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青樓寶鑑 第 1 頁


導讀 上海這個地方,唐代屬華亭縣①管轄,當時這一帶人煙稀少,還沒有形成村落。到了宋代,居民逐漸增多,才設置了上海鎮。元至元二十九年公元1292年,終於設置了上海縣,縣治在今天 ...
作者:韓邦慶 / 頁數:(1 / 202)

導讀


上海這個地方,唐代屬華亭縣①管轄,當時這一帶人煙稀少,還沒有形成村落。到了宋代,居民逐漸增多,才設置了上海鎮。元至元二十九年公元1292,終於設置了上海縣,縣治在今天的莘莊鎮。

這是一部寫於晚清光緒年間的長篇「狎邪小說」,主要描寫當時上海十里洋場中的妓女生活,同時也涉及嫖客們所活動的那個階層即官場、商界以及名士、名流中形形色色的人物,客觀地反映了清末上海租界畸形社會的真實面貌。

妓女生活,特別是當時上海租界裡的高級妓女與嫖客之間的關係,並不是簡單地用一個「性」字就可以概括的。實際上其中包含了煙賭嫖酒、坑蒙拐騙,各種罪惡,應有盡有;一方面是花天酒地,紙醉金迷,一方面則是淒慘酸楚,血淚斑斑。因此表面上看起來小說寫的雖然都是「飲食男女」的瑣碎事情,卻對於瞭解當時那個社會具有極強的現實意義。同類的小說在當時就有很多,但以這一部寫得最好,是魯迅先生評定為「清末狎邪小說」的「壓卷之作」,在中國小說史上有其一定的地位。

這部小說在一百多年前出版之初,即曾在社會上引起過轟動效應,但由於是用吳語方言寫的,離開以寧波、上海、蘇州為直徑的這個範圍之內,大多數人根本無法理解。現由對賣淫問題素有研究的著名通俗小說作家吳越用普通話加以改寫,並適當加一些註釋,供非吳語區的文學愛好者閲讀。

書後附有各名家對《海上花》的評介文章及原作者的序跋等,以供參考。書內的128 幅精彩石印插圖,系清代畫家所作原書未署作者姓名,不但構圖精美,而且如實描繪了當時各個階層人物的衣着神態以及市井建築特別是妓院中的佈置擺設等風貌,頗具社會學價值,現在根據原書複製,以餉讀者。

第一回 

趙樸齋咸瓜街訪舅 洪善卿聚秀堂做媒


話說清朝光緒年間,有一年早春,過了正月還不久,是二月十二日的巳末午初時分,上海華洋交界的陸家石橋附近,有個年輕的鄉下人,身穿月白竹布長衫,外罩金醬寧綢馬褂,東張西望地從橋堍快步走上橋來。這個鄉下人也許是初來上海,揚着腦袋直眉瞪眼地只顧看那街上橋下的景緻,不留神跟一個中年行人撞了個滿懷,仰天一交跌倒。恰巧那天早上下過雨,橋面上還有積水,免不得把他長衫的下襬沾了些泥漿。那後生一骨碌爬了起來,一手拉住了中年人就亂嚷亂罵起來。那中年人再三分說是他撞了自己,他也不聽。倆人一閙,不免圍攏一些閒人來看熱閙,也驚動了身穿青布號衣的中國巡捕,過來查問。

那後生說:「我叫趙樸齋,要到咸瓜街去。哪裡來的這個冒失鬼,撞了我一個屁股墩兒。您看,連馬褂上都是泥漿了,我要他賠!」

中年人正要分說,那巡捕卻笑着說:「剛纔的事兒,我都看見了。你們倆的話,我也都聽見了。人撞人的事情,還不是兩個人都不小心?我勸你們就算了吧!以後可得留神!」

那中年人聽巡捕這麼說,點點頭顧自走了。趙樸齋拎着濕淋淋的下襬,發急說:「我是出門來作客的,這叫我怎麼去見我舅舅?」圍觀的人轟然大笑起來。那巡捕也笑着說:「你不會到茶館裡去打盆水先擦擦?」

一句話提醒了趙樸齋,正好這邊橋堍就有個近水茶館,當即進去占了個靠街的座位,叫堂倌打一盆洗臉水來,先擦了臉,接着細細地擦乾淨身上的泥漿,這才坐下來喝茶。等到快要乾了,付了茶錢,又多給了幾個小費,趕緊起身,直奔縣城內咸瓜街中市,找到了永昌參店的招牌,踱進石庫門內,高聲問:「洪善卿先生在店裡嗎?」小伙計急忙招呼,問明了姓名來意,去裡面通報。趙樸齋進了橋堍的近水茶館,叫堂倌打一盆洗臉水來,細細地擦乾淨身上的泥漿。

這種石庫門房子,用條石砌成大門框,兩扇黑漆的加厚木板門,是當時上海中等人家最流行的建築款式,大都是三層,進門是一個小天井,正對大門是客堂,客堂後面是廚房。通常大都作為住家,臨街的石庫門房子,也有樓下開店樓上住家的。

趙樸齋的舅舅洪善卿,長一張刀削臉、兩隻爆眼睛,本籍蘇州人氏,世代以參茸為業,舉家遷來上海已經二十多年,所開參店,生意還算興隆。

洪善卿聽說外甥來了,忙迎了出來。樸齋行過了禮,倆人就在欄櫃外面的客座上坐下。小伙計送上煙茶。

善卿笑呵呵地說:「幾年不見,長得這麼高大了。要是在街上碰見,都不敢認啦!記得你今年才十七歲,是不是?你娘可好?你是什麼時候到上海來的?你娘一起來了嗎?」

樸齋回答說:「我是昨天坐船到的上海,住在寶善街悅來客店。我娘沒來,叫我代她給舅舅請安!」

善卿問到來意,樸齋說:「我娘說我年紀一年比一年大了,總在家裡獃着也不是事兒,就叫我到上海來找舅舅,看有什麼合適的買賣學着做做。」善卿說:「這話倒是不錯,只是如今上海灘上的買賣也不是那麼好做的。你今年十七歲了,當學徒年紀已經太大,當老闆好像還太小,當夥計你又沒有學過,幹什麼都外行,插不進手。只好等一等,看有什麼適合你做的事情沒有。」

樸齋想想,這話也是實情,只好道謝,托舅舅隨時注意。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