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蜃樓志    P 5

作者:愚山老人
頁數:5 / 84
類別:古典小說

 

申公扶起道:「世兄請坐。尊公急難,自當竭力周全,只是我與先生都非望報之人,洋行百萬花邊,不足供吾儂一噱耳。」


匠山道:「表叔冰操,誠然一介不取,侄兒卻要索他幾瓶洋酒以遣秋興。」申公道:「這麼,我也當得分惠。」匠山叫笑官將三十萬兩銀票送上。申公道:「今日請我赴席,一搭兒說去就是。」這笑官又叩謝了。

匠山分付笑官先回,自已同蔭之到上房去請了表嬸的安,然後與幕友們閒談不題。

笑官出了糧署,叫轎伕抬到關部前,暗暗的告訴父親,即便進城去。一路上思量道:「我父親直怎不尋快活,天天戀着這個洋行弄銀子,今日整整送了這十餘萬,還不知怎樣心疼哩。
到底是看得銀子太重,外邊作對的很多,將來未知怎樣好。」

又想道:「我也不要多慮,趁先生不在,且進內房與溫姐姐頑耍,也算忙裡偷閒。」一頭想,已到門首,下了轎,走進書房。

溫、烏二生已上越秀山頑去了,笑官分付大家人蘇邦道:「你到關部前打聽老爺的事,再來回我。」又叫小子阿青回家去告訴太太奶奶們放心,遣開二人,自已卸了衣帽,穿上一件玉色珠羅衫,走出書房後門,過了西軒,進了花園。

此時五月初旬,綠樹當頭,紅榴照眼,他也不看景緻,竟到惜花樓下。只見一個小丫頭,拿着幾枝茉莉花,叫道:「蘇相公,我家小姐請你穿的珠串子可曾有了?」笑官道:「小姐可在裏邊?」丫頭道:「大小姐在樓下,二小姐在三姨房內打牌。」原來這溫商名仲翁。乃浙紹人氏。


正奄史氏生子春才,妾蕭氏生大女素馨,次妾任氏生次女蕙若。這惜花樓三間,便是二女的臥室。笑官十一二歲上走熟的,而且溫家夫婦要將次女許他,因年小未及議親,所以再不防閒了。

這素馨一十五歲,知書識字,因慕笑官美貌,聞得爹媽要將妹妹配他,頗有垂涎之意。屢屢的與笑官挑逗。笑官年紀雖小,卻也懂得風情,只因先生管束得嚴,還未能時刻往來,談笑入港。這日走到樓前,只見素馨斜靠妝台,朦朧睡着,笑官忙向小丫頭搖手,潛步至他身後,將汗巾上的絲線搓了一搓,向素馨鼻中一消。

這素馨”呀啐”一聲,打一個呵欠,纖腰往後一伸,這左手卻搭到笑官的臉上,說道:「妹妹不要頑,我還要睡哩。”笑官將頭一探,對著素馨道:「不是妹妹,倒是兄弟。」
素馨紅了臉,道:「兄弟,你幾時來的?」笑官道:「來了好一晌了。」小丫頭道:「他方纔來的。」素馨請他坐下,問道:「今日怎的有空兒進來?」笑官道:「今日同先生出城,我先到家,渴極了,進來要茶吃。」素馨道:「難道外邊沒有,可可的跑裏邊來要?」笑官道:「裏邊的好些。」素馨即叫丫頭去泡茶。又笑道:「一樣的茶,有甚好歹!」笑官道:「姐姐的東西,各樣都好。

這桌上半碗茶,我先吃了罷。」素馨道:「是我吃殘的。」即伸手去奪碗。笑官早已一吸而干,說道:「雖是姐姐吃殘,卻有點兒口脂香味。」素馨道:「你太頑皮,將來年紀大了,還好天天說頑話麼?」笑官道:「大了纔好頑呀。」素馨道:「前日聽見你家伯伯替你對親了,還好同我們頑麼?」笑官道:“那個我不依,必要姐姐這樣人對親纔好。」

素馨道:「不要噴蛆,我要打的!」笑官走近身來,猴着臉道:「但憑姐姐撿一處打。」素馨道:「諒你這皮臉也禁不起打,饒你罷。」笑官扯着他的手道:「不怕,我偏要你打一下。
姐姐這麼藕樣白、綿樣軟的嫩手。」擱在自己臉上,左手卻伸進素馨右邊袖裡。

這暑月天氣,只穿一件大袖羅衫,才伸手進去,已摸着這個光光滑滑、緊緊就就的小乳兒。素馨把身子一縮,道:「孩子家越發這般羅皂了!」笑官即放手,卻勾住他的肩膀說道:「好姐姐,我們那邊去頑頑罷。」素馨道:「不要說頑話,外邊有人來了。」這笑官將臉靠着香腮,正要度送,那丫頭茶已送到,素馨連忙推他坐好,問丫頭:「怎麼去了這些時候?」丫頭道:「他們都在姨娘房裡看鬥牌,這茶是才泡起來的。」素馨道:「太太沒有問什麼?」丫頭道:「太太問誰要茶,我說蘇相公從園中來要茶吃。太太說:‘這孩子不讀書,又躲進來了。你叫他再坐一坐,我有話問他,」素馨道:「兄弟,你到前頭去去再來罷。」笑官道:「我不愛去,他叫我坐坐,我就在這裡坐一天。」因對小丫頭說:「你到前頭去,看太太頑完牌我再去罷。」那丫頭真個去了。這笑官走到素馨身邊道:「好姐姐,你慧舌生蓮,香甜去處賞我嘗一嘗罷。」便像要攏上身的光景。

這素馨雖然心上愛他,卻怕有人撞見,說道:「這個只怕使不得。」因輓着他的手叫:「兄弟,我陪你前頭去,先生若不回來,晚上說話可好麼?」笑官再三的央告,先要親一親,素馨真個由他噙着櫻桃,試其嗚咂,又伸手去胸前細細的撫摩了一會兒。依他的愚見,畢竟要摸臍腹下去,素馨好意便肯。兩人攜手望前邊來。

正是:從此薄他瓊液味,陡然偷得女兒茶。

卻說溫商次妾任氏,乃是蕙若生母,這日大家在他房裡鬥混江。史氏輸了幾塊洋錢,正要換手,只見笑官同素馨走進,叫聲”伯母”,作一個揖。史氏道:「大相公,不要這樣文縐縐,快來替我翻本。」這兩位姨娘也都寒溫了。

史氏即扯笑官坐在蕭姨娘肩下。這蕙若卻立起身說道:「我身子睏倦,不頑了。」史氏叫素馨補缺。蕙若說聲”少陪”,花搖柳擺的去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