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粉妝樓全傳 第 1 頁


新刻《粉妝樓全傳》小序 羅貫中所編《隋唐演義》一書,售于世者久矣,其敘次褒公鄂公與諸勛臣世業,炳炳磷磷,昭若晨星,令千載而下,猶可高瞻遠矚,慨然想其人,故謂官有世功,則有官族。乃閲唐史,惟徐敬業討武曌 ...
作者:羅貫中 / 頁數:(1 / 110)

新刻《粉妝樓全傳》小序


羅貫中所編《隋唐演義》一書,售于世者久矣,其敘次褒公鄂公與諸勛臣世業,炳炳磷磷,昭若晨星,令千載而下,猶可高瞻遠矚,慨然想其人,故謂官有世功,則有官族。乃閲唐史,惟徐敬業討武曌音zhao4一檄,膾炙人間,其他忠臣孝子亦復不鮮,未有如此之盛傳矣。

予前過廣陵,聞上俗有《粉妝樓》舊集,取而觀之,始知羅氏纂輯,而什襲藏之,未有出以示人者也。予既喜其故家遺俗猶有存者,而又喜其書中洋洋溢溢。所載忠男烈女,俠士名流,慷慨激昂,令人擊節歌呼,幾于唾壺欲碎。卒之,鋤奸削佞,斡轉天心,使人鼓掌大笑,雖曰年湮世浸,徵信無從,然推作者命意,則一言盡之曰:不可使善人無後,而惡者反昌之心耳。

嗚呼!世祿之家鮮克由禮,而秦羅諸舊族乃能世篤貞忠,服勞王家,繼起象賢,無忝乃祖乃父。此固褒鄂諸公樂得有是子而有是孫,即千載以下,亦樂得有是人也。余故譜而敘之,抄錄成軼,使後世人有同嗜好者,于簧燈蕉雨之暇,調琴詩酒之餘,少助晝永宵長之岑寂耳。第恐此書遺存既久,難免魚魯相訛,愛重加釐正,艾繁雍蕪,付之剖撅,以為勸善警邪之,一道雲。

道光壬辰孟春竹溪山人識

主要人物表

主要人物表 羅 增 羅成之後,世襲越國公。

羅 燦 羅增長子,綽號粉臉金剛。

羅 琨 羅增次子,綽號玉面虎。

秦 雙 秦瓊之後,世襲褒國公。

李逢春 李靖之後,世襲衛國公。禮部尚書。

尉遲慶 尉遲恭之後,世襲鄂國公。

程 鳳 程咬金之後,世襲魯國公。

柏文連 陝西西安府都指揮使。

馬成龍 雲南貴州府知府,封定國公,後拜定邊。

徐 鋭 郝國公。

段 忠 保國公。

李 全 鎮江府參將。

秦 環 秦雙之子,綽號金頭太歲。

程 佩 程鳳之子,綽號八眼虎。

尉遲寶 尉遲慶之子,綽號南山豹。

徐國良 徐鋭之子,綽號北海龍。

李 定 李全之子,綽號小溫侯。

馬 瑤 馬成龍之子,綽號九頭獅子。

馬金錠 馬成龍之女,後為羅燦妻。

柏玉霜 柏文連之女,後嫁羅琨。

程玉梅 程鳳之女,後嫁羅琨。

祁巧雲 祁子富之女,後嫁羅琨。

謝靈花 升仙觀觀女,後嫁羅琨。

秋 紅 柏玉霜使女,後為羅琨側室。

裴天雄 裴元慶之後,鷄爪山義軍主帥,綽號鐵閻王。


謝 元 謝應登之後,鷄爪山義軍軍師,綽號賽諸葛。

胡 奎 江湖豪傑,後為鷄爪山義軍主將,綽號賽元壇。

魯豹雄 鷄爪山義軍首須,綽號獨眼重瞳。

孫 彪 鷄爪山義軍首領,綽號過天星。

王 坤 鷄爪山義軍首領,綽號兩頭蛇。

李 仲 鷄爪山義軍首領,綽號雙尾蝎。

龍 標 獵戶,綽號穿山甲。

趙 勝 江湖好漢,綽號瘟元帥。

孫翠娥 趙勝妻,綽號母大蟲。

王 越 江湖好漢,綽號獨角龍。

吏 忠 江湖好漢,綽號金面獸。

洪 恩 艄公,綽號鎮海龍、狗臉。

洪 惠 洪恩之弟,綽號出海蚊。

王 俊 馬府家將,綽號飛毛腿。

盧 宣 臥虎山真人,人稱賽果老。

盧 龍 盧宣之子,綽號獨火星。

盧 殻 盧宣之侄,綽號毛頭星。

戴 仁 盧宣外甥,綽號巡山虎。

戴 人 戴仁之弟,綽號守山虎。

齊 紈 盧宣心腹,綽號個孟嘗。

齊 欹 盧宣心腹,綽號賽孟嘗。

楊 春 江湖好漢,綽號錦毛獅子。

石 忠 江湖好漢,綽號金錢豹。

章 宏 沈府家人,後投羅家。

章 琪 章宏之子。

王 氏 章宏之妻。

沈 謙 文華殿大學士,右丞相。

沈廷芳 沈謙之子。

沈廷華 沈謙之侄,江南總督。

米 順 沈謙妹丈,吏部尚書。

錢 來 沈謙表弟,兵部尚書。

吳 林 沈謙學生,戶部尚書。

吳 法 沈謙學生,刑部尚書。

雍 灘 沈謙學生,工部尚書。

謝 恩 沈謙內弟,通政司使。

錦上天 沈廷芳隨從。

米 良 鎮江府定海將軍。

米中粒 米良之子。

米中砂 米良之侄。

侯 氏 柏文連之妻。

侯 登 侯氏之侄。

主 估 幼羊中揍

王 虎 沈廷華帳下大將。

康 龍 沈廷華帳下大將。

馬 通 錢來帳下大將。

王 順 錢來帳下大將。

沙 龍 番兵主帥。

「八虎」 沙龍的八個兒子:沙雲、沙雷、沙雹、沙露、沙

電、沙委、沙霖、沙震,均為番兵主將。

木花姑 番兵主將。

耶律福 番邦太子。

第一回   系紅繩月下聯姻 折黃旗風前別友

詩曰:

光陰遞嬗似輕雲,不朽還須建大勛。

壯略欲扶天日墜,雄心豈入弩駘群。

卻緣否運姑埋跡,會遇昌期早致君。

為是史書收不盡,故將彩筆譜奇文。

從來國家治亂,只有忠佞兩途。盡忠叫為公忘私,為國忘家,常存個致君的念頭,那富貴功名總置之度外。及至勢阻時艱,仍能守經行權,把別人弄壞的局面從新整頓一番,依舊是喜起明良,家齊國治。這才是報國的良臣,克家的令子。惟有那奸險小人,他只圖權震一時,不顧罵名千載。卒之,天人交怒,身敗名裂;迴首繁華,已如春夢,此時即天良發現,已悔不可追,從古到今,不知凡幾。

如今且說大唐一段故事,出在乾德年間。其時,國家有道,四海昇平,那一班興唐世襲的公侯,有在朝為官的,有退歸林下的,這都不必細表。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