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蜃樓志    P 12

作者:愚山老人
頁數:12 / 84
類別:古典小說

 

笑官尋思道:「裡頭不知今夜放館,還須我自己進去透一消息,今夜方妥。」即同春郎從中堂走進,行至上房,見了史氏,說明在此打攪原故。史氏着實喜歡,對春郎道:「蘇兄弟在此讀書,你也好跟着溫習溫習。」春郎道:「我叫溫春才,不叫什麼溫習,我媽不要閙了。」說完,已自跳舞而去。


史氏嘆道:「這個樣子幾時纔好!」笑官道:「他又不欠功課,先生又沒有分付,伯母也不要太拘緊他了。侄兒還要姨娘姊妹房中去看看。」這史氏攜着他手,到蕭氏、伍氏兩處。

笑官的相貌本來討人喜歡,各房兜搭了一會,來到後樓。那素馨因春郎進來,已曉得今天放學,一見母親同笑官上樓,便笑嘻嘻的迎上前來,說道:「蘇兄弟,如今是好了,為什麼還不到家中去呢?」史氏替他說明原委,又對著笑官道:「大相公,你還年小,只怕先生去了,外邊冷淨,你拿鋪蓋搬到我外房睡吧。」笑官心裡嚇了一跳,連忙道:「侄兒年紀雖小,膽子很大,況有家人們陪伴,不怕的。」史氏道:「既然如此,我也不來強你,只是黃昏時候,還到裏邊來熱閙熱閙,這讀書也不在乎一時一刻的。」笑官道:「曉得。」坐了多時,都不能與素馨說一句體己話,只得趁史氏回頭,將手勢做作一番,素馨點頭會意,也就出來。

在書房中應酬了些功課,天已晚了,待得阿青等安睡,卻見秋月當空,正是蟾窟探香之候:華月滿闌干,醞釀一天秋色,卻好譙樓更鼓,又頻敲時節。

風懷駘宕可人心,此況憑誰說。擬向花房深處,化作雙蝴蝶。

笑官拿了一床溫柔被縟,悄出園門,來至軒中。喜得月上紗窗,軒中照得雪亮。將被縟好好的放在榻上,候了一會,雖然色膽如天,卻也孤棲動念,走出軒中,望玩荷亭一路迎將上去。遠遠的望見人影,笑官忙喊姐姐,卻不做聲,過前細看,方知是沁芳橋畔的垂楊樹影,倒吃了一驚。

又慢慢走過迎春塢邊,剛剛素馨走到。笑官如獲至寶,兩手攙住,說道:「我的好姐姐,難為好姐姐了。”素馨輕輕的說道:「低聲些。」兩人攜手同入軒中,笑官將他抱住,偎着臉道:“姐姐臉都涼了。」

即替他解了上下衣裙,月光射着肌膚,分外瑩白。細細摩玩一番,說道:「姐姐,人都說月下美人,卻不曉得月下美人下身的好處哩。」便欲解他褲子。這素馨推開他手,竟往被裡一鑽。


笑官忙脫衣褲,掀進被來,兩手抱住,真是玉軟香溫,嬌羞百態,好好的褪下小衣,騰身而上。素馨蹙着雙眉。顫篤篤承受。軒幽人悄月正斜,俏多纔,把奴渾愛煞。

奴蓓蕾吐芽,荳蔻含葩,怎禁他浪蝶狂蜂,緊啃着花心下。

奴又戀他,奴又恨他。告哥哥,地久天長,今宴將就些兒罷。

笑官初人佳境,未免賈勇無餘,不消半刻時辰,早已玉山傾倒。於是,揩拭新紅,互相偎抱。笑官道:「姐姐,你為什麼不言語,今夜不是我在這裡作夢麼?」素馨道:「教我說什麼呢?」笑官道:「方纔可好麼?」素馨道:「疼得緊,有什麼好處!」笑官摸着下邊說道:「這麼一點兒,要放這個下去,自然要疼的。到了第二回,就好了。」素馨捏着他的手道:「不要動了,我們略睡一睡回去罷。」真個矇矓睡去。片刻醒轉,笑官欲再赴陽台,素馨不肯,再三央及不過,只得曲從。這回駕輕就熟,素馨則款款相迎;覆雨翻雲,笑官則孜孜不怠。

春風兩度,明月西歸,忙起身整衣。笑官扶着素馨送他回去,再囑明家。

素馨應允,又說:「還有話告訴你:你日間到裏邊來,須要尊重,切不可輕狂,被人看出破綻。」笑官道:「我曉得的。」正是:形跡怕教同伴妒,囑郎對面莫相親。

笑官與素馨一連歡會了兩三夜,這段如漆似膠的光景,也難於絮言。再說蘇萬魁在花田蓋造房子,共十三進,百四十餘間,中有小小花園一座。繞基四圍,都造着兩丈高的磚城,這是富戶人家防備強盜的。內外一切裝修都完,定於八月十八日移居新宅。

先期兩日,預將動用傢俬什物送去,金銀細軟都于本日帶著起身。這省城中送他的親友,何止數十餘家,盡在天字碼頭僱花姑船,備着酒席相待。匠山也同溫仲翁、笑官在內。這萬魁在家料理停當,叫蘇興、蘇邦兩房家人,在豪賢街看守老宅,並伺候笑官,再叫家人、仆婦、丫頭們擁着家眷先行,自己坐轎先到各家辭了行,方纔到船。

早有各家家人持帖送禮,並回明主人在此候送。萬魁心中老大不安,忙過各船一一申謝,又說明到各府辭行,所以來遲的緣故。眾人各各擎杯勸飲,直到日色平西,方纔作別。着人還要送至新居,萬魁再三辭謝,並面訂明日專人敦請,務望壟光,着人也都允了。

萬魁又與匠山執手叮嚀一番,同了笑官開船自去。

不到一個時辰,已到花田地方泊住。原來花田是粵省有名勝境,春三士女攘往熙來,高尚的載酒聯吟,豪華的尋芳挾妓。

此際仲秋時候,遊人卻不甚多。萬魁的住房,卻又離開花田半裡之遙,他叫家人們搬取資財,自己與笑官步行前去。

轉過田灣,已望見黑沉沉的村落,高巍巍的垣牆,門首兩旁結着綵樓。看見他父子到來,早已吹打迎接,放了三個炮,約有五六十家人兩邊廝站。笑官跟着父親。踱進牆門。

過了三間大敞廳,便是正廳,東西兩座花廳,都是錦繡裝成,十分華麗;一切鋪墊,系家人任福經手,俱照城中舊宅的式樣。上面掛着一個”幽人貞吉”的泳金匾額,是撫粵使者屈強名款。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