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魏忠賢 第 1 頁


魏閹全傳 總論 詩曰: 博覽群書尋故曲,旁搜野史錄新聞。 講談盡合周公禮,褒貶咸遵孔聖文。 按捺奸邪尊有道,讚揚忠孝削讒人。 零裁錦繡篇篇好,碎剪冰霜字字真。 春夏秋冬排景緻,風花雪月按時新。 丁當擊玉敲金字 ...
作者:佚名 / 頁數:(1 / 176)

魏閹全傳


總論

詩曰:

博覽群書尋故曲,旁搜野史錄新聞。

講談盡合周公禮,褒貶咸遵孔聖文。

按捺奸邪尊有道,讚揚忠孝削讒人。

零裁錦繡篇篇好,碎剪冰霜字字真。

春夏秋冬排景緻,風花雪月按時新。

丁當擊玉敲金字,剔透蟠龍綉鳳紋。

壯似秋風吹戰壘,清如夜雨上松林。

助添豪傑英雄氣,感激忠臣烈士心。

美玉良金思巧匠,高山流水待知音。


當場告稟知音者,忙裡偷閒試一聽。

日月隙駒,塵埃野馬,東流不盡江河瀉。向來爭奪利名人,百年幾個長存者?童叟閒評漁樵話,是非不在《春秋》下。自斟自飲自長吟,不須讚歎知音寡。

《滿江紅》:

欲界茫茫,待足時、何時是足。凝眼望、功名千里,雲台高築。世事渾如花上露,人生一似風前燭。問一年、幾見月當頭,杯頻覆。逐不盡,秦庭鹿。抆不住,新亭哭。看繁華轉眼,玉樓金谷。叱吒風雷神氣壯,鞭笞山嶽威名肅。到頭來、都付水東流,空勞碌。

且復何言,縱狂歌、唾壺敲缺。心頭事、呼天劍嘯,避人眥裂。竟致咆哮憑虎豹,不堪凝冱常冰雪。問妻兒、張口視其中,存否舌?忽發作,醉激烈。難止遏,狂時節。欲登天亟請,假吾丈鐵。大嚼療饑奸賊腦,橫吞解渴殘臣血。讀《春秋》、此筆在人心,何嘗絶。

古往今來,青史上、分明實寫。請君看、賢奸忠佞,何曾假借。振主威權名赫奕,傾人機械魂驚怕。想胸中、猶覺志難伸,一人下。忠義士,偏遭叱。憑弔淚,休頻灑。看塵開鏡照,雲空日射。事敗族誅群一快,棺開屍戮誰能赦?嘆小人、枉自逞英雄,千秋罵。

蓋聞三皇治世,五帝分輪,君明臣良,都俞成治,故成地天之泰。後世君暗臣驕,上蒙下蔽,遂成天地不交之否。世運草昧,生民塗炭,禍患非止一端,然未有若宦官之甚者。蓋此輩陰柔之性,悍厲之習,與人主日近日親,始則牽連宮妾,窺伺人主之意向,變亂是非,既則口銜天憲,手弄王章,威權盛極,不至敗亡不已。若漢之十常侍,誅戮縉紳,流毒中外,赤帝子四百年基業,盡喪閹人之手。唐始於李輔國、魚朝恩,日浸月漸,釀成甘露之變,禍莫大焉。

惟宋內侍受制中書,韓魏公以一紙貶退任守忠,奠國家于磐石,此足見元輔作用;亦是君上英明信任,故能如此。其後楊戩、童貫之流,浸淫日盛,運花石綱,開召邊釁,蠱惑君心,靖康之禍有自來矣。至于明太祖,既定天下,鑒前代之失,宦者官不過四品,止供灑掃傳命令,不許識字知書。後世因循日久,壞了祖宗成法,溺愛養好,而王振、劉瑾之徒,作惡慘極。後到天啟年間,一個小小閹奴,造出無端罪惡。正是:

說來華岳山崩折,道破黃河水逆流。

第一回  朱工部築堤焚蛇穴 碧霞君顯聖降靈簽

詩曰:

極目洪荒動浩歌,英雄淘盡淚痕多。

狂瀾一柱應難輓,聖澤千秋永不磨。

望裡帆檣時蕩漾,空中樓閣自嵯峨。

臨流無限澄清志,驅卻邪螭淨海波。

且說堯有九年之水,氾濫中國,人畜並居。堯使大禹治之,禹疏九河歸於四瀆。那四瀆?乃是江瀆、淮瀆、河瀆、濟瀆。那淮瀆之中,有一水怪,名曰支祁連,生得龍首猿身,渾身有四萬八千毛竅,皆放出水來,為民生大害。禹命六丁神將收之,鎮于龜山潭底,千萬年不許出世。至唐德宗時,五位失政,六氣成災。這怪物因乘沴氣,復放出水來,淹沒民居。觀音大士憫念生民,化形下凡收之,大小四十九戰,皆被他走脫。菩薩乃化為飯店老嫗,那怪屢敗腹饑,也化作窮人,向菩薩乞食。菩薩運起神通,將鐵索化為切面與他吃。那怪食之將盡,那鐵索遂鎖住了肝腸,菩薩現了原身,牽住索頭,仍鎖在龜山潭底。鐵索繞山百道,又于泗州立寶塔鎮之,今大聖寺寶塔是也。又與怪約道:「待龜山石上生蓮花,許汝出世。」

歷今八百餘年,正值明朝嘉靖年間。七月三十日,乃地藏王聖誕,寺中起建大齋,施食放燈,蓮燈遍滿山頭。此怪誤認石上生蓮花,遂鼓舞凶勇,逞其頑性,放出水來,江淮南北,洪水滔天,城郭傾頽,民居淹沒。江北撫按官員,水災文書雪片似的奏入京師。正值世宗皇帝早朝,但見:

祥雲籠鳳闕,瑞氣靄龍樓。數聲角吹落殘星,三通鼓報傳玉漏。和風習習,參差禦柳拂旌旗;玉露瀼瀼,爛漫宮花迎劍佩。玉簪珠履集丹墀,紫綬金章扶禦座。麒麟不動,香煙欲傍袞龍浮;孔雀分開,扇影中間丹鳳出。八方玉帛進明皇,萬國衣冠朝聖主。

是日天子坐奉天殿,眾官禮畢,殿頭官喝道:「有事出班早奏,無事卷簾退朝。」只見左班中閃出兩員大臣,當階俯伏。左首是玉帶金魚,乃工部尚書,奏道:「臣連日接得鳳陽等處水災文書,道淮河水溢,牽連淮、濟,勢甚洶湧,陵寢淹沒,城郭傾頽,淮河一帶,盡為魚鱉。臣不敢不奏,請旨定奪。」右首紅袍象簡,乃是通政司,手捧着幾封文書奏道:「臣連日收得鳳陽等處奏疏數封,敬呈禦覽。」兩邊引奏官接了奏章,一面進上禦前拆封。

讀本官跪下宣讀,皆是水災告急。天子聽了,即傳旨道:「鳳陽陵寢重地,淮揚漕運通衢,爾等會推幹員,速往經理。」眾臣叩頭領旨。

天子駕起,諸臣退班,即于松蓬下會集閣部九卿台諫部寺各官,會議推得材幹大員朱衡。這朱衡乃江西吉安府萬安縣人,由進士出身,現任河南左布政。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