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鍾馗全傳 第 1 頁


鍾馗全傳 作者:清.煙霞散人 又名《鍾馗斬鬼傳》 序 昔阮膽作鬼論而求辨之,今煙霞散人著此鬼傳,獨不懼鬼來與之為敵乎?然而無懼也。《無鬼論》論已死之人,《斬鬼傳》傳未死之鬼。夫人而既名之曰鬼矣,則必陰柔之氣多,陽剛之氣少。聆 ...
作者:煙霞散人 / 頁數:(1 / 58)

鍾馗全傳


作者:清.煙霞散人

又名《鍾馗斬鬼傳》



昔阮膽作鬼論而求辨之,今煙霞散人著此鬼傳,獨不懼鬼來與之為敵乎?然而無懼也。《無鬼論》論已死之人,《斬鬼傳》傳未死之鬼。夫人而既名之曰鬼矣,則必陰柔之氣多,陽剛之氣少。聆其當斬之條例,思其被斬之因由,畏念起而悔心生,方且退阻避藏之不逞,尚敢與之為敵乎?是無論當斬之與否,使其果斬之也,已無此等鬼矣。

無之而誰與敵乎?即未必斬之也,而斬既有傳,則其魂已喪,其骨已寒,又何虞其敵?或者曰:鬼未必可概論。如昔魯公談說,而一鬼來聽。喝曰:「汝為人去罷。」其鬼答之曰:「做鬼令經春秋也,無煩惱也。

無愁禪師勸我為人去,只恐為人不到頭。」此鬼之安於鬼者也。宋列伯龍歷任九卿、郡守,而貧困尤甚,其廉止可知也。一旦思營什一之利,不可謂非易。

厥初操也,適有一鬼在旁,鼓掌大笑,伯龍因之而止。此鬼之化人貪心者也。若此之鬼,方禮之敬之不暇,而遷敢日斬乎哉?予曰:此真鬼也。若者人而鬼矣,未鬼而人其尚假,不盡人道而趨鬼途也,已非人也,烏得與安已分、化人貪之真鬼比?實是斬絶此等,始見清平世界。

《傳》中剿撫並用,猶為網開一面,不凡又增一等僥倖鬼,遺一等漏網鬼乎?不知天地之氣,春溫秋肅;帝王之治,德感刑威。人趨于鬼,鬼復化為人。鬼而人也,寧得仍目為鬼?人而鬼者乎?昔有為君而呼宮中閹寺為鬼者,趙日趙鬼,李日李鬼。余以為此等鬼更利害,其陰險慘毒甚于鴆、漏脯,有明之魏忠賢,尤其明征也。

賊害忠良,破壞宇宙,凌遲不足以盡其辜。但貶守望陵,死後陰曹收入十八層獄中,與十帝侍、劉瑾等同完割根鬼之數,永不放出,使鍾馗飛斬而不可得。是陰曹之護短也,亦無不可。


瓮山逸士題于兼修堂

自敘

余囊不解明王為佛何如,但見其三頭八臂,身纏毒蛇,怪狀奇形,不敢正視。問老僧曰:「此何神也?」老僧曰:「佛也,非神也。」余不禁嗤然笑曰:「此豈有如是之佛乎?吾聞佛以慈悲為本,意必垂眉落眼,善氣迎人,使天下可親可愛,不欲令人畏而惡之也。若以為佛,則諸魔惡鬼皆得以佛名之矣。」老僧曰:「若獨不觀王者乎?王者禮樂政刑之設,禮樂所以繩天下之善人,政刑所以戒天下之惡人也。飛究之,繩善人者是一副大慈悲心,即戒惡人者,亦是一副大慈悲心。知乎此,而垂眉落眼者佛也,即三頭八臂者,亦佛也。子何以為非佛耶?」余不禁繹然思,恍然悟,曰:「是矣。

但善者獨非王政之得盡繩,惡者亦非王政之所得盡戒也。彼夫天下之大,四海之廣,為盜、為奸、為其顯然為不善者,或徒或流,或絞或斬,王法得以戒也。若夫搗大、誆騙、仔細、齷齪、風流、糟腐甚至好酒貪色等事,王法亦得以戒之乎?」老僧曰:「此固非善,亦非不善者也,奈何以王法繩之乎?」余曰:「子以為非不善,抑亦安在其為非不善乎?且夫王者之治天下也,在維其風俗。即如搗大之風倡,而人無誠實;誆騙之風倡,而人多作偽;仔細、齷齪之風倡,骨肉寡恩。

夫人而至於無實,至于詐偽,至于骨肉寡恩,尚得以為善乎?即如風流、糟腐、好酒、貪色未可以為不善也,似也。然風流也,而玷污名教;糟腐也,而泥滯鮮通;好酒貪色也,而敗壞威儀,淫亂風俗。夫人而至于玷污名數、泥滯鮮通、敗壞威儀、淫亂風俗,尚得以為善乎?」夫人之所以為人者,善於人;而至于不善人也,而實鬼也。夫人也,而可以鬼乎哉?夫人也而既為鬼,則又安忍坐視而不思,所以超度之哉。

故作此傳者,亦是一副大慈悲心,行慈悲事,蓋以繼王政之所不及,而學明王佛之使人知所畏而為善也。弟權其心也,而不能操其權,故重事。儼如鍾馗,而其功歸於咸、富。及不知者。

或謂余故以罵人也,余敬以質諸眾。

辛巳仲冬夏煙霞散人題于清溪草堂

昔人有問畫師曰:「天下何物易畫?」畫師曰:「莫如鬼。」人曰:「鬼無形者,何以易畫?」畫師曰:「正以其無形者,所以易畫也。」且夫天下之物,莫不有形,即莫不期肖其形。苟有一之不肖,不可以為畫師矣。

若夫鬼,則無形容者也,增之不見其長,減之不見其短,任意率筆,通無考證,此其所以易畫也。然則余之為是傳也,亦始取其易也雲爾。

煙霞散人再識

第一回  金鑾殿求榮得禍 鄷都府舍鬼談人

世事澆漓奈若何,千般巧計出心窩。止知陰府皆魂魄,不想人問鬼魁多。閒筆題,謾咨嗟,焉能個個不生魔?若能改盡消邪狀,常把青鋒石上磨。

這首詩單道人之初生,同秉三才,共賦五行,何嘗有甚分別處?及至受生之後,習于流俗涸于氣質,遂之迥然各別。好逞才的流于輕薄,好老實的流于迂腐,更有那慳吝氣的半文不捨,搗大的滿口胡謅。奇形怪狀,鬼氣妖氛種種不同,人人既有些鬼形,遂人人都起些鬼號。把一個化日光天,半是陰曹地府。

你道可嘆不可嘆?在下如今想了一個消魔的方法,與列位醒一醒脾。

話說唐朝終南山有一秀士,姓鐘名馗,字正南。生的豹頭環眼,鐵面虯鬚,甚是醜惡怕人。誰知他外貌雖是不足,內才卻甚有餘,筆到時,篇篇錦繡,墨到處,字字珠璣。且是一生正直,不懼邪祟。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