,吩咐小番綁過二員宋將。張忠、李義二人英姿勃勃立在一邊。禿天虎叫聲:「二南蠻,你既已被擒,何不下跪?”二英雄喝聲:「禿天虎,休得大言!俺乃天朝上將,焉肯屈膝跪你!」禿天虎說:「我且問你,兩國從來相和,為何興兵侵犯,恃勇稱強,奪關斬將,是何道理?今日被擒,尚且強項!」張忠聽了冷笑一聲說:「禿天虎!這是你的糊塗,反說俺的無理。」禿天虎喝聲:「好花言的南蠻!你們無禮,反來說俺的不是。」張忠說:「禿天虎!可見你外國之人,不讀孔聖之書,不達周公之禮,古云:正理一條,蠻行千樣。你的強蠻令人可殺。」禿天虎聽罷,氣得火煙直冒,怒跳如雷,立起身來,鬚眉倒上,雙眼圓睜,喝聲:「你這等說,難道本總差了麼!」張忠說:「為何不差?」禿天虎說:「俺怎生差處?你且說來!」張忠說:“我們奉旨征代西遼,誤走路程到來你國,也是平常之事。我兵初到來,營寨尚未安扎,你的哥哥禿天龍若問明情由,說明此處不是西遼,自然即日收兵前往西遼,如何不好!誰由他恃着強蠻,領兵殺來,把天兵看得如同兒戲,定要即刻交鋒。

豈不曉得刀槍乃是無情之物,二虎相爭必傷其一。論起來,不說明即要戰殺,還是你來犯上,還是你兄自來尋死,叫那人償他的命?俺今日好言問道,你不明白細細思量得來。俺二人乃是頂天立地的硬漢,既被擒拿,要斬就斬,要殺就殺,何懼之有!」

李義在旁,見他說此硬話,連忙說道:「張哥哥何必教導這番奴,既被擒來,諒情要做刀頭之鬼,何必與他較量許多言詞!」禿天虎聽了喝道:「要殺也不為難!」二將說:「禿天虎!你可曉得我邦元帥為人有大將之才,前者一人殺敗西遼數十萬雄兵,你邦縱有雄兵猛將,那裡是俺元帥的對手!征滅掃平你邦,有何為難!若殺了我二人,就是狼主求降也難依了。況且焦廷貴誤傷你兄,與我二人何幹!」原來這些外國之人,雖是強蠻,到底愚直。這禿天虎聽了二將之言,不覺想了一會,暗說道:「俺聽這回南將之言,也覺有理。論起來我哥哥好不狂莽,俺與他原有幾分不合之處,但無事被殺,總要報仇的。

既然焦廷貴殺我哥哥,想來那裡要他二人償命!罷了,待明日拿了焦廷貴,然後放還他二人便了。」禿天虎主意已定,吩咐小番:「張忠。李義二犯打入囚車,押在後營好生看守。待等拿了焦廷貴,然後放他們回去。」二將聽了禿天虎不殺之言,方纔安心,只慮不拿得焦廷貴,一人也放不成了。在下不表番營二將。



  
且說狄元帥收兵到關坐下,傳今吩咐焦廷貴來見本帥。不一時,焦廷貴得令,還不知元帥何事,立刻上前說:「元帥在上,末將打躬。不知呼喚有何吩咐?」元帥大喝一聲:「匹夫!你說到過西遼地,熟識路途,故此本帥點你為嚮導官。你行到了火叉崗,不向西北而走,卻從東北而行,混來單單,走差國度,罪于本帥。

你又不問明緣由,便殺無辜的禿天龍,怪不得禿天虎不肯于休!」焦廷貴說:「嚇,元帥!當真走差了麼?」元帥喝聲:「該死的匹夫!若不走差了,本帥焉能怪着你!單單國向來與我國相和,如今忽動起這場刀兵,禍端皆由你這匹夫之人!刀斧手上來,拿去斬訖!」兩旁一聲答應。

這焦廷貴心中着急起來,倒身跪下,說:「元帥請息怒,末將還有辯言。」元帥大喝:「匹夫有何辯言,快快說來!」焦廷貴說:「元帥,你為一個千軍萬馬之主,事事多要聽從元帥,選他的才于調用。你用末將為嚮導官,若是末將不從,又恐違了軍令。元帥應該查明果然誰人熟識西遼路途,為何烏烏糟糟點小將做個嚮導官,開路先鋒?大兵一到了火叉崗地方,小將就有些疑惑起來,兩條大路像個火叉的形模,想去思來,記得不清,不知那條路是走西遼。

只見山腳下有一老鄉民,故小將隨即問他,這老人指點的路,我一一照依而行。就是走差了國度,乃元帥錯用了人之過。若將我焦廷貴斬首,甚是不公平。」元帥聽了高聲說道:「本帥怎樣不公平?你且說來!」焦廷貴說:「方纔說過,大凡行兵調將,統憑元帥量才撥用,末將做不來的,元帥不該點我為嚮導官。」元帥喝聲:「匹夫!你說到過西遼,故此本帥才點你的!」焦廷貴說:「元帥,我雖然到過一次,只因月久年多,就忘記了。走差國度,仍平常事,難道將末將斬首!」元帥大喝道:「好利口的匹夫!走差國度,本帥已有欺君不細之罪;妄殺禿天龍,他的兄弟不肯于休,本帥再三賠罪,他卻執一之見不肯依允。況且二將被擒,不知性命如何,皆因你斷送了。照依軍法,斷難寬恕!」喝令:「刀斧手斬訖來!」刀斧手一聲答應,登時把焦廷貴捆綁,推下階來。

不知焦廷貴性命如何,正是:

莽將難逃嚴法律,陰魂從此繞邊疆。

第六回  石郡馬沙場斬將 多花女雪恨興兵

詩曰:

烈烈轟轟逞勇強,番軍難免陣中亡。

與夫雪恨多花女,未報夫仇先被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