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說唐    P 4


作者:佚名
頁數:4 / 0
類別:古典小說

 

說唐

作者:佚名
第4,共0。
於是楊素在隋主面前,說晉王好,東宮歹,一齊搬出。隋主十分聽信,皇后亦為晉王所惑,她認晉王為孝順,時時進些讒言,使太子如坐針氈。宇文述又打聽東宮有個幸臣,喚作姬戚,與段達相厚。宇文述符金寶托段達買囑姬戚,要何太子動靜。

自此積毀成山,按下不表。



  
且說靠山王楊林,統兵五萬,直抵冀州。那領兵前來攻打冀州的大將羅藝,字廉庵,父名允剛。北齊因他功高,遠封在燕山,世襲燕公。羅允剛中年早亡,羅藝年少,就襲了燕公之職。

他為人剛勇,能使一桿滾銀槍。夫人秦氏,乃親軍護衛秦旭之女,結髮二十年,尚未生子,甚是憂悶。當時羅藝夫婦,聞秦旭父子被楊林所困,盡忠死節,夫人一哭幾絶。後聞楊堅篡位,滅了周主,羅藝得了此報,正欲復仇,遂起兵十萬,進犯河北冀州等處。

忽報隋主着楊林領兵五萬前來,羅藝遂領兵前來迎敵。

那楊林的先鋒是四太保張開,七大保紀曾,二人正行,忽報羅藝兵馬擋住去路。張開聞報,飛馬向前,見陣前一員大將,面如滿月,髯鬚甚美,張開知是羅藝,便舉蛇矛,分心就刺,羅藝挺槍來迎,戰不數合,羅藝逼開蛇矛,扯起銀花鐧打來,正中後心,張開吐血伏鞍而走。紀曾大怒,舉斧劈來,羅藝回馬便走,紀曾在後追趕,羅藝看得親切,將坐騎一磕,那馬忽失前蹄,紀曾舞斧砍下,羅藝舉槍一晃,向紀曾咽喉一槍,挑于馬下。這是羅家「回馬殺手獨門槍」,羅藝揮兵殺來,有數裡之遙。

楊林大軍已到,聞得鐧打張開,槍挑紀曾,登時大怒。催兵前進,到了九龍山,紮下營寨。次日擺齊隊伍,親出營前對陣。

羅藝見楊林白麵黃眉,髭鬚三綹,勒馬橫槍,立於旗門之下,遂叫道:「楊林,你如何貪心不足,滅北齊,廢周主?今必欲滅你邦家,吾之願也。」楊林道:「羅將軍,你之所論,但知其一,不知其二。古云:‘天下非一人之天下,惟有德者居之。’而今天時在隋,故一戰而定北,再戰而平陳,四海咸平,邊疆敬服。


  

將軍雖有舊仇,亦只好待時而動,料不能再興齊室,何不歸我大隋,老夫自當保奏將軍,永鎮燕山,世守此職:不知將軍意下如何?」羅藝聞言,想了一想,就說道:「你要俺順隋,必依俺三件事,俺就順隋;如若不依,俺誓死不降。」楊林道:「將軍,是那三件事?」羅藝道:「我雖降隋,第一件:是俺部下兵馬,須聽俺調度,永鎮燕山;第二件:俺名雖降隋,卻不上朝見駕,聽調不聽宣;第三件:凡有誅戮,得以生殺自專。」楊林笑道:「將軍,此三件乃易事耳,都在老夫身上。」遂令三軍退回十里。

羅藝見楊林退兵,亦令三軍退十里。楊林道:「將軍不放心,老夫同將軍到燕山府,動表奏聞聖上,候旨下然後回去。」

羅藝大喜,同楊林並轡而行,及到燕山府,請楊林入城,大排筵宴,款待楊林。楊林忙修表章,令差官至長安奏上,隋主聞奏,即差竇建德賫詔到燕山府來。羅藝聞之,出城迎接天使,竇建德入城,開讀詔書:

奉天承遠皇帝詔曰:今據靠山王所奏,燕公羅藝,廉明剛勇,堪為冀北屏藩。今加封為靖邊侯,統本部強兵,永守冀北,聽調不聽宣,生殺自專,世襲所職,無負朕意。欽哉!謝恩!

羅藝接過聖旨,大排筵宴,厚待天使,又贈楊林、竇建德金銀綵緞,次日排酒長亭,與楊林餞別,親送十里而回。

那楊林、竇建德二人回朝,尚在路中,忽報登州海寇作亂,上岸搶劫居民。楊林聞報,對竇建德道:「汝且先回覆旨,老夫親往登州,剿滅海寇。」遂領兵望登州而來。那海寇聞知楊林兵到,不敢交戰,各各散去,楊林只撲個空。

但見那裡人煙稀少,城池倒壞,楊林十分嘆息。就上表奏聞,自願鎮守登州。叫軍士招集民工,整治府庫,修築城垣,不一年,把登州修得十分齊整,不在話下。

再說李淵當日不受晉王禮物,晉王不喜道:「我已內外都謀成,不怕你怎的!若我如願,必殺此老賊,方消我恨。」那楊素得了晉王厚禮,百般謗毀太子,又知文帝懼內,最聽婦人讒言,每每乘內宴時,在皇后面前,稱揚晉王賢孝,挑撥獨孤皇后。婦人見識淺簿,認以為真,常在文帝面前,冷言冷語,弄得文帝十分猜疑,常常遣人打聽太子消息。

到開皇三年十月,有東宮幸臣姬戚出首太子,說:「東宮叫師姥卜吉凶,道聖上忌在十八年,此期速矣!又于廄中養馬千匹,欲謀悖逆之事。」文帝聞言,料事已真,不覺大怒。即召太子,太子跪在殿下,宣讀詔書,廢太子為庶人,立晉王為太子,宇文述為護衛。東宮舊臣唐今臣、鄒文勝等,皆被楊素誑奏斬首。

朝廷側目,無敢言者。大夫袁旻,與文林郎楊孝政同奏道:「父子乃天性至親,今陛下反聽讒言,有傷天性。況太子這事,又無實據,今依臣奏,將楊素、姬戚以誣罪太子之事反坐,伏乞陛下邊斬楊素等,朝野肅清,臣等幸甚。」文帝聞奏大怒,將楊、袁二臣,並皆拿下,再無敢言者。

只有李淵上疏道:「太子所謀事情,俱無實據,又無對證。今既廢黜,不可加罪,還宜憫恤。」文帝覽疏,雖不全聽,卻給太子五品俸祿,終養于內苑。晉王見李淵這疏,一時大怒,即召宇文述、張衡什儀道:「這李淵明明是為斬張麗華之故,恐我懷恨,怕我為君,故上這疏。

必須殺此老賊,你我方得安穩!」張衡道:「殺李淵有何難哉!」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