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說唐    P 23


作者:佚名
頁數:23 / 0
類別:古典小說

 

說唐

作者:佚名
第23,共0。
眾人至承福寺前,嗣昌要留叔寶在寺,候唐公的回書,叔寶道:「怕有人知道不便。」還囑咐他把報德祠毀去。說罷,就舉手作別,馬走如飛。將近少華山,叔寶對伯當道:「來年九月二十三日,是寡母六十壽誕,賢弟可來光顧。」伯當、國遠與如珪都道:「弟輩自然都來拜機。」叔寶也不入山,各各分手,自回家去。

卻說長安城內,殺得屍積滿街,血流通地,百姓房屋,燒燬不計其數。宇文述聞報愛子被響馬打死,五內皆裂,說道:「我兒與響馬何仇,被他們打死?」家將稟道:「因小爺酒後與王氏女子作戲玩耍,其母哭訴于響馬,響馬就行兇,將小爺打死。」宇文述大怒,就叫家將把琬兒拖出儀門,亂棍打死,並差家將前去,把王老娘一家盡行殺死。又令緊隨小爺的家將,把響馬的年貌衣飾,一一報來。



  
家將道:「那響馬共有五人,打死公子的,身長一丈,年紀二十多歲。穿青色衣服,舞着雙鐧。」宇文述就叫幾個善寫丹青的,把響馬的年貌衣服,畫了圖形,四面張掛緝獲,不題。

再說太子楊廣,既謀奪了哥哥楊勇東宮,又逼去了李淵,他生平做怕獨孤娘娘。不料開皇元年娘娘也崩了,斯時無所畏忌,奢華好色之心,漸漸發起。那文帝因獨孤娘娘身死,沒人拘束,寵幸了兩個絶色,一個是宣華陳夫人,一個是容華蔡夫人;朝政漸漸不理。

仁壽四年,文帝年紀高大,當不起兩把斧頭,四月間已成病了。因令楊素營建仁壽宮,就在仁壽宮養病。到了七月,病勢漸漸不起,尚書仆射楊素、禮部尚書柳述、黃門侍郎元岩,三人值夜閣中,太子入宿太寶毆上。宮內是陳、蔡二夫人服侍,太子因侍疾,兩個都不迴避。

蔡夫人容貌十分美麗,陳大人比之更勝,況他是陳高宗之女,生長錦繡從中,說不盡的齊整。太子見了,魂消魄落,要闖入官去調戲他,因他侍疾時多,不得湊巧。



  
一日,太子入宮問疾,遠遠見一麗人出宮,又無個宮女跟隨。太子舉目一看,卻是陳夫人,為要更衣,故此獨自出來。太子喜得心花大放,暗想:「機會在此時矣!」吩咐從人不要隨來,自己急急趕上。陳夫人看見,吃了一驚道:「太子到此何為?」太子道:「夫人,我終日在禦榻前,與夫人相對,神情飛越。

今幸得便,望乞夫人賜我片刻之歡。」陳夫人道:「太子,我已托體聖上,名分所在,豈可如此?」太子道:「夫人,情之所鍾,何名分之有?」就把陳夫人緊緊抱住,求一接唇,陳夫人竭力推拒。正在不可解之際,只聽得一聲傳呼道:「聖旨宣陳夫人。」此時太子知道留他不住,道:「不敢相強,且留後會。」

夫人喜得脫身,神色驚慌,要稍俟喘息寧靜入宮,又恐文帝索取藥餌,如何敢遲?只得走到禦榻前面。文帝怪其神色有異,因問何故。此時陳夫人欲要把這件事說知,恐文帝着惱,病加沉重,但一時沒有遮飾,只說得一聲:「太子無禮!」帝聞此言,不覺大怒,把手在榻上敲了幾下道:「畜生,何足以付大事?獨孤誤我!」即宣柳述、元岩進宮。太子心中不安,走在宮門打聽,聽得文帝怒罵,又聽得宣柳述、元岩,不宣楊素,知有難為他的意思,急奔來尋張衡等一班計議。

張衡等見太子來得慌張,只道文帝崩駕。及至同時,方知為陳夫人之事。張衡道:「事既如此,只有一件急計,不得不行了!」太子忙問何計?張衡附耳道:「如此,如此。」

急見楊素慌慌張張走來道:「殿下不知因甚事懺了旨,聖上宣柳述、元岩撰詔,去召太子楊勇。他二人已在撰詔,只待用寶印賫往濟寧。他若來時,我們都是他仇家,怎生是好?」太子附耳道:「張衡已定一計,說如此如此。」楊素聽了道:「如今也不得不如此了!」就催張衡去做。

又假一道聖旨,着宇文化及帶校尉到撰詔處,將柳述、元岩拿住,說乘上彌留,不能將順,妄思擁戴,將他下了大理寺獄。再傳旨說:「宿衛兵士勞苦,暫時放散。」就令郭衍帶領東宮兵士,守定各處官門,不許內外人等出入,泄漏宮中事務。又矯詔去濟寧召太子楊勇,只說文帝有事,宣他到來,斬草除根,眾人遂分頭去做事。

此時文帝半睡問道:「柳述、元岩,寫詔曾完否?」陳夫人道:「還未見呈進。」文帝道:「完時即便用寶,着柳述飛遞去。」言訖,只見外邊報太子差張衡侍疾,帶了二十餘太監,闖入宮中,先吩咐當值內侍道:「太子有旨,你們連日辛苦,着我帶這些內監更替。」又對禦榻前這些宮人道:「太子有旨,將帶來這些內監承應,爾等也去歇息/這鶴宮女因承值久廠,巴不得偷閒,聽得吩咐,一齊都出去了。

惟有陳夫人、蔡夫人仍立在禦榻前。張衡走到榻前,也不叩頭,見文帝昏昏沉沉,就對二位夫人道:」二位夫人也暫迴避。「這兩個夫人乃是女流,沒甚主意,只得離了禦榻,在閣子後坐了。但又放心不下,即着宮人在門外打聽。

過了一個時辰,那張衡洋洋的走出來道:」啟上二夫人,聖上已歸天了!適纔還是這等守着,不報太子知道?"又吩咐各宮嬪妃,不得哭泣,待奏過太子來,舉哀發喪。正是:

變起蕭牆人莫識,空將舊恨說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