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蜃樓志    P 75

作者:愚山老人
頁數:75 / 84
類別:古典小說

 

此時姚霍武等已知廣東換了總督,就是從前募收鄉勇的慶公,一個個都有投誠之意,惟恐自已負罪深重,萬難赦宥。這日聽得蘇吉士奉着差遣賫書到來,知道定有好旨,不勝踴躍,忙分付白希邵、馮剛出城遠接,自己在署前拱候。


不一時,蘇吉士到來,霍武打恭迎接。吉士分付兵卒外邊伺候,自己同霍武進了大堂,將檄文及匠山的書信一併遞上。

霍武看過,說道:「姚某實不曉得匠山哥哥到來,若早得知,已束甲歸降久矢。」吉士便將前年告訴李垣及李垣回京稟明先生,纔請旨來招撫的原委說了一番。霍武又打恭致謝道:「蒙匠山哥哥父子委曲扶持,容圖報效。
先生請暫屈幾家,待姚某約齊眾兄弟,同詣軍門,死生惟命。」當下一面差飛騎撤回碣石、甲子駐守的將官,一面着馮剛檢閲兵馬;其原系各城城守,一併畜下;其新增及後來歸附者一併帶去。又着韓普算明錢糧倉庫的羨餘,造明冊子,歸還朝廷。以前監禁的地方官,亦皆帶至省城,交督撫發落。大排筵席,暢飲歡呼。

又着人款待跟來的千總、家人、二十餘個兵士,各人都送了盤費。晚上仍送至從前公館安歇。

次早,霍武領着眾人親至公館拜望,吉士接進就坐。

敘談一回,只不見白遯庵到來。霍武着人催促,早有門吏稟說:「軍師昨晚三更出城,不知去向,畜一別柬上復主公,一切銀錢衣服等物封鎖府中,分毫未動。」霍武忙取別柬開看:邵以布衣,猥蒙壞任,片言投契,職典機樞。黽勉年餘,差無隕越。

乃者,督撫招安,明公效順。邵夜占一卦,知明公鵬方展翅,鶯已遷喬。特恨貪賤之身無肉食相,不能長侍左右,快睹元勛。浮海徜徉,並不知赤松子為何許人也。

惟明公諒之!


霍武看完,不覺泫然淚下,嘆道:「遯庵纔略,僅見一斑,今忽棄我而去,何不如意事之多也!」吉士勸道:「將軍不必惑懷。他絶意功名,也是各行其志耳。」馮剛道:「白先生原是半途而來,今忽半途而去,人生聚散,自有定數,哥哥何必介懷!」於是張筵飲酒。

席間,吉士說起:「潮州摩刺肆惡殃民,將軍若能請于督撫,撲滅此僧,定覓封侯之賞。」霍武道:「姚某既以此身許國,雖赴湯蹈火亦不敢辭,敢冀封侯?但求免罪足矣!」話休饒舌。

吉士住了三天,碣石、甲子諸將都到,霍武分付豎起降旗,一同就道。到了羊蹄嶺,合兵一處,共是十五員將領,馬步軍兵一萬二千,望惠州進發。打聽得督撫已駐惠州,同任提督離城三十里下寨,霍武即分付于平山屯住,吉士先去報知。然後,霍武同眾人卸甲面縛,在於營門伺候,督、撫、提三位,知道姚霍武全師效順,不勝忻悅,都向匠山、吉士賀功,然後放炮開營,眾軍全身披掛,諸將站立兩傍,傳霍武等進見。

正是:雖依漢與依天等,而受降如受敵然。

霍武等膝行至前,叩首伏罪。慶、申二公都各站起,任公解其綁索,賜坐賜茶,再三獎諭。霍武歸還倉庫羨餘的冊子,並獲地方官及民間告他們的詞狀。督撫收了,分付發與廣州府審核詳報。

霍武又跪下稟道:「霍武罪大滔天,蒙各位大人恩宥,粉骨難報。今願率領部下前往潮州,擒獲妖僧,以贖前罪,伏候主裁。」慶公道:「將軍從前義絶逆僧,便是此番投誠之兆,既願掃賊自效,本部堂自當與撫、提二大人專折保舉,除授一官,纔可領兵前去。
此時且同至省城靜候恩旨。」霍武又拜謝了。當下賞了眾人酒席,命巴副將、惠州府相陪,並發銀一萬二千兩、酒五百壇、肉五百斤,委員犒賞降兵。這呂又逵、何武等雖則跟着霍武投降,未免還萌異志,今見督撫慇勤相待,也就默化潛消。

當時督撫會議,將這一萬二千兵卒分隷各標,姚霍武等並歸巡撫標下,申公願將姚霍武暫署本標中軍事務,即以此銜保奏,一面遴選文武各官往海豐等處到任。

李匠山接見了姚霍武,晝則同食,夜則聯床,隨同督撫回省,還有許多教海勉勵之言。霍武又轉託匠山,要他轉懇督撫,昭雪乃兄之冤。匠山許他俟潮州立功後,請督撫題奏。

不日到了省中,督、撫、提三位即日會折五百里馬上飛奏,恭候旨下施行。申公即分付霍武到中軍參將之任,馮剛等自然居住一處。只有匠山無事,與督撫閒談之暇,仍與蘇吉士、卞如玉等詩酒遣懷。

這日吉士從姚中軍署中赴宴回來,杜壟跟着稟說:「小的有機密話回明大爺。」吉士即坐在書房,屏去眾人。那杜壞稟道:「小的去年犯了不是,蒙大爺的恩典,周全小的兩口兒,自恨沒有什麼報效。今日聽得大爺與李大老爺、姚大老爺商量潮州的事,小的深曉得這摩刺和尚十分了得,急切勝不得他;就是勝了他,那潮州城池堅固,不用七八萬兵,也不能破得。

如今小的想了個主意,既可以報得大爺恩典,又可以圖個出身,不知可辦得否?」吉士道:「你有什麼計較,你且說來。」杜壟道:「小的在關部署中,向來認得這個和尚。這和尚盜逃之時遺下一個包裹,內藏喇嘛度牒一張,乃是他的至寶,現在小的拾取,帶在身邊。況潮州地方,小的前年去過,認得幾個口書。

如今小的用詐降之計,預先去投他,他見了這張度牒,一定收用的。俟姚爺與大爺領兵到來,小的乘空射書出來,約定時日,開門接應,這不是容易擒他了嗎?」吉士大喜道:「此計大妙!
你須小心在意。」杜壞道:「小的知道。大爺且不必告訴眾人,恐怕泄漏,小的明早即便起身。」吉士應允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