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說唐    P 24


作者:佚名
頁數:24 / 0
類別:古典小說

 

說唐

作者:佚名
第24,共0。
這些宮妃嬪女,雖然疑惑,卻不敢說是張衡謀死。那張衡忙走來見太子與楊素,說道:「恭喜大事畢了!」太子聽了改愁為喜,就令傳旨,着楊素之弟楊約,提督京師十門,郭衍為右鈴衛大將軍,管領行宮宿衛,及護從車駕人馬;宇文成都升無敵大將軍,管轄京師各省提督軍務。秘不發喪。

不數日,有濟寧大將軍楊通,保廢太子楊勇,到長安城外安營。楊廣假文帝旨,召楊勇夫妻父子三人進城,其餘不准入內。及至楊勇賺進城中,父子二人同被縊死。因見蕭妃有國色,楊廣乃納為妃子。



  
楊通一聞此事,大怒不息,領部下十萬雄兵,返回濟寧,自稱嚇天霸王。按下不表。

當下文帝駕崩時,並無遺詔,太子與楊素計議,叫誰人作詔,然後發喪?楊素保舉伍建章為人鯁直,眾臣信服,如召他來,令他作詔,頒行天下,庶不被眾臣謗議。太子見說,即差內監前去宣召。

那伍建章一生忠直,不交奸黨,這日在府,聞皇帝已死,東官亦亡,大哭道:「楊廣聽信奸臣,謀害父兄,好不可恨!」忽見家人來報說:「太子差內監,宣老爺即刻就往。」建章出見內監道:「公公請回,我打點就來。」內監告別,回覆太子。伍建章拜辭家廟與夫人,乃麻巾衰絰,進見太子,痛哭不止。

太子諭之曰:「此我家事耳,先生不必苦楚!取禦筆來,先生代孤寫詔,當裂土分封。」建章將筆大書:「文皇死得不明,太子無故屈死!」寫畢,擲筆于地。太子一看,大怒道:「老匹夫,孤不殺你,你卻來傷孤。」命左右推出斬首。

建章高聲罵道:「你弒父縊兄,人倫大變,天道不容。今日又要殺我,我生不能啖汝之肉,死必勾汝之魂。」左右不由分說,把伍建章斬首宮門外。就與楊素等商議發喪,假為遺詔,命太子楊廣即皇帝位,頒行天下。



  
當時太子取一個黃金小盒,內藏同心彩結,差內侍送與陳夫人,至晚就在陳夫人宮中宿了。

七月丁未,文帝晏駕,至甲寅,諸事皆備。次日,楊素先輔太子,在梓宮側舉哀發喪,群臣皆衰絰,依着班次送殯。然後太子換吉服,拜告天地祖宗,換冕冠,即大位,群臣都換朝服入賀,大赦天下,改元大業元年,稱為煬帝。在朝文武,各進爵賞。

就差宇文化及,帶了鐵騎,圍住伍府,將閤門老幼,盡行斬首。可憐伍建章一門三百餘口個個不留,只逃走了馬夫。那馬夫名喚伍保,一聞此情,逃出後槽,離了長安,星夜往南陽,報與伍雲召老爺去了。

煬帝又追封東宮為房陵王,以掩其謀害之跡。斯時宇文述與楊素,俱怕伍雲召在南陽,思欲斬草除根,忙上一本道:「伍建章之子云召,官封侯爵,鎮守南陽,勇冠三軍,力敵萬人。若不早除,必為大患,望陛下遣兵討之,庶無後憂。」煬帝準奏,即拜韓擒虎為征南大無帥,麻叔謀為先鋒,化及之子成都,在後接應,點起雄兵六十萬,即日興師。

韓擒虎等領命出朝,望南陽發進。未知此去勝負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十五回  雄闊海打虎顯英雄 伍雲召報仇集眾將

再說伍建章之子云召,身長八尺,面如紫玉,目若朗星,聲如銅鐘,力能舉鼎,萬夫莫敵,擁雄兵十萬,鎮守南陽,是隋朝第五條好漢,夫人賈氏,生一位公子,才方周歲。一日,伍雲召在金頂太行山打圍,來至山邊,叫軍士安營,擺下圍場,各理鷹犬,追兔逐鹿。此山周圍有數百餘裡,山中有一大王,姓雄名闊海,本山人氏,身高一丈,腰大數圍,鐵面虯鬚,虎頭環眼,聲若巨雷。使兩柄板斧,重一百六十斤,兩臂有萬斤氣力。

在本山落草,聚集嘍囉數千,打家劫舍,往來商客,不敢單身行走,是隋朝第四條好漢。這日因山中錢糧缺少,他即令眾頭目各帶嘍囉下山,到各處打劫往來客商。眾頭目得令,帶著嘍囉下山去了。

那雄闊海就換便服,走出寨門,望山下而來。行到半山,見林中跳出兩隻猛虎,撲將過來。闊海上前雙手擎住,那兩隻虎動也不敢動,將右腳連踢幾腳,舉手將虎望山下一丟,那虎撞下山崗而死。又把一隻虎,一連幾拳打死。

這名為「雙拳伏兩虎」。那伍雲召在山上打圍,望見前村有一好漢,不消片時,將兩虎打死。便吩咐家將,上前相請,家將領命上前,大則:「壯士慢行,我老爺相請。」闊海就問:「你老爺是何人?」家將道:「我老爺是南陽侯伍老爺。」闊海心中暗想:「伍老爺乃當世之英雄,無由進見,今來相請,是大幸了!」就隨家將來到營前,入營進見雲召,朝上一揖。雲召看此人,相貌堂堂,威風凜凜,即出位迎接道:「壯上少禮,請問壯土姓甚名誰?那裡人氏?作何生理?」闊海道:「在下姓雄名闊海,本山人氏,作些無本經紀。」雲召道:「怎麼叫做無本經紀?」闊海道:「只不過在山中聚集嘍囉,白要人財帛,故叫做無本經紀。」伍雲召笑道:「本帥見你雙拳打虎,定是一個豪傑。

本師回府,意欲為你進表招安。同為一殿之臣,你意下若何?」闊海道:「多謝元帥。」雲召道:「本帥今日欲與你結拜為兄弟。」闊海道:「在下一介鹵夫,怎敢與元帥結拜?」雲召道:「說那裡話來!」即吩咐家將擺着香案,雲召年長一歲,拜為哥哥,闊海拜為兄弟。

立誓後日要患難相扶,若有私心,天地不容。拜畢,雲召道:「賢弟,你回山中守侯,待哥哥回到南陽,修本進朝,招安便了。」闊海謝道:「多謝哥哥!」二人告別,闊海自回山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