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續小五義 第 132 頁


按讚收藏   

且說龍天彪認東方亮為義父,家人帶著他上紅翠園,遇見黑影,然後與金仙、玉仙磕頭去。東方清告訴龍滔與史凡,每月一個人十兩銀子工錢,前後共四十個打更的,全屬他二人所管。這兩個人謝了員外出去,就有人帶著他們兩個上更房,暫且不表。 單說天彪,頭裡 ...
作者:鄭鶴齡 / 頁數:(132 / 215)

且說龍天彪認東方亮為義父,家人帶著他上紅翠園,遇見黑影,然後與金仙、玉仙磕頭去。東方清告訴龍滔與史凡,每月一個人十兩銀子工錢,前後共四十個打更的,全屬他二人所管。這兩個人謝了員外出去,就有人帶著他們兩個上更房,暫且不表。


單說天彪,頭裡有兩個家人打着燈籠,直奔紅翠園而來。家人叫開門,告訴明白婆子。婆子進去說明白了,復又出來說:「請。”天彪來至院中一瞧,二位姑娘俱是短打扮,素衣淡汝,絹帕包頭,方練完拳腳,在那裡坐著,還有些喘吁吁的。

婆子帶天彪一見,說:「這就是今天大太爺收的少爺,給二位小姐磕頭來了。這是我們大小姐,這是我們二小姐。」天彪過去,雙膝點地,說:「大姑姑在上,侄男給姑姑磕頭。」起來又與玉仙也是如此磕頭,行禮已畢,往旁邊一站。

丫鬟小紅過來說:「呀,這就是少大爺,我小紅與少大爺磕頭。」天彪一擺手說:「今天也沒帶著什麼,改日再賞賜你罷。」金仙、玉仙一見天彪生的標緻清秀,十分歡喜。玉仙問他的來歷,小爺就把他們的事情說了一遍。


玉仙說:「你叫什麼名字?」小爺說:「我叫東方天彪。」玉仙說:「好個名字。」又說:「你會什麼本事?」小爺說:「十八般兵刃都會,就是太沉重的我使不動。」玉仙說:「十五、十六力不全,二十五、六正當年,你的年歲還沒到哪。」回頭說:「姊姊,咱們哥哥真有眼力,這個義子。收得不錯。人家孩子給咱們磕了些頭,也得給他點見面禮兒哪。」金仙說:「使得。」叫丫鬟取來一塊碧玉珮。玉仙問:「你識字不識?」小爺說:「略知一二,可不會作文章。」玉仙進房中,親身取來一個金項圈,隨手與他戴上,說道:「論說你歲數大了些,還可以將就着戴的哪。」天彪謝過二位姑娘,從人還在那裡等着,說:「少爺,咱們上前邊去罷。」天彪告辭,玉仙說:“沒有事之時,只管上我們這裡來,無論早晚,我還要瞧你的本事哪。」

小爺答應,轉頭跟着家人往前走着,心中一動:方纔那條黑影,別是師傅來了罷。來至前邊,見了東方亮,就把二位姑娘給他的東西,叫東方亮看了一看。大員外又叫人另取一套衣服來,與天彪換上。束髮亮銀冠,前發齊眉,後發披肩,穿一件白緞子箭袖袍,周身寬片錦,邊上綉金龍,張牙舞爪,下綉海水江涯,鑲配八寶雲羅傘蓋花,五彩獅鸞帶扎腰,套玉環,配玉珮,蔥心綠的襯衫,五彩花靴。

那一頂亮銀冠,嵌明珠,鑲異寶,光華燦爛,雙插一對雉鷄毛,類若兩條錦帶相仿,飄于腦後。迎面上,單有兩朵素絨球,翠藍顏色,把金項圈往脖頸上一套,又帶著小爺這臉面,類少女一般,這一穿戴起來,把那大眾群賊,瞧的鼓掌大笑。說:「這個侄男,好俊美,好威風,這可要送個外號方好。」細脖子大頭鬼王房書安說:「大哥叫伏地君王,他叫伏地太子罷。」東方亮說:「不好。」張大連說:「叫他個小太保如何?」東方亮說:「好很很好。」從此人稱小太保。對天彪說:「吾兒過來,謝你張叔父送你的外號去。」小爺不忙不慌,給張大連磕了三個頭。東方亮是男孩女兒一個沒有,忽然間有這麼大的一個小子,直樂的手舞足蹈,復又吩咐說:「天彪,所有團城子裡面任你遊逛,東北角上有個廟,可不許你去,倘苦背着我上廟中去,打折了你的雙腿。」天彪說:「天倫囑咐我的言語,孩兒焉敢不聽。」東方亮吩咐一聲擺酒。

張大連說:「大哥的酒,咱們與大哥道喜,這叫借花獻佛。」立刻擺列杯盤,大家落座。東方亮說:「吾兒,與你眾叔父斟酒。」天彪說:「謹遵爹爹之命。」就在這個時光,大廳上與東西配房上,上來了五個人,是黑妖狐智化與小四義。他們也是等到二鼓之半時節,全都換了夜行衣靠,背刀的背刀,背劍的背劍,躥房躍脊,出了三元店,五人直奔團城子而來。到了團城子北邊,徐良告訴蕓生大爺與盧珍、艾虎說:「下去時節,裡面可有護城濠,全是翻板。若要腳踏實地,可得躥出七尺開外。」大眾點頭。徐良掏百練索抓住城頭,一個跟着一個,五個人全到了上面,復又把抓頭搭住裡面,徐良頭一個導繩而下,看看離地不遠,一踹城牆,往後一倒腰,躥出約有八尺開外,才腳踏實地。撒手把絨繩交給智爺,連白蕓生、盧珍、艾虎俱是這樣下來。徐良把上面抓頭抖下來,絨繩繞好,收在兜囊之內,爺兒五個,仍然是魚貫而行。

正走之間,忽見太湖石上,有個人影兒一晃。徐良說:「有個人影兒,你們看見了沒有?」俱都低聲說看見了。艾虎說:「你們瞧又來了兩個。」大眾一回頭,也都瞧見了,正打城牆倒絨繩而下呢。

徐良說:「咱們過去瞧瞧是誰?」智爺說:「咱們不管來者是誰,先瞧白菊花要緊。」徐良遵聽智爺言語,直奔前廳而來,過了兩段界牆,到了廳房後身。白蕓生與盧珍躥上牆去。智爺與徐良往前一繞,上了東房。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