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蜃樓志    P 74

作者:愚山老人
頁數:74 / 84
類別:古典小說

 

只是摩刺勇悍難當,狡猾百出,還仗二位大人的虎武,參贊大人的妙算。」慶制府道:「李老先生赴闕請纓,從軍粵海,必有奇謀異策,惠此一方,敢求指示。”李參讚道:「晚生略參末議,還聽列位大人處裁。自古收捕草寇,不越撫、剿兩途,不識胡道台從前可曾招撫過否?」胡兵備道:「禿賊縱橫恣肆,撫之未必能來。


姚賊浹旬之間,連克二縣,意氣方盛之時。又因提標賀副將全軍覆沒,職道誓欲滅此朝食,所以不曾議撫。」
李參讚道:「晚生方纔敬聆任大人的議論,實屬老成灼見。那摩惡罪已滔天,自當議剿。

姚霍武絶妖僧之使,未必非心向朝廷。據晚生愚見,還當先撫陸豐,再剿摩刺。」申撫軍道:「表侄書生之見,未免紙上談兵,任、胡二公以為然否?」任提督道:「參贊大人之論,允中機宜。小弟從海道回來,就在潮州打仗,所以計未出此。」慶制府道:「先撫後剿,本屬兵法之常,如今再請教李老先生,當用如何撫法?」李參讚道:「請各位大人簡選精鋭,移駐惠州,晚生草尺一書,諭之以禍福,恩威並用,彼稍知順逆,自當面縛軍前。」申撫軍道:「既是制台、提台依議,吾侄速草檄文,還當酌議妥干之員送去。」當下各官定議而散,惟有胡成暗笑:“料來此舉無功。」

次日,任公先辭還惠州,督撫二公選了一萬雄兵,帶了巴布等一班戰將,定於二月初吉起程。李匠山文已草就,定了主意,竟單用自己出名,呈與督撫觀看:欽命參贊廣東軍務誥封掌河南道察院李,文檄自號豐樂長姚霍武知之:自古無竊據之英雄,本朝無稽誅之草寇。我皇上一人有慶,五嶽無塵;四海鶉居,八荒蛾伏。西域夜郎自大,版籍東歸;南夷邛竹未供,君長北系。

魂余鳥鼠,齊東只用筆笞;臂逞螳螂,閩越但需鞭打。凡稽古未有之功勛,皆率土臣民所傳誦。

雖遐采衛,寧勿聞知?爾乃僻處邊陲,跳樑粵海。自謂楊太恃洞庭之險,除是飛來;智高負邕州一隅,誰能架入。階方羽舞,汝且弧張,惑我人民,擾我士卒。嗚呼!獸將入檻,雖搖尾而法無可寬;鳥即合繯,縱投懷而情無可恕矣!

皇赫斯怒,我武惟揚,命兩廣總督慶、廣東巡撫申,聚來殿前,借籌閫外。巴蜀用崇文之將,街亭撤馬謖之軍。牙璋內頒,金玦外斷。夫太陽之沃霜雪,所過皆消;久旱之望雲霓,歸來恐後。


幾爾有眾,亦曰殆哉!本參贊先知號哲,見遠為明。

念爾輩蛙雖井底,何莫非孝子順孫;雀且朝飛,寧不知宸居帝室?爰請命于督將,將待爾以生全。倘無復反之心,當請不死之詔。斯言金石,永矢山河!若其故智尚萌,野心未死,則嫖姚之兵五道,孫武之智九天,弓輓六鈞,矢穿七札,必致面縛三門,頭飛六角。山形拔而不藉五丁之力,天網密而未必一面之開。

弓掛扶桑,火焚玉石,碑鎸銅柱,歌滿珠崖。倘昧先機,必貽後悔!故檄。

慶公道:「積健為雄,足褫賊人之膽。」因對申公說:「即當酌派妥員送去。」申公道:「李表侄曾說,番禺有一貢生蘇芳,少年練達,即系表侄學生,他情願前去。」慶公道:「事關重大,非徒尋常奔走之勞,二公所見既同,此生想能勝任。」匠山道:「蘇芳雖則年輕,頗有才幹。況他求討此差,不過因公起見。現帶在軍門,還求大人着驗。」慶公即命請進。

吉士上前參見,慶公命坐。陪過了茶,問道:「李參贊力保先生招安姚霍武,先生此去,不知如何措詞?」蘇吉士對道:「貢生一介青衿,本無才辯,既蒙老大人錄用,惟當宣朝廷之教令,布節鉞之恩威,俾知向背順逆之大義,令其解甲歸降,並剪滅禿匪,以求自效。立言之旨,未知何如?」慶公道:「妙極!先生人如張緒,志比終軍,將來定為國家梁棟。姚霍武果能克複潮州,我與申大人定當懇求聖恩,不惟赦其前罪,並且嘉與維新。」因着蘇芳定於廿八日先行,並撥標下兩員千總護送,有功回來,一例奏請恩旨。

吉士稟謝出來,匠山帶著他一同進了公館,備酒畜坐。

匠山道:「賢弟此番出使,系廣省治亂關頭,不可不格外謹慎。我另有書信一封,送與霍武。看來霍武不難招致,只恐他手下人心不一,賢弟還要費些口舌之勞。」吉士道:「學生久已打聽明白,這些脅從之人,皆是慶大人從前收募的鄉勇,後因胡大人變易法度,地方官刁蹬勒掯,所以流而為盜。

如今只要宣諭慶公恩德,自然俯首順從。
學生先大軍五日起身,只怕大軍不消到得惠州,霍武已來省會矣。」匠山道:「但願如此。明早我即着人送文書到來,你也不必再辭督撫,我替你說就是了。」吉士告辭回家,那兩員千總已同着二十餘個馬兵在門首伺候。吉士叫家人款待,自己進內,分付收拾行裝,派了杜壟、阿青、盛勇、阿旺跟隨,一面領了文書,關了軍餉,下船進發。

因是軍差,一路都有地方官迎送。到了惠州,見過提督,一行三十餘人,上馬而去,直至羊蹄嶺下。關上見有一簇人馬到來,叫聲”放箭”,一聲梆響,箭如飛蝗,早射傷了一名兵卒。

吉士忙叫眾人退下,分付杜壞單騎先去通報。杜壟策馬上前,大叫:「不要放箭!俺家蘇大爺有事求見。」王大海等在關上問了備細,方纔放炮開關,擺齊隊伍,迎接進去。那王、褚二將都認得吉士,一面設席待他,一面點起五百軍兵,王大海親自押送。

不到兩日,已至陸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