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永慶昇平傳 第 243 頁


四人搭着正往前走,忽聽前面說:「閒人閃開,少會總來也!」四人抬頭一看,正是二會總羅如虎。羅如虎乃是坐山雕羅文慶的第二個兒子,為人性情猛烈,心地誠實,正要下山,前去遊戲,急見對面四個人搭着一人,由對面而來,過去問道:「小子們,搭的是什麼?」四 ...
作者:貪婪道人 / 頁數:(243 / 345)

四人搭着正往前走,忽聽前面說:「閒人閃開,少會總來也!」四人抬頭一看,正是二會總羅如虎。羅如虎乃是坐山雕羅文慶的第二個兒子,為人性情猛烈,心地誠實,正要下山,前去遊戲,急見對面四個人搭着一人,由對面而來,過去問道:「小子們,搭的是什麼?」四個人趕緊放下說:「會總爺要問,方纔在外竹子城拿住一個奸細,名叫張大虎,要解送老寨主那裡。」羅如虎說:「我看看。」來至臨近,仔細一瞧,說:「哎喲!原來是我一個朋友張大叔。


小子們,把繩扣解開!」眾人不敢違背他,把大虎繩扣解開。張大虎睜眼一看,認得他是先在四方鎮店中遇見過的。羅如虎自己說:「這個人與我有一面之識,我要救他!」羅如虎生來血心熱腸。俗語說的不錯:「恩義廣施,人生何處不相逢;怨家免結,路逢險處須迴避。」那羅如虎吩咐手下人把張大虎攙起來。張大虎傷痕甚重,不能行走。羅如虎派人把張大虎搭到自己屋中去,說:「你老人家從哪裡來?」張大虎說:「我是從湖耳山來,要替我大哥王天寵報仇。」羅如虎說:「王大叔並未往這裡來,這裡也沒拿住什麼人,你叫別人冤了吧?」那張大虎說:「你既救下我這條性命,你急速把我送走,不可耽延時刻,恐怕睡多了夢長。」羅如虎說:「我明日就送你前往,今天我在這裡看著你,沒人敢害你。」張大虎說:「也好。」晚半天又給他要點吃的,張大虎也吃不下去。一夜晚景無話。

次日,叫家人打個笸籮,怕張大虎傷痕受了風,給他蓋上棉被,帶他手下十數個親隨人,派了四個人搭着張大虎,下了山坡,要了一隻戰船,出離了小竹子山。這船到平沙江的渡口,把船靠岸,眾人下船,搭着張大虎,羅如虎騎馬,打算把他送到大清營。方走到小慶雲山,只見大路之上來了六騎馬,正是胖馬馬成龍、瘦馬馬夢太、朱天飛、王天寵、顧煥章、高傑,騎馬正往前走。羅如虎看見,吩咐手下人:「把張大虎扔下,你我回去吧!」眾人這才扔下他走了。

王天寵等六個人來至臨近,各跳下坐騎,掀起棉被一看,正是笑面無常張大虎。王天寵見他這一身傷痕,心中難受,說:「賢弟,你為何落在這般光景?」張大虎此時被風一吹,傷痕都着了風了,迷迷離離,不省人事。王天寵一着急,就暈過去了,多虧馬夢太把他叫醒過來。這王天寵為人最熱,他是最疼張大虎這個人。

今日見張大虎身受重傷,一語不發,自己心中一慟。這才把笸蘿搭起來,六個人同送至鐵善寺,與侯化泰一處養病,求紀忠醫治。

這六人不敢耽延時刻,急速起身,上龍峒山打聽白少將軍的下落,順便要促拿蔡文增。六個人在道路之上觀看,真是山清水秀,地茂林豐,林中野鳥聲喧,山上野花媚人,一路觀玩不盡的景緻。天有平面之時,走的口乾舌燥,都是荒山野境,並無有鎮店村莊。高傑性情最急,說:「列位,天到這般時候,尚未用飯,人也餓了,馬也乏了,找個地方歇息吧!」馬成龍說:「你不要忙,咱們問一問哪有鎮店往哪裡去吧。」正說之際,忽見山上有一個樵夫,信口作歌而來。歌曰:山中青,山中青,萬緣不到好修行。眼前浮雲擎富貴,沿邊流水無昆橫。是是非非不找我,長長短短沒人爭。


惟有一時動情處,嶺頭一曲古英雄。

眾人聽罷,一個個心中一楞:此是隱居賢士也。你看這個樵夫雖是粗魯之人,尚通文墨。馬夢太跳下馬來,過去說:「借問樵夫兄,這裡哪有村莊鎮店?」樵夫用手一指,說:「此處離永善縣,順我手瞧,有三里之遙。轉過這一道山去,便是永善縣地面了。」六位英雄謝過樵夫,各自上馬,去往龍峒山而來。這一去,不知吉凶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四十三回

永善縣群雄遇險 墨金剛戲耍賊人

詞曰:賭,賭,賭,此病人生第一苦。尋貧窮,招欺侮。身家兩敗骨肉傷,良朋遠棄差為伍。

胖馬馬成龍、瘦馬馬夢太、朱天飛、王天寵、顧煥章、高傑這六個人問明了道路,一齊催馬往東南,過了山彎,再抬頭往南一看,見一座縣城正在眼前。六位到了關廂之內,見家家關門閉戶,街市之上人煙稀少,不甚熱閙。不是通衢大路,連一家店口都沒有。六個人正往前走,忽見上坡高搭天棚,掛着茶牌子、酒幌,周圍都是葦子札成花障兒。

天棚南邊一溜三張茶桌,北邊一溜三張茶桌。靠東房五間,裡面南邊是灶,北邊是櫃,明窗亮幾。往後是穿堂門,有後院,為的是往外看的真切。後面有棵垂楊柳,也有桌椅條凳。

靠天棚下邊有兩棵大柳樹,上面繫著絨繩,為是拴馬的所在。這六位英雄齊下坐騎,把馬拴好,一同進了這座飯鋪,在天棚底下北邊桌上落座。只見那邊過來一個小跑堂的,年有十七八歲,新剃頭,青腦瓜皮,漆黑的髮辮,白臉膛,俊傑人物;身穿半新不舊的雨過天晴半大毛藍布褂,直搭磕膝,藍布的中衣,漂白襪子,青布雙臉鞋,樂嘻嘻的來到六位跟前,說:「你們六位爺才來嗎?這天棚底下今日不賣座,有我們這裡一位大老爺在這裡請客定下的,不叫我們賣座。」高傑一聽,氣往上撞,說:「大老爺定下不叫賣座,你認識我不認識?」小伙計說:「我眼拙,不認識尊駕,未領教貴姓?」高傑說:「我是祖宗,比大老爺還大哪!」小伙計說:「大爺,你別生氣,我不敢專主,諸事都有一個先來後到。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