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五虎平西    P 10


作者:不題撰人
頁數:10 / 0
類別:古典小說

 

五虎平西

作者:不題撰人
第10,共0。
閒話休題。再說正平關禿天虎的夫人名喚多花女,在關內心中不安:「狄青興無名之師,殺害我邦兵將,相公起兵前往進敵報仇,不知勝敗如何?」夫人在關正在思想,只見眾小軍報說禿總兵陣亡。夫人一聞此報,悲哀大哭,罵聲:「狄青,殺害我親夫,我與你誓不兩立!」原來這多花女是番王駕下兵部尚書脫倫之女,也有些武略。他聞得丈夫陣亡,要報仇雪恨,等不到明日,連夜點齊人馬殺奔安平關而去。

兩關相隔有一百五十里之程,一夜不能得到。



  
且說狄元帥在安平關候了幾天,忽有探子報知多花女殺奔前來。元帥聞報,長嘆一聲,傳令四虎弟兄且不必開兵,以禮講和為妙。四虎將齊說:「元帥之言有理,末將等焉敢不遵!」忽聞號炮震響連天,停一會有小軍報上:「元帥爺,多花女討戰!」元帥即差石玉出馬,吩咐先以禮講和為是。石玉得令,連忙上馬提刀,英氣凜凜,領兵殺出關前。

跑到陣中,看見這番女手持雙刀,滿面怒容,石將軍暗說道:「元帥叫我與他講和,料想殺他丈夫,焉能聽從?說之無益,不必講,不免與他見個高低罷。」提起手中雙槍刺過去。多花女雙刀架開,一男一女戰殺,一去一來,勝負不分。這多花女雖然是將門之女,有些本事,到底不是石將軍的對手。

這石玉一則見他丈夫已亡,二則他是女流之輩,所以讓他幾分。豈知這番女要報夫仇心急,認做石玉本事平常,被他舞起雙刀戰到六十餘合。石將軍一想,如此看來,讓他不得了。忙把雙槍一連挑了幾槍,多花女兩臂酸麻,眼花力微,卻難抵擋,被石玉一槍正中心窩,翻身落馬而亡。

李義、張忠大喜,假傳元帥有令,快些前往搶關。三將喝令眾兵殺上前來,把番兵大殺一陣,四散奔逃,屍橫遍野,滿地鮮血成河,死者甚多。大小三軍進了關中,滿城百姓四散逃生,不必多談。



  
石玉連忙安了眾民,然後恭迎元帥進關,要把金銀糧草點查。元帥說道:「錯殺番邦無辜將士,搶佔他的城池,本帥已經差之萬倍,悔之不及。關內之物,不可妄動,盡數交還才是。」元帥軍令森嚴,誰敢不遵!此時元帥心下十分煩惱,雙眉緊皺,面帶懮容,說道:「如此罪名越大了,如何是好?種下禍根,乃是這莽夫弄來的,縱將他斬首,也不中用的。

本帥之罪,仍復不免,好不令人煩難也。」只得吩咐將番兵屍首好生埋葬,又把多花女的屍首一體備棺盛殮,與禿天虎的安放在一方,待等干戈平定,再行超度靈魂,少盡本帥之心。是夜,狄元帥悶悶不樂,不知後事如何,正是:

勝敗已分終有礙,戰征雖是不為功。

第七回  狄元帥求和受辱 烏麻海中箭身亡

詩曰:

陣上求和似可差,只緣莽將少等謀。

火叉崗上行差道,致與東番單單仇。

再表吉林關主將名喚烏麻海,乃是單單國頭等有名的一員上將,年方四十餘歲,臉如鍋底,環眼濃眉,身高體胖,武藝精通,力敵萬人,持一柄宣花大斧。前十餘天得聞禿天虎的飛報,氣得他二目圓睜,雙眉倒豎,待道:「狄南蠻,你這等無禮!我邦狼主歸順宋朝已久,狄青你為何無風自浪,白來尋事,殺了安平關禿天龍?我想正平關禿天虎,他武藝高強,勝過胞兄,必須無敗。但願他殺敗南邦人馬,把狄青拿住,方消得俺家此恨。」正煩惱之間,忽有禿天虎的夫人差小番如飛報到,稱說禿總兵陣亡,要求將軍爺提兵火速前往破敵,不然正平關有失。

次日,烏麻海正要整頓軍馬興兵,忽又報道:「多花女已被殺,正平關已失。」這烏麻海聞報,大怒如雷,氣得面如土色,說:「可惱!你狄南蠻無故連傷我二將,尚且容你不過,那多花夫人乃是女流之輩,為何也傷他性命?這還了得!狄青啊,前兩關由你奪去,若要到我吉林關上就萬難了,若容得你一兵一卒過此關,誓不為人!」他又想一回,說道:「禿天虎尚且死於狄青之手,大宋這主將不是好惹的,須要提防一二才是。」天色已晚,埋鍋造飯,是夜不題。

再說次日,烏麻海點起一萬雄兵,頂盔貫甲,上了一匹烏龍豹,手持一柄開山大斧,領了一萬番兵,一聲炮響,大開關門,殺奔正平關來。喊聲討戰,早有宋兵飛報入關。狄元帥親自出關,來到陣前,四虎將軍在後跟隨。元帥一見番將,在馬上欠身打拱,開言叫聲:「馬上將軍尊姓何名?」番將說道:「本將乃吉林關主將是也,你是何人?」狄元帥說:「本帥乃大宋天子駕下平西主帥狄青是也。」烏麻海說:「原來你是狄青!俺且問你,既然宋君差你征伐西遼,為何兵反向我國?況且我邦狼主久順天朝,年年入貢,你忽興兵馬,妄動干戈,連傷二將,眼底無人,欺我單單國,是何道理?」元帥聽罷,放開笑顏,說:「將軍且請息怒,聽本帥告訴一言。元帥奉旨征西,只因嚮導官走差國度,錯走東方,誤來貴國,本帥罪無容辯。到了安平關,誤殺禿總兵,悔恨無及!」烏麻海說道:「既不知地理,點他為什麼嚮導官?若不識賢愚,做什麼元帥!今日宋王差你總軍元帥,前八百年倒運了!」烏麻海數言說得狄青面上無光,臉紅面赤,把頭一低,開言說:「將軍,這也原是本帥的理虧,所以親自出來見將軍,萬望海涵,不較前非,足見將軍大德也。」烏麻海說:「狄青你可是做夢嗎?連傷我將,奪我城池,莫說是你要求和,就是宋王親來說,也不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