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說唐    P 22


作者:佚名
頁數:22 / 0
類別:古典小說

 

說唐

作者:佚名
第22,共0。
公子走到府門,那王老娘看見,一發喊叫要討女兒。公子道:「你女兒我已收用,你早早回去,休得在此討死!」王老娘大哭道:「我單生此女,已許人家了,快快還我。若不還我,我就死在這裡!」公子道:「既是這等說,我府門首死不得許多!」叫手下人攆他開去。眾人推的推,打的打,把王老娘打出巷口,關了柵門,憑他叫喊啼哭,那公子又帶了一二百名狠仆,街上閒撞,還想再撞出個有色的女子,搶來作樂。

此時已三鼓了。



  
再說叔寶一班豪傑,遍處玩耍,忽見一簇人在喧嚷,眾豪傑進前觀看,見一個老婦人,匍匐在地,放聲大哭。伯當問旁邊看的人道:「這婦人為何在街坊啼哭?」眾人道:「這老婦人因今夜帶女兒到街上看燈,撞見宇文公子,被公子搶了去。」叔寶道:「那個宇文公子?」眾人道:「是兵部尚書的公子。」叔寶道:「可就是射圃圓情的?」眾人道:「正是。」叔寶又問那婦人道:「你姓甚麼?住在那裡?」老婦人道:「老身姓王,住在宇文老爺府後。」叔寶道:「你且回去,那個宇文公子,在射圃踢球,我們贏他綵緞銀花,有數十件在此。待我尋着公子,贖你女兒還你。」老婦聞台,叩頭四拜,哭回家去。

叔寶問眾人道:「搶他女兒,可是真麼?」眾人道:「希罕搶他一個?那公子見有姿色婦人,不論縉紳庶民,都要搶去,百般淫污。他們的父母丈夫,會說話的,次日進去,婉轉哀求,或者還他。不會說話的,衝撞了他,即時打死,丟在夾牆,誰敢與他索命?」叔寶聽了,競忘李靖之言,恨恨不平,就動了打的念頭。又問道:「那公子如今在那裡?」眾人道:「那公子不是好說話的,惹着他有命無毛,你問他怎的?我看列位雄赳赳,氣昂昂,只怕惹禍。」叔寶道:「我們是外鄉人氏,不知底里,問他怎麼樣行頭,若中途遇著,我們也好迴避。」未知眾人說出甚麼話來,且聽下回分解。

第十四回  參社火公子喪身 行弒逆楊廣篡位

眾人見叔寶問宇文公子怎麼樣行頭,就說道:「那公子的行頭太多哩!他養着許多亡命之徒,每人拿一根齊眉棍,有一二百個在前開路,後邊都是會武藝的家將,真刀真槍,擺着社火。公子騎着馬,馬前都是青衣大帽管家。長安城內,這些勛衛府內家將,扮得什麼社火,遇見公子,當場舞來。舞得好,賞賜花紅,舞得不好,用棍打開。


  

列位若遇著,避他為是。」叔寶道:「多承指教了!」

眾豪傑聽了此語,個個摩拳擦掌,扎縛停當,只在長安西門外御街道上找尋。等到三更中忽見宇文公子來了,果然短棍有一二百,如狼牙相似,自己穿了艷服,坐在馬上,背後擁着家丁。眾豪傑觀看明白,就躲在路旁,正要尋出事來,恰恰前面探子來報說:「夏國公竇爺府中家將,有社火來參。」公子問道:「什麼故事?」他回說:「是‘虎牢關三戰呂布’。」公子着他舞來。眾社火舞了些時,及舞罷,公子道:「好!」賞了眾人去。叔寶高叫道:「還有社火來參!」說罷,五個豪傑竄進來喊道:「我門是‘五馬破曹’。」叔寶拿兩條金鐧,王伯當兩口寶劍,齊國遠兩柄金錘,李如珪一條竹節鋼鞭,柴嗣昌兩口寶劍,那鞭鐧相撞,發出叮噹嗶啄之聲,只管舞過來。

旁觀之人,重重疊疊,塞滿街衢。

齊國遠想道:「此時打死他不難,只是不好脫身,除非是燈棚上放起火來。這百姓救火要緊,就沒阻攔我們了!」便往屋上一竄,公子只道這人要從上邊舞將下來,卻不防他放火。叔寶見火起,料止不得這件事,將身一縱,縱于馬前,舉鐧照公子頭上打去。那公子跌下馬來,登時殞命。

眾家人叫道:「不好了!把公子打死了!」各舉刀槍棍棒,齊奔叔寶打來。叔寶掄動雙鐧,那個是他敵手?打得落花流水。齊國遠就燈棚上跳下來,掄動金錘,逢人便打,眾豪傑一齊動手,不論軍民,盡皆打傷。打得東倒西歪,裂開一條血路,齊奔明德門來。

那巡視京營官宇文成都,聞知此事,吃了一驚,遂發令閉城,親身趕來。叔寶當先揮鐧打去,宇文成都把二百斤的流金鐺,往下一攔,鐧打着鐺上,把叔寶右手的虎口都震開了,叫聲:「好傢伙!」回身便走。王伯當、柴嗣昌、齊國遠、李如珪四個好漢,一齊舉兵器上來,被宇文成都把鐺往下一掃,只聽得叮叮噹當,兵器亂響,四個人身子搖動,几乎跌倒。叔寶趕快取出李靖的包兒,打開一看,原來是五粒赤豆,便裡室一拋,就叫:「京兆三原李靖」。

連叫三聲,只見呼的一聲風響,變了叔寶五人模樣,竟往東首敗下去了,把叔寶五人的真身隱過。那宇文成都縱馬望東趕來。叔寶五人乘機向明德門外逃走。那些進城看燈的嘍囉們見百姓狂奔叫喊,知道城中出了亂事,就連忙走出城來,向看馬的嘍囉說道:「列位,想是爺們五個在城內闖了禍,打死什麼人。

你們幾個牽馬到大路上伺候。幾個有膂力的同我們去按住城門,不要被守門的官將城門關了。」眾人都道:「說得有理。」十數個大漢到城門首,幾個故意要進城,互相扭扯,便打起來,把門的軍土都被推倒了。

那巡視京營官的軍令下來,要關城門,如何關得?這時眾豪傑恰好逃到了城門邊,見城門未關,便有生路,齊招呼出門。眾嘍囉看見主人齊到了,便一哄而散,搶出城門。見自己馬在路旁,各飛身上馬,一齊奔向臨潼關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