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韓湘子全傳 第 2 頁


按讚收藏   

那雉衡山頂上有一株大樹,樹上有一隻白鶴,乃是稟精金火,受氣陽陰,頂朱翼素,吭圓趾纖,為胎化之仙禽,羽毛之宗長也。有詞賦為證: 瘦頭露眼,豐毛疏肉,鳳翼龜背,燕膺鱉腹。鳴必戒露,止金穴而迴翔;白非浴日,集蘭岩而顧足。或乘軒于衛國,馭江夏之 ...
作者:楊爾曾 / 頁數:(2 / 92)

那雉衡山頂上有一株大樹,樹上有一隻白鶴,乃是稟精金火,受氣陽陰,頂朱翼素,吭圓趾纖,為胎化之仙禽,羽毛之宗長也。有詞賦為證:


瘦頭露眼,豐毛疏肉,鳳翼龜背,燕膺鱉腹。鳴必戒露,止金穴而迴翔;白非浴日,集蘭岩而顧足。或乘軒于衛國,馭江夏之樓;或取箭于耶溪,飴潭皋之粟。長比鳧脛,群非鷄齪。

侶鸞鳳以遐征,薄雲霄而高啄。真個是緱山王子之遺,遼東丁令之屬。

白鶴兒在那雉衡山中,雖然是一個羽族,凡禽唳八公而戢寇,毛群野鳥,鳴九皋而徹天。恰因那三十三天兜率宮中太上元始天尊駕前一隻仙鶴,一日飛下這山上來,白鶴兒見他飛來,就便是福至心靈的一般去與他交媾了一遍。那仙鶴就把仙家的妙理、學道的真詮一一泄漏與這白鶴兒。白鶴兒依了仙鶴的傳授,便在山中樹上朝吞日液,暮采月華,飲露含風,餐霞吸露,修行了三四百年。

只是盜學無師,有翅不飛,脫不得羽殻毛軀,上不得瑤池閬苑。

湊巧着這山中有一個香獐,也是百餘年不死的毛團,慣會興妖作怪,駕霧騰雲。與白鶴結識,做了弟兄。逐日在江口閒遊,山中玩耍。正是逍遙自在無拘束,不怕閻君不怕天也。


說話的,從頭至尾要說得有原委。這閻浮大千世界生着白鶴、香獐,也不知有幾億億萬萬數,為何這只鶴,這只獐,就會成精作孽?蓋因天地間有四生、六道。且說那四生,佛經上說胎生、卵生、濕生、化生是也;那六道,佛說仙道、佛道、鬼道、人道、畜生道、修羅道是也。投托得胞胎好,就有好結果;投托得胞胎不好,就沒好結果。

這便是報應輪迴、天地無私的道理。原來這白鶴、香獐,都是漢朝時兩個人轉世,所以今番有這般結果。怎見得是漢朝的人過了三四百年又來做神做鬼?看官仔細聽著,說出家門大意,便見這本希奇的故事。

昔日漢帝朝內,有一位左丞相安撫,生下一女,四歲上母亡,將女交與乳母撫養。這女兒到得七歲,各色俱不待人指點,自然會得。一日,安丞相朝回,聽見女兒房中有人彈琴品簫。安撫問:「是誰人?」丫頭說:「是小姐。」安撫聽了一回,走進房中,問女兒道:「老夫朝中回來,只聽得汝在房中彈琴品簫,這是誰人教汝的?」小姐道:「孩兒百藝俱通,不消人教得。」安撫道:「我止生汝一人,上無哥姐,下無弟妹,汝這般天賜聰明,我就取汝叫做靈靈小姐。過了十歲,才與汝議親招贅,定要與首相做個繼室,恁你狀元來說婚,我也決不與他。」乳母道:「為何不與狀元,到要與首相做繼室?」安撫道:「嫁與狀元做結髮夫妻,也要遲十年五載方纔做得一品夫人;若嫁與首相做繼室,進門就是一品夫人了。」乳母道:「世上的事只等你撞着,不等你算着,只怕老爺要賠了夫人又折兵。」安撫叱退乳母,以後有許多家來說媒,安撫只是不從。

一日,漢帝宣安撫上殿,說道:「朕有侄男,年方二十二歲,喪偶未娶。朕聞相國有一位靈靈小姐,肯與人為繼室,何不嫁與侄男?」安撫道:「臣昔年有言,願定與首相為繼室,不敢嫁與皇侄。」漢帝道:「嫁與首相,怎見得勝似我皇侄?」安撫奏道:「進了首相的門,就是一品夫人;若皇侄,不知是將軍是奉尉,便有許多不同。」漢帝道:「依卿所奏,朕就賜為一品夫人,何如?」安撫道:「賜稱一品夫人,還是越禮犯分,終不如首相的好。」漢帝大怒,要把安撫丞相斬首市曹,以警百官。百官替他討饒,才得放還。

當下漢帝把他削去官爵,貶在遠方安置。又差當駕官宣靈靈小姐入朝相見。卻說靈靈小姐聽得宣召,父親又為他几乎性命不保,吃了一驚,乃不梳不洗,含着淚眼入朝見帝。帝命抬頭,一看,果然婀娜絶世,娉婷無雙。

隨命當駕發到山西紅銅山內,嫁了一個村夫,叫做挬不動。那挬不動生得身長三尺,醜陋粗惡,三推不上肩,四推和身轉,因此上,人取他一個諢名,叫做「挬不動”。這靈靈小姐,色藝雙全的人,嫁了這般一個蠢物,真所謂駿馬常馱痴漢走,巧妻常伴拙夫眠也。那靈靈小姐心懷抑鬱,不上數年,得病身亡。

這挬不動見靈靈小姐死了,也就懸樑縊死,一魂兒追趕靈靈小姐。他兩個三魂縹渺,七魄悠揚,一直走到陰司地府閻羅案前。只見牛頭馬面攔住道:「你兩個是何等人?奉何人勾攝前來?怎的不與差人同來?」靈靈小姐道:「我是安撫丞相的女兒,喚做靈靈小姐。只因那月老錯配姻緣,把我嫁與這挬不動力妻,故此抑鬱而死,魂魄來見閻羅皇帝說一個明白。」挬不動道:「我是山西紅銅山內挬不動便是。蒙漢帝旨意,把這靈靈小姐與我為妻,我百依百隨,儘力奉承他,不料他還不中意,鬱悶逃走,我舍他不得,故此一路里趕來,要他回去。」牛頭馬面道:「你真是個挬不動的東西!你妻子如今是死的了,怎麼還思量他同你轉去?」那挬不動聽見這話,才曉得他也是死的了,遂放聲大哭起來。驚動了閻羅天子。

當下,閻羅天子升殿。便問:「外邊是恁麼人這般哀苦?」牛頭馬面嚇得不敢出聲,判官上前,把靈靈小姐、挬不動的話奏聞一遍。閻羅天子叫他兩個進來,跪在案下。他兩個又把生前的苦情哭訴一遍,要閻羅天子放他迴轉陽世。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