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說唐    P 14


作者:佚名
頁數:14 / 0
類別:古典小說

 

說唐

作者:佚名
第14,共0。
此時眾人正在吃酒,忽見曹彥賓拿令箭入來,說:「本官令箭在此,要帶秦大哥後堂複審。」眾人聞說,不知何故,只面面相覷,全無主意。叔寶十分着急,曹彥賓道:「後堂複審,決無甚厲害,秦大哥放心前去。」叔寶無奈,只得隨彥賓來到帥府,彥賓將叔寶交羅春帶進,羅春領進後堂,上前繳令。

叔寶遠遠偷看,見羅公不似早堂威儀,坐在虎皮交椅上,兩邊站幾個青衣家丁,堂上掛着珠簾。只聽羅公叫秦瓊上來,家將引叔寶到階前跪下。羅公道:「秦瓊,你是那裡人氏?祖上什麼出身?因何犯罪到此?」叔寶暗想,他問我家世,必有緣故,便說道:「犯人濟南人氏,祖父秦旭,乃北齊親軍。父名秦彞,乃齊主駕前武衛將軍,可憐為國捐軀,戰死沙場。



  
止留犯人,年方五歲,母子相依,避難山東。後來犯人蒙本府抬舉,點為捕盜都頭,去歲押解軍犯,到了潞州,在皂角林誤傷人命,發配到大老爺這裡為軍。」

羅公又問:「你母親姓什麼,你可有乳名否?」叔寶道:「犯人母親寧氏,我的乳名叫太平郎。」羅公又問:「你有姑娘麼?」叔寶道:「有一姑娘,犯人三歲時,就嫁與姓羅的官長,後來杳無音信。」羅公大笑道:「遠不遠千里,近只近在目前。夫人,你侄兒在此,快來相認。」秦夫人聽得分明,推開帘子,急出後堂,抱住叔寶,放聲大哭,口叫:「太平郎,我的兒!你嫡親的姑娘在此!」

叔寶此時,不知就裡,嚇得遍身發抖:「呵呀!夫人不要錯認,我是軍犯。」羅公的起身來,叫聲:「賢侄,你莫驚慌!老夫羅藝,是你的姑失,這就是你姑娘,一些不錯。」叔寶此時,如醉方醒,大着膽上前拜認姑爹、姑母,也掉下幾點淚來,然後又與表弟羅成見過了禮,羅公吩咐家人,服侍秦大爺沐浴更衣,備酒接風。張公瑾眾人聞知,十分大喜,俱送禮來賀喜。

未知叔寶此後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八回  叔寶神箭射雙雕 伍魁妒賢成大隙


  

叔寶換了新衣,來到後堂,重新見禮,秦夫人喜笑顏開。羅公看叔寶人材出眾,相貌魁梧,暗暗喝采,便叫:「賢侄,老夫想你令尊,為國忘身,歸天太早,賢侄那時尚幼,可惜這兩根金裝鐧,不知落于何人之手?諒你秦家鐧法,不復傳于後世了。」叔寶道:「不敢瞞姑爹,當初父親赴難時節,就將金裝鐧託付母親,潛身避難,以存秦氏一脈。後來侄兒長成,賴有老仆秦安,教這家傳鐧法。

侄兒不才,略知一二。」羅公喜道:「賢侄,如今這鐧可曾帶來?」叔寶道:「侄兒在皂角林被禍,潞州知府認侄兒為響馬,這鐧當做兇器;還有馬匹箱子鋪蓋,認作盜臓,入了官了。」羅公道:「這不要緊,你將各項物件,並銀子多少,開一細帳,待我修書,差官去見蔡知府,不怕他不差人送來。」叔寶道:「若得姑爹如此用心,侄兒不勝感激。

今有解侄兒的兩個解差,尚未回去,明日就着他帶書,去見本府,豈非兩便?」羅公道:「說得有理。」

他們飲至更深方散。羅公即吩咐家人,收拾書房,請秦大爺安睡。叔寶來到書房,在燈下修書一封,致謝單雄信。又開一紙細帳,方纔去睡。

到次日起來,進內堂請姑爹姑母安。羅公就寫信一封,命叔寶出堂,着解差回潞州,見本府投下,叔寶奉命出帥府,竟到尉遲南家來。恰好金甲、童環正欲起身,一見叔寶來,與張公瑾眾人上前恭喜。叔寶道:「金、童二兄,欲回貴府,弟有書信一封,煩帶二賢莊交雄信兄。

另有細帳一紙,家姑夫手書一緘,煩兄送與太爺。」言訖,在袖中取出十兩銀子,說道:「碎銀幾兩,送與二兄路中買茶。」金甲、童環推辭不得,連書信收了,就起身作別,眾豪傑相送,叔寶送到城外,珍重而別。回到中軍,謝過眾友,然後進帥府,到後堂來稟姑爹,羅公點頭,吩咐擺酒,至親四人,相對開懷。

席間羅公講些兵法,叔寶應答如流,夫妻二人甚是歡喜。

當下酒散,叔寶回書房安睡,羅公對夫人道:「我看令侄人材出眾,兵法甚熟,意欲提拔他做一官半職。但下官從來賞罰嚴明,況令侄乃是配軍,到此無尺寸之功,若驟加官職,恐眾將不服。我意欲下教場演武,使令侄顯一顯本事,那時將他補在標下,以服眾心。不識夫人尊意如何?」夫人道:「相公主意不差。」那日羅公對叔寶說明就裡,秦瓊道:「可惜侄兒鐧在潞州,不曾取到。」

羅成道:「這不打緊,我的鐧借與表兄用一用吧!」叔寶說:「也好。」羅公就傳令五營兵將,整頓隊伍,明日了教場操演。次早,羅公冠帶出堂,放炮開門,眾將行禮。羅公上轎,下教場,隨後叔寶、羅成與眾將跟隨,一路往教場來,十分威武。

及到了教場,放起三個大炮,羅公到演武廳下轎,朝南坐定,眾將下見。五營兵丁,各按隊伍,分列兩行,羅公下令,三軍演武,一聲號炮,眾軍踴躍,戰馬咆哮,依隊行動,排成陣勢。將台上令字旗一展,兩聲號炮,鼓角齊鳴,人馬奔馳,殺氣漫天。又換了陣勢,吶喊搖旗,互相攻擊,有鬼神不測之妙。

及三聲號炮,一棒鳴金,收了陣勢,三軍各歸隊伍,眾將進前射箭,射中的磨旗擂鼓,不中的弔膽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