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禪真逸史    P 23

作者:清溪道人
頁數:23 / 0
類別:古典小說

 

鐘守淨走了幾步,心裡不捨,故意將燈籠一腳踢滅了,轉喝行童不小心,「為何把燈籠滅了?快到那家點一點燭,好走路。」行童即忙轉去到黎賽玉家裡,借燈點燭。鐘守淨隨即跟着行童,走到簾兒外站立窺覷。黎賽玉叫長兒忙替行重點燭,鐘守淨在簾外假意罵道:「叵耐這畜生,將燈籠打滅,半夜三更,攪大娘子府上。」賽玉笑道:「住持爺怎講這話。鄰比之間,點一點燈何妨。」鐘守淨忙進簾裡,深深稽首謝道:「混擾不當。」賽玉慌忙答禮道:「不敢,請便。」行童提了燈籠,鐘守淨又作謝了而行,不住的回頭顧盼,迤邐回寺。林澹然與眾和尚都在排堂等候,見鐘守淨回來,各歸臥室去了。


鐘守淨進房裡禪床上坐下,吃了一杯苦茶。行童鋪疊了床,烘熱了被,伏侍鐘守淨睡了,方纔自去熄燈安歇。鐘守淨雖然睡在床上,心裡只是想著:這婦人如花似玉,怎地能勾與他說一句知心話兒,便死也甘心。翻來覆去,再三睡不着。

直捱到五更,神思睏倦,朦朧在太湖石畔,憑着欄桿看池裡金魚遊戲。正看間,道人來報:「佛殿上一位女菩薩來許經願,要接住持爺親自懺悔。」鐘守淨至殿上看時,卻是這聽講經的美人。鐘守淨打個稽首,扯着風臉問道:「施主娘子,今日許經願,還是擇日接眾僧到府上誦經,還是在敝寺包誦?」那美人答道:「妾有一腔心事,特來寶剎拜許經懺,以求早諧心願。

寒舍不淨,敢煩住持爺代妾包誦此經。敬奉白銀二兩,以為香燭之費。」說罷,伸出纖纖玉指,將銀子一錠,雙手遞將過來。鐘守淨雙手去接,卻是一枝並頭蓮欽兒,藏在袖裡。

此時鐘守淨心癢難抓,又問:「施主高姓貴宅?為甚心事許願?」那美人道:「住持欲知奴家姓字住處,乃田中有稻側半初,人下小小是阿奴。寒頭貝尾王點污,出沉帝主為丈夫。為有一段因緣,特許良願,以求如意者。」鐘守淨聽罷,不解其意,即請美人到佛堂裡用齋。

那美人並不推辭,就攜着鐘守淨手,到佛堂中。守淨愈覺心癢,忍不住挨肩擦背,輕輕問道:「施主適纔許願,實為著甚的一腔心事來?」那美人云鬟低(身單),星眼含嬌,微笑道:「實不相瞞,賤妾身耽六甲,常覺腹痛不安,故煩許願以求一子。」鐘守淨趁口道:「和尚有一味安胎種子靈丹,奉與娘子吃下去,管取身安體健,百病消除,臨盆決生男子。」美人歡喜道:「若蒙賜藥有靈,必當重謝。」鐘守淨道:「我釋門中郎中,非世俗庸醫之比。先求謝禮,然後奉藥。」美人道:「倉猝間未曾備得,怎麼好?」鐘守淨笑道:「娘子若肯賜禮,身邊盡有寶物。」美人道:「委實沒有。」守淨道:「貧僧要娘子腰間那件活寶,勝過萬兩黃金。」美人帶笑道:「獃和尚,休得取笑。」鐘守淨心花頓開,暗思道:「今番放過,後會難逢,顧不得了。」即將美人劈胸摟住,腰間扯出那活兒,笑道:「這小和尚做郎中,十分靈驗。

善能調經種子,活血安胎,着手的遍體酥麻,渾身暢快。」那美人掩口而笑。二人正欲交歡,忽見壁縫裡鑽出一個紅臉頭陀,高聲道:「你兩人幹得好事,待咱也插個趣兒。」一手將美人奪去親嘴。


鐘守淨吃了一驚,心中大怒,按不住心頭火起,將一大石硯劈面打去。頭陀閃過,趕入一步,把鐘守淨劈領掀翻,大拳打下。鐘守淨極力掙扎不得,大聲喊叫:「頭陀殺人,地方救命!」行童來真聽得喊叫,諒是鐘守淨夢醒,慌忙叫喚。鐘守淨醒來,卻是南柯一夢,掙得一身冷汗,喘息不定,心下暗暗嗟吁不已。

少頃天色黎明,行童請吃早膳。鐘守淨披衣而起,漱洗畢,舉箸吃那粥時,那裡嚥得下喉。即放下箸,止呷兩口清湯,叫行童收去。自此之後,恰似着鬼迷的一般,深恨那紅臉頭陀。

又想夢中四句言語不明,自言自語,如醉如痴,廢寢忘餐,沒情沒給,把那一片唸佛心,撇在九霄雲外。生平修持道行,一旦齊休。合著眼,便見那美人的聲容舉止,精神恍惚,懨懨憔悴,不覺染了一種沉痾,常是心疼不止。林澹然頻來探望,請醫療治,並無效驗,林澹然也沒做理會處。

凡平日縉紳故友來往的人,並不接見。寺中大小事務,都憑林住持一人管理,鐘守淨只在房中養病。這病源止有伏侍的行董略曉得些,也不敢說出,終日病勢淹淹。

又早過了一月,忽值三月初三日,乃是北極祐聖真君壽誕。本寺年規,有這一夥唸佛的老者,和一起尼姑,來寺裡做佛會。當下眾士女唸佛誦經,哄哄的直到申時前後。化紙送聖畢,吃齋之際,內中有一個老尼問:「今日為何不見鐘法主出來?」眾和尚答道:「鐘住持有恙在身,久不出房矣。」那尼姑失驚道:「怪道久不相見。鐘住持出家人,病從何來?既有貴恙,須索進去問安則個。」齋也不吃,袖了些果子,起身徑入鐘守淨臥房裡來。

原來這老尼姑姓趙,綽號叫做「蜜嘴」,早年沒了丈夫,在家出家。真是俐齒伶牙,專一做媒作保。好做的是佛頭,穿庵入寺,聚眾斂財,挑人是非,察人幽隱。中年拜一位遊方僧為師,法名妙本。

街坊上好事君子,撰成一出無腔曲兒,教閒要兒童意熟了,每見趙尼姑行過時,互相拍手歌唱,以成一笑。曲云:

妙妙妙,老來賣着三般悄:眼兒垂,腰兒跳,腳兒嬌。見人拍掌呵呵

笑,龍鍾巧扮嬌容貌。無言袖手暗思量,兩行珠淚腮邊落。齋僧漫目追

年少,如今誰把前情道。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