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五虎平西    P 9


作者:不題撰人
頁數:9 / 0
類別:古典小說

 

五虎平西

作者:不題撰人
第9,共0。
當下狄元帥將焦廷貴推出關外斬首,焦廷貴心下着急,高聲說:「元帥請息雷霆之怒,末將還有分辯!”元帥吩咐推他轉來,大喝道:「有辯快些講來!」焦廷貴說:“元帥,你責小將走差了路途,元帥與四虎將軍還有多少兵丁在後,難道內中沒有一人慣熟路途的?若內有知者,應該說一聲不是這條路上走的。為何號炮一聲不響,隨着這條錯路而來?若說眾將兵皆不熟路途,眾人多要殺了,連元帥也要斬首。此時到了安平關,營尚未安,就有禿天龍殺到營來,也不問明緣由,難道此時由他割去首級不成!他又不說這裡是單單國,不是西遼。此時他不說明,小將那裡知道?所以大戰起來,斬了禿天龍。

元帥說小將不奉將令,私自開兵,賴了我的頭功。次日應該差末將前去建二功才是,為何元帥差張忠、李義去出馬?這兩人又不是真材實料的英雄,自然一併拿去。此乃元帥行兵不通、調將不是之故。若今朝殺了我焦廷貴,眾夷邦外國聞知,也恥笑着元帥屈殺將士的了。」



  
狄元帥聽了他這些七顛八倒的鬼話,不覺獃了,答應不來。旁邊閃出笑面虎石玉、飛山虎劉慶,上前打拱說:「元帥在上,焦將軍走差路途,理該問罪,但禿大龍不說明緣故,混行交戰,也難分辨誰是誰非。錯走路途,望元帥法外從寬,饒他初次犯界,留在軍中將功贖罪,望乞元帥準末將之言。」元帥見二將討饒,便喝道:「饒了匹夫死罪,活罪難饒!」吩咐捆打四十大棍。

小軍領令,把他打了四十。焦廷貴起來謝了元帥不斬之恩,往後營去了。

且說元帥十分煩悶,只因誤殺禿天龍,幾番勸解,自認差錯,禿天虎總是不允相和,反被他捉去了張忠、李義,倘有差遲,失了英雄兩弟兄,如何是好?便與劉慶、石玉商議此事。二將同聲說:「元帥今日陣上認了多少差處,禿天虎總是不依,如今沒有別的什麼打算,且到來天待小弟二人殺敗禿天虎,他自然和伏了。」元帥說:「二位兄弟,算來實是我們理虧,殺了禿天龍,怪不得禿天虎不允。雖然焦廷貴這匹夫走差了國度,算來原乃本帥之過,不該點這魯莽之夫為嚮導。

如今主上得知,本帥罪已非輕。」二將說:「依元帥的主意如何?」狄元帥說:「本帥欲意修書一封,着人送與禿天虎,再依理講。他如若允從,便收兵往西遼;若不允從,另行計較便了。」二將說:「元帥之意不差。」此時元帥定了主意,即日修書一封,連忙差軍士送到番營。禿天虎接過書一看,上寫:

平西總帥狄青書拜禿總戎麾下:伏以大宋、單單,天朝偏國,向

日相和,毫無構怨。緣因征代西遼,誤來貴國,乃本帥之差錯。殺


  

無辜將士,乃本帥之失,追悔無及。將軍胞兄與各番兵皆非可殺之

人,本帥好生不忍。既死難生,平西還國之日,奏聞我主,墓頂前

封,以償無辜被陷;免貢三年,以修嚮日相和。伏望將軍海涵允諾,

不較前非,足見情長。肅參投達,翹望好音。

禿天虎細細看罷來書,不覺呵呵冷笑說:「這狄青如此膽怯,那裡做得主帥!」就在書後批回:

哥哥復活,兩國相和;既然不若,永動于戈。

寫罷打發來軍回覆狄元帥去了。原來這狄青乃是依理而行,所以修書講和;豈知這禿天虎說他膽怯,也是意思會差了。

且說狄元帥觀見回書大怒,說道:「禿天虎如此狂妄,全無一些理律之言。本帥只為自知理虧,所以忍氣求和。誰知他執一不悟,無理逞強,我何懼也!也罷,明日必要與他見雌雄。但得張忠、李義二將無害,本帥才得放心。」是夜不必細表。

且說次日各將士飽餐戰飯,又有禿天虎前來討戰。元帥命石玉領兵出馬,笑面虎便一馬當先,衝到番軍陣前,把雙槍一起,喝聲:「番奴看槍!」禿天虎門回,舉手急架相迎。二人猶如龍爭虎鬥,殺得天昏地暗,沙卷塵飛。戰了八十餘回,石將軍看看抵敵不住,敗將下來,飛馬逃走。

禿天虎拍馬趕去,喝聲:「你那裡走!」緊緊追上。早有飛山虎在關前看見,連忙駕上席雲帕,看定一箭射去,正中禿天虎的左頰,負痛一聲,轉馬逃走。石玉在馬上一槍刺去,中他肋下,疼痛難當,翻身跌落馬下。石將軍拔劍取了首級。

劉慶叫聲:「石四弟,趁此打破營盤,殺散番兵,放了張忠、李義,去見元帥罷!」石將軍說聲:「有理!」喝令眾兵殺上前去,二虎將一同殺去,把番兵猶如砍瓜,各自逃生四散。二將打入番營,放出張、李二人,說明緣故,四人哈哈大笑,命軍士放火把番營燒得乾乾淨淨。張忠說:「眾哥弟,趁此天色尚早,我們帶兵去賺了正平關,你道如何?」石玉說:「不奉元帥將令,不可妄動。且自收兵交令,再行區處才好。」三將說道:「即然如此,且收兵罷了。」眾將收兵回關,下馬人見元帥交令,說明殺了禿天龍情由。

元帥聽了納悶昏昏,說:「走差國度,妄動刀兵,連傷兩員番將,只怕番國君臣懷恨,不肯休息干戈。本帥千軍萬馬,何足畏懼!只懮征錯無辜單單國,縱然得勝還朝,本帥終須有罪。想到其間,實難處置。」說罷,低首不言。

無奈只得吩咐禿天虎首級不必號令,配屍骸備棺盛殮,與禿天虎的棺柩安放在一處,殺的番兵好生掩埋。等候三天,如若番兵沒有動靜,然後回兵,復往西遼;若他又有兵馬到來,再作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