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蜃樓志    P 82

作者:愚山老人
頁數:82 / 84
類別:古典小說

 

子宜兩到,壽近渭濱。」如玉相過,擺上酒來。鐵嘴旁若無人,大觥劇飲。吉士又問道:「舍妹丈秋闈得意,今揭曉在邇,未知可能與宴鹿鳴,請先生一觀氣色。”


鐵嘴略一抬頭,便道:“祥雲擁照命宮,旬日中當膺榜首;黃氣發從高廣,一年內必轉官階。不惟折桂蟾宮,並當策名天府。可賀可賀!」

酒闌客散,吉士叫家人取三十兩銀子奉酬,雷鐵嘴道:「別人不受謝儀,在下有受無卻以相取錢,以錢濟相,天下事當如是耳!」也不告辭,飄然而去。

第二十四回  香粉吟成擲地聲 塤篪唱徹朝天樂

心事一生誰訴,功名半點無緣。

欲拈醉筆譜歌弦,怕見周郎靦腆。

妝點今來古往,驅除利鎖名牽。

等閒拋擲我青年,別是一般消遣。

九月初八日發榜,卞如玉果然中式。吉士又忙了幾天。申公已出闈中,吉士忙去稟見。因申公兒子蔭之已成進士,分部學習,吉士一面道喜,申公一面賀功,因說道:「我已與慶大人議過,那赫致甫四姬不便奏請,只合分給有功將士。

據姚中軍申明從軍有功人員,只有呂又逵、何武未娶,餘剩二姬,當備先生閨房差遣。」吉士忙打恭回道:「不敢瞞大人,晚生已有一奄四妾,再不能構屋貯嬌,蹈赫公覆轍。」申公道:「也須想一個地方,安頓諸姬纔好。」吉士道:「這杜壟蒙兩大人敘功題奏,將來定沐天恩。


杜壞在潮時,曾與赫公二姬合同設計,內中寧無暖昧私情?可否求大人的恩典,二姬一齊賞了他罷。」申公連聲道好,忙傳杜壟分付。杜壞叩頭謝了。吉士回家,杜壟早領二人叩見,同冶容住在一處,輪流進內當差。

吉士的母親因如玉中了,定要他入贅過了,纔許進京會試。

吉士因與卞明商議定於十月初三入贅,十一月內起身。卻好賀新貴的喜酒纔完,朝廷恩旨又下:「慶喜、申晉俱加軍功一級。
霍武擢總兵,來京陛見簡放。馮剛等着該督撫以參將、游擊、守備,量纔委用。

李國棟、蘇芳着即來京供職。杜壞着該督撫以從九品補用。姚衛武恩贈原銜。胡成着革職來京待罪。

更恩免惠、潮二府明年租稅之半。」吉土得了此旨,即與匠山商議,轉求申巡撫奏請,情願以中書職銜家居,不願供職。申公允了。

後來題奏上去,自然恩准。李匠山、姚霍武擬與卞如玉一同起身。

轉瞬間,如玉吉期已到,吉士將蕙若的房移住正樓,巫雲、也雲即居樓下,將這東院六間與妹子居住,另開一層儀門,從東邊出入。一切嫁資等物,俱照阿珠舊例。新婚套話,概不必言。

過了五朝,吉士日日事忙,又值時邦臣去世,烏必元新署了番禺縣的菱塘司,先着人送銀助喪,自己卻往烏家奉賀。必元提起他兒子岱雲有書到來,”他在家開了一個酒米鋪,本錢就是你送他的。又娶了媳婦,並生下兒子了。只是我在這裡做官,弄了許多未完,不知作何歸楚。”

吉士道:「這點兒未完倒也不怕。聽得菱塘司是三千的缺,到了那裡,自然運轉得來,只是遠了一步,未免會少離多了。令愛也要歸寧,是我阻住了。
遲一日,在家奉餞之時,再叫他拜賀罷。」坐了一回,告辭出來,便往時家弔孝。邦臣沒有兒子,就是順姐一個女兒,向來與吉士見面的,因請他進去。順姐穿著一身重孝,拜謝過了。

延年再三畝坐,吉士因見茹氏也在裏邊,倒覺得不好意思,連忙起身,上轎回去。

卻好杜壟借補了甲子司巡檢,領憑赴任,伺候叩辭。

吉士進了書房,杜壞向前叩見,並稟明:「後日領了奔子起身,已都進府,替老太太、太太們磕頭,候大爺示下。」吉士道:「你如今做了官,便不是我的家人了,這也可以不必磕頭。只是你起身的盤費還可充裕嗎?」杜壞道:「蒙大爺照應,告訴藩司,又系軍功人員,一切上下用不滿二十兩銀子,這裡到甲子不到十天路程,不過百來兩銀子就夠了。」吉士道:「你那裡有什麼銀子?叫蘇興支二百兩銀子與你用去。」杜壟又打跧謝了。吉士道:「你雖是個小官兒,也是皇上的天恩,也管着許多百姓,第一不可貪財,第二不可任性。那甲子地方沿著海邊,現在洋匪未靖,前日督撫會議善後事宜,原要照舊募收鄉勇,須要格外優待,擒住洋匪,斷不可刁蹬他們。你不見從前這些官,廣府審出實情,一個個分別定罪麼?
只有吳同知沒人告他,倒題署了高州府。

可見做官的好歹日久自見,再瞞不過民情,最逃不過國法的。」杜壟答應了”是”。

吉士退入後邊,那冶容與品娃、品娙因老太太畝飯,分付巫雲、也雲相陪。見吉士進來,都上前叩頭。吉士叫丫頭賞些衣服、路菜之類,自己卻踱過如玉那邊,手談遣興。如玉說起:「進京在即,令妹自然仍住家中,伺候岳母。

弟意欲趁這幾天閒暇,同他回去拜過姑嫜,再上省來,祈大哥代弟轉稟岳母。」

吉士道:「這是正理,極該就去。妹丈一面定了日子,我稟母親,來回也不過十天罷了。」如玉道:「明日你令岳相邀,奉倍烏公。後日是楊公忌,準于十八日起身罷。」兩人下了一局棋,吃了一回酒纔散。

次日,因韓普、蔣心儀回省,他來拜過,吉士回拜了,纔與如玉至溫家赴宴。春才也要一同進京,吉士勸他說:「還是靜候幾年,得個知縣夠了,何必會試。」溫仲翁依了。直到晚上纔回。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