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續小五義    P 11


作者:鄭鶴齡
頁數:11 / 0
類別:古典小說

 

續小五義

作者:鄭鶴齡
第11,共0。
李天祥住的屋子是個大後窗戶,智化把窗戶紙戳了一個小窟窿,往裡面一看,正是李天祥把邢家弟兄請進來,待承酒飯。酒席筵前,原來是商量着叫兩個人上開封府行刺包公。智化一聞此言,吃驚不小。若問邢如龍、邢如虎怎樣上開封府行刺,且聽下回分解。

第六回  英雄戶外聽私語 貪官屋內說謊言



  
且說智化看這二人神色不正,來至李天祥屋子後面,窺見房內擺列一桌酒席,李天祥居中坐定,一黑一黃兩個人在旁坐著。李天祥說:「二位賢弟。”那兩個人說:「小人焉敢與大人稱兄喚弟!」李天祥說:「哪裡後來!你們兩個人是當世英雄,終久是國家凍梁之材。我還有大事奉懇二位,不知二位膽量如例?」邢如龍、邢如虎一齊說道:「我二人受大人的厚恩,碎身難報。

若問我們的膽量,學會一身來無蹤跡去無影響之能,叫我們上山擒虎,下海捉龍,只要大人差遣,萬死不辭。但不知大人所差何事?」天祥說:「我實對你二人說罷!我的老師是當朝龐太師,與開封府包公那黑炭頭有鍘子之仇,至今未報。屢次的上摺本,萬歲爺偏心護庇,總未降包公之罪,我看二位堂堂儀表,必然本領高強,技藝出眾,特邀二位一路前往。你們要能結果包公性命,必定高官得做,駿馬得騎,我老師必定保舉二位作官,奉送紋銀一萬兩。

不知二位意下如何?」邢如虎大吼一聲,說:「殺包公!」李天祥慌忙站起攔住,作驚道:「別嚷!此是機密大事,不可高聲。」又叫家人出去外面看看有人沒有。家人出來一看,復又進屋中說:「外面無人。」焉知曉他只瞧了前頭,沒看後院。

李天祥又問:「我說到包公,二位何故這般的動怒?」邢如龍說:「我實對你老人家說,我們在黃河岸上,作的是綠林買賣,聽見綠林中人傳說,我們天倫死在包公之手,可又不知確實否。如真死在他手,豈有不與父報仇之理?」李天祥說:「只要是開封府的事,我無一不知。」邢如龍說:「先父姓邢單名吉字,先作綠林,後來出家,當了道士。」正說在這裡,李天祥答言:「此事我是深知。


  

原來邢道爺就是二位的令尊。皆因你們令尊好下圍棋,常常陪着我龐太師弈棋。那日包公派展熊飛行刺龐太師,總是太師爺造化大,可巧這天出去會客,姓展的到斜月軒見着你們天倫,未容分說,就將他結果了性命。你天倫一半喪在包公之手,一半喪在南俠之手。

若論男子生於天地之間,父仇不報,算甚人物。」邢如龍說:「我若不殺黑炭頭,誓不為人!」李天祥說:「明天我在商水縣寫一封書信,你二位到我家中,務必白天將開封府路徑探好,至晚間方好行事。若要什麼應用物件,只管與我少爺去要。我就假說染病,在商水縣等候。

見了你們二位回來,或事成,或事不成,我再入都。」
智化聽到此處,把舌頭一伸,轉身便走。來到了屋中,見張龍、趙虎,說:「我這趟可將他們的消息全聽來了。我明天可不能同着二位上襄陽了。」就把天祥差派邢如龍、邢如虎上開封府行刺的話,說了一遍,趙虎一聽,破口大罵,說:「咱們別容他們去行刺,連李天祥一併拿住,叫本地方官將他們解往開封府。」智化說:「不行,就憑一句話,如何就將他們拿往?總要見他們的真臓實犯,才可將他們拿住。再說,包公怎麼派展大哥錯殺邢吉,是什麼緣故呢?」張龍說:「不是那回事。那是李天祥捏造的言語,為的是用假話激發他二人,好盡心竭力,前去行刺。」智化道:「是了,原先倒是怎麼件事情?」張龍說:「說起話長。有個黃老寡婦,她有兩個女兒,叫金香、玉香。玉香給趙得勝之子為妻,過門之時,叫金香頂替,趙家一瞧不是,兩下里一閙,金香乘亂跑回家去,兩親家揪扭着擊鼓鳴冤。包公升堂一問,女家報男家害了他女兒,男家說他用金香頂替。

包公傳金香到案一看,金香一則長得醜陋,二則是個瘋子,上堂來她說:『咚咚咚!嗢嗢嗢!哇哇哇!媽呀,上頭坐著佛爺。』這一句話包公便一暈摔下公位,從此包公中了邪啦。後來大相國封扶乩,那幾句話我還記得哪:『心地不提防,上堂覺渺茫。良醫無妙藥,友到便有方。』

當時誰也不明白,後來才知道橫着一念一拐彎,便是『心上良醫到便有方』。可巧展熊飛來了,半路上碰見邢吉的徒弟小老道拐騙衣箱,展熊飛聽他們說,邢吉有一本書叫《陰魔錄》,龐太師請他去害包公,展熊飛夜入龐太師府,正遇老道作法,被展熊飛瞧見。作法最怕人瞧,老道用符咒一催,攝魂瓶崩碎,打死邢吉,包公病也好了,拿問玉香原案,後來展南俠作了官,怎麼是他害的呢?分明假造的言語。」智化說:「這事我如何知道?明天我跟下這兩個去,他們必想著開封府此時無能人。

他不去行刺便罷,如要真是行刺,不是我說句大話,他二人走脫一個,拿我是問。」趙虎也不敢讓智化一路同行了,反倒給智化行禮,囑咐前去要小心着。智化說:“明天我也不見五太太了。」

次日五鼓、智化就等候李天祥起身。忽聽外面有了動靜,智化悄悄地先就出了店門,在前途等候。不多一時,遠遠就望見李天祥的轎馬人等。智化就在他們前後左右,他們打尖之時,智化也用飯,等他們起身,智化又跟下來了。

至晚間,果然住商水縣中。午時就有前站先下來,見商水縣辦差的,把官話私話,都說明白了。李天樣到的時候,不用費事。要是官話私話說不明白,本地知縣擔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