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封神演義 第 156 頁


按讚收藏   

楊戩躬身辭了公主,駕土遁而行。未及盞茶時候,又落在低澤之旁。楊戩偏生要待此術,為何又落?只見澤中狂風大起:楊塵播土,倒樹催林;濁浪如山聳,渾波萬疊侵。乾坤昏慘慘,日月暗沉沉。 一陣搖松如虎嘯,忽然吼樹似龍吟;萬竅怒號天噎氣,飛沙走石亂傷 ...
作者:陳仲琳 / 頁數:(156 / 298)

楊戩躬身辭了公主,駕土遁而行。未及盞茶時候,又落在低澤之旁。楊戩偏生要待此術,為何又落?只見澤中狂風大起:楊塵播土,倒樹催林;濁浪如山聳,渾波萬疊侵。乾坤昏慘慘,日月暗沉沉。


一陣搖松如虎嘯,忽然吼樹似龍吟;萬竅怒號天噎氣,飛沙走石亂傷人。

話說楊戩見狂風大作,霧暗天愁,澤中旋起二叄丈水頭;猛然開處,見一怪物,口似血盆,牙如鋼劍,大呼一聲:「那裡生人氣?跳上岸來。」兩手捻叉來取。楊戩笑曰:「好孽畜,怎敢如此?」手中,急架相還,未及數合;楊戩發手,用五雷訣一聲響,霹靂交加,那精靈抽身就走。楊戩隨後趕來,往前跳至山腳下,有斗大一個石穴,那精往裡面鑽去了。

楊戩笑曰:「是別人不進來,遇我憑你有多大一個所在,我也走走。」喝聲:「疾!」隨跟進石穴中來,只見裏邊昏暗不明,楊戩借叄昧真火,現出光華,照耀如同白晝;原來裡面也大,只是一個盡頭路。觀看左右,並無一物;只見閃閃灼灼,一口叄尖兩刃刀,又有一包袱紮在上面。楊戩連刀帶出來,把包袱打開一看,是一件淡黃袍。

怎見得?有贊為證:淡鵝黃,銅錢厚,骨突雲霞光透屬,戊己按中央;黃鄧鄧大花袍,渾身上下金光照。

楊戩將袍抖開,穿在身上,不長不短,把刀和紮在一處,收了黃服;方欲起身,只聽的後面大呼曰:「拿住盜袍的賊!”楊戩回頭,見兩個童兒趕來。楊戩立而問曰:「那童子那個盜袍?」童子曰:“是你。」

楊戩大喝一聲:「吾盜你的袍?把你這孽障,吾修道多年,豈犯盜賊。」

二童子曰:「你是誰?”楊戩曰:「吾乃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門下楊戩是也。」二人聽罷,倒身下拜:“弟子不知老師到,有失迎迓。」


楊戩曰:「二童子果是何人?”童子曰:“弟子乃五夷山金毛童子是也。」

楊戩曰:「你既拜吾為師,你先往西岐去,見姜丞相就說:「吾往夾龍出去了。」」金毛童子曰:「倘姜丞相不納如何?」楊戩曰:「你將此,連刀袍都帶去,自然無事。」二童辭了師父,借水遁往西岐來。

正是:玄門自有神仙術,腳踏風雷咫尺來。

話說金毛童子至西岐,尋至相府前,對門官曰:「你報丞相說:「有二人求見。」”門官進來:「啟丞相!有二道童求見。」子牙命來,二童人見子牙,倒身下拜:“弟子乃楊戩門徒金毛童子是也。家師中途相遇,為得刀袍,故先着弟子來,師父往夾龍山去了;特來謁叩老爺。」

子牙曰:「楊戩又得門人,深為可喜,留在本府聽用。”不提。且說楊戩駕土遁,至夾龍山飛雲洞,見了懼留孫便下拜,口稱:“師叔。」

懼留孫忙答禮曰:「你來做甚麼?”楊戩道:「師伯可曾不見了困仙繩?」懼留孫慌忙站起曰:「你怎麼知道?」楊戩曰:「有個土行孫同鄧九公來征伐西岐,用的是困仙繩,將子牙師叔的門人,拿入商營,被弟子看破,特來奉請師伯。」懼留孫聽得。怒曰:“好畜生!你敢私自下山;盜吾寶貝,害吾不淺。楊戩你且先回西岐,我隨後就來。」

楊戩離了高山回到西岐。至府前入見子牙,子牙問曰:「可是困仙繩?」

楊戩把收金毛子事,誤入青鸞鬥闕,見懼留孫的事,說了一遍。子牙曰:「可喜你又得了門下。」楊戩曰:「前緣有定,今得刀袍,無非賴師叔之大德,主上之洪福耳。」且言懼留孫吩咐童子:「看守洞門,候我去西岐走一遭。」童子領命不提。道人駕縱地金光法,來至西岐。

左右報與子牙曰:「懼留孫仙師來至。”子牙迎出府來,二人攜手至殿行禮坐下。子牙曰:“高徒屢勝吾軍,我亦不知,後被楊戩看破,只得請道兄一行,以完道兄昔日助燃燈道兄之雅,末弟不勝幸甚。」

懼留孫曰:「自從來破「十絶陣」回去,並未曾檢點此寶,豈知是這畜生,盜在這裡作怪,不妨,須得如此如此,頃卻擒獲。」子牙大喜。

次日子牙獨自乘四不象,往成湯營門前後,觀看鄧九公的大營,若探視之情形;只見巡營探子報入中軍:「啟元帥!姜丞相在轅門外私探,不知何故。”鄧九公曰:“姜子牙善能攻守,曉暢兵機,不可不防。」

傍有土行孫大喜曰:「元帥放心;待吾擒來,今日成功。”土行孫暗暗走出轅門,大呼:“姜子牙你私探吾營,是自來送死,不要走。」

使手中棍照頭打來,子牙仗手中劍,急架來迎;未及叄合,子牙撥轉四不象就走,土行孫隨後趕來,祭起困仙繩,又來拿子牙。他不知懼留孫駕着金光法,隱於空中,只管接他的。土行孫意在拿了子牙,早奏功回朝,要與鄧嬋玉成親;此正是意欲迷人,真性自昧,只顧拿人,不知省視前後;一路只是祭起困仙繩,不見落下來,也不思忖,只顧趕子牙;不止一里,把繩子都用完了,隨手一摸,直至沒有了,方驚駭。土行孫見勢頭不行,站立不趕,子牙勒轉四不象,大呼曰:「土行孫敢至此再戰叄合否?”土行孫大怒,拖棍趕來,轉過城垣,只見懼留孫曰:「土行孫那裡走。」土行孫□左「手」右「台」頭見是師父,就往地下一鑽;懼留孫用手一指:「不要走。」只見那一塊土,比鐵還硬,鑽不下去。懼留孫趕上,一把抓住頂瓜皮,用困仙繩,四馬攢蹄困了,擒着他進西岐城來。眾將知道擒了土行孫,齊至府前來看,道人把土行孫放在地下,楊戩曰:“師伯仔細,莫又走了他。」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