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說岳全傳 第 193 頁


苟非懷經天緯地之才,曷敢受調鼎持衡之任?今照奸臣秦檜,鬥筲之器,閭閻小人。獐頭鼠目,忖主意以逢迎;羊質虎皮,阿邪情而諂諛。豈有論道經邦之志,全無拯危扶溺之心。久占都堂,閉塞賢路。 傷殘猶剽掠之徒,負鄙勝穿窬之盜。既忝職居宰輔,而叨任處公 ...
作者:錢彩 / 頁數:(193 / 215)

苟非懷經天緯地之才,曷敢受調鼎持衡之任?今照奸臣秦檜,鬥筲之器,閭閻小人。獐頭鼠目,忖主意以逢迎;羊質虎皮,阿邪情而諂諛。豈有論道經邦之志,全無拯危扶溺之心。久占都堂,閉塞賢路。


傷殘猶剽掠之徒,負鄙勝穿窬之盜。既忝職居宰輔,而叨任處公台。惟知黃閣之榮華,罔竭赤心于左右。欺君罔上,擅行予奪之權;嫉善妒能,專起竄誅之典。

奸宄逾宜于莽、操,凶頑龍勝斯、高。復以梟獍為心,蛇蝎成性。忠臣義士,盡陷羅網之中;賊子亂臣,咸置廟廊之上。視本朝如敝履,通敵國若宗親。

奸心迷暗,受詭胡兀朮之私盟;凶行荒殘,害賢將岳飛之正命。悍妻王氏,不言隱豹,而言放虎之難;愚子秦熹,只顧貪狼,不顧迴鑾之幸。一家同情而穢惡,萬民共怒以含冤。雖僥倖免乎陽誅,其孽報還教陰受。

數其罪狀,書千張繭紙,不能盡其詳;究其愆尤,歷萬劫畜生,不足蔽其惡!合行榜示,幽顯成知。

胡迪寫完呈上。閻王看了讚道:「這生果然狂直。”胡迪稟道:「奸臣報應,生員已經目擊。但岳侯如此忠義被陷,不知此時在於何所?」閻王道:“只因狂生不知果報,故特令汝遍歷地獄。

已邀請岳侯、兀朮之魂,到此三曹對案。」

不一時,但見岳老爺隨着岳雲、張憲,又有一位番邦王子到來。閻王下殿迎接,接至殿上行禮,分賓主坐下。胡迪戰戰兢兢,不敢仰視,但見閻王道:「茲因狂生不知果報,妄云:『天地有私,鬼神不公!』即岳公、太子,猶未明前後諸因,故特請諸公到此三曹對案,以明天地鬼神秉公無私,但有報應輕重遠近之別耳。」遂將前事細細說了一遍。

又云:「岳公子、張將軍,亦系雷府星官應運下凡,不日亦有玉旨,加封歸位矣。」說完了,就命鬼卒:「往酆都帶秦檜出來!」不一時,秦檜披枷帶鎖,跪在殿前。閻君喝令牛頭馬面重打二十銅棍,打得鮮血淋漓,仍令押入地獄。閻王道:「請元帥、太子,各回本府。


胡迪雖狂妄無知,姑念勁義正直,如今果報已明,加壽一紀,放他回陽去罷!」當時岳王父子、兀朮,方纔明白往事,一齊辭別閻君。閻君親送下階,方纔歸殿。

只見功曹稟道:「胡迪來久,若再遲三刻,壞了軀殼,難以回陽,奈何!”閻王道:「既如此,可將急腳駒借與他乘去,勿誤時刻。」鬼卒即去牽過一匹馬來,不由分說,把胡迪扶上馬,加上一鞭,那馬如飛雲掣電一般跑去!嚇得胡迪驚惶失措,把繮繩扯住,緊緊的閉了雙眼,不敢開看,由着他騰空而走。倏忽之間,來到一座高山,胡迪微微開眼一看:「啊呀,不好了!」兩邊俱是萬丈深澗,中間只得一條窄路,嚇得坐不住鞍鞽,咚的一聲,跌下洞中。一身冷汗,驚醒來,身子卻睡在堂上。

但見合家男女圍着啼哭,正要下殮。胡迪道:“我已回陽,不必啼哭!」

合家男女好不歡喜,都各去了孝服。死了三日,重活轉來,真個是詫聞異事!胡迪坐起來,吃了些湯水,慢慢的將陰間所見之事細細說了一遍。眾人不勝驚駭道:「秦檜昨日方死,不道已在陰司受罪,真個可怕!」胡迪方知秦檜已死,越發敬信。

自此以後,齋僧佈施,廣行善事,也不圖功名富貴,安享田園,直活到九十多歲,無病而終。這些後話不表。

且說黃龍府金主完顏阿骨打駕崩,傳位與皇弟吳乞買。是時吳乞買崩,原立粘罕長子完顏凍為君。眾王子朝賀之後,兀朮迴轉府中,悶悶不樂。那日有睡夢之中,明明到陰司與岳飛在閻王殿上三曹對案。

他賦性本來是個粗莽的,閻王原說他不久就要歸位,不道錯聽了,道是不久就要正位。一覺醒來,細想夢中之事,自語道:「原來我是奉着玉旨下界,應有帝王之分。岳飛強違天意,故遭命喪。他今已死,中國還有何人擋我?不趁此時去搶宋室江山,等待何時?」隨入朝奏知,即同軍師哈迷蚩、參謀忽爾迷商定計策。

約同眾王子完顏乾等,並大元帥粘得力、張豹馬,提國元帥冒利燕,支國元帥迷特金,提國大將哈同文銀,提國元帥完黑寶,黑水國元帥干裡朵,共同起大兵五十萬,浩浩蕩蕩,殺進中原而來。但見:鐵騎如雲繞,塞滿關山道。弓隨月影彎,劍逐霜光耀。

笳笛征鴻起,濤聲鼙鼓敲。指日破京城,直向中原搗。

那些地方官員告急本章,猶如雪片一般的進朝告急。不知高宗作何主意,且聽下回分解。

第七十四回  赦罪封功禦祭岳王墳勘奸定罪正法棲霞嶺

詩曰:竊弄威權意氣豪,誰知一旦似冰消。人生禍福皆天理,天道昭昭定不饒!

話說秦檜夫人王氏,自從丈夫死後,日夜心神恍惚,坐臥不安。一日,獨自一個在房中,傍着桌兒,手托香腮,不知想著些甚事。忽有丫環進來稟道:「適纔有張元帥差人來報,說金邦四太子又起大兵五十萬,殺進中原,勢加破竹,十分厲害,將近朱仙鎮了。」王氏聽了,心中暗想:「岳飛已死,無人迎敵,宋室江山,決然難保。

我何不同了孩兒、家屬,悄悄逃往金邦,決有封贈,莫待他得了天下,落人之後。」正在暗想,忽然一陣陰風,吹得毛髮皆豎。舉眼一看,卻見牛頭馬面,引着一班鬼卒,赤髮獠牙,各執錘棍,將秦檜牽着,披枷帶鎖,走近前來,對王氏道:「我好苦呀!」王氏驚得魂飛魄散,索落落的抖個不住,冷汗直流。秦檜只說得一聲:「東窗事發了!」那鬼卒將鐵鎚向王氏背上一擊,王氏只大叫一聲,跌倒在地。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