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青樓寶鑑 第 2 頁


說話間,聽得天然幾上自鳴鐘連敲了十二下。善卿叫過小伙計來,吩咐單獨開飯。不一會兒,搬上四個盤兩個碗,還有一壺酒,甥舅二人就在外店堂對坐共飲,閒話些年景收成和親戚鄰里的近況。善卿說:「記得你還有個妹妹,如今也長大了吧?可有許配人家?」樸齋說: ...
作者:韓邦慶 / 頁數:(2 / 202)

說話間,聽得天然幾上自鳴鐘連敲了十二下。善卿叫過小伙計來,吩咐單獨開飯。不一會兒,搬上四個盤兩個碗,還有一壺酒,甥舅二人就在外店堂對坐共飲,閒話些年景收成和親戚鄰里的近況。善卿說:「記得你還有個妹妹,如今也長大了吧?可有許配人家?」樸齋說:「妹妹今年也十五歲了,還沒有許親。」善卿問:「家裡還有什麼人?」樸齋答:「就我們娘兒仨,還有個女傭人。」善卿說:「人口少,開銷也省。」樸齋說:「一年的田祖,節省一些,也勉強夠用了。」


兩個人邊吃邊談,善卿說:「你一個人住在客店裡,沒人照應,我不大放心。上海這地方,專好欺負鄉下人。你還是搬到家裡來住吧。」樸齋生怕住在舅舅家裡受到管束不得自在,忙聲辯說:「不用了。我有個米行裡的朋友,叫張小村,也到上海來做生意,跟我住在一起,我們就互相都有照應了。」善卿聽了,沉吟說:「既然你有朋友住在一起,也就算了。不過起居飲食、銀錢衣服都要格外當心。這樣吧,一會兒我跟你一起到客棧去認識一下你的那位朋友,當面再托托他。」

倆人吃過了飯,擦了臉,小伙計撤走了殘湯剩水,善卿把一隻水煙筒遞給樸齋說:「你坐一會兒,我還有點兒小事兒,辦完了就跟你一起到寶善街去。」樸齋點頭答應。善卿顧自進裏屋去了。樸齋獨自坐著悶頭抽菸,直等到兩點鐘過後,善卿方纔出來,先跟柜上交代了幾句,這才和樸齋一起出了大門。

倆人出門兒向北過了陸家石橋,叫了兩輛東洋車①,一直拉到寶善街悅來客店門口停下。善卿付了車錢,樸齋就把善卿帶進了棧房。那同住的張小村已經吃過中飯,床上鋪着大紅絨毯,擺着閃閃發亮的煙盤,正吸得煙霧騰騰的。見趙樸齋同洪善卿一起走進房來,料想必定就是他舅舅,忙丟下煙槍起身廝見。洪善卿拱手先問:「尊駕可是姓張?」張小村答:「正是。老伯可是善卿先生?」善卿說:「豈敢,豈敢!正是在下。」小村說:「未曾過府問候,倒勞老伯枉顧,實在失禮! 」

① 東洋車──即人力車,由於從日本傳來而得名。也叫「洋車」、「黃包車」。

倆人謙遜了幾句,對面坐定。趙樸齋取一隻水煙筒遞給舅舅。善卿說:「舍甥初次到上海,全仗提攜照應。」小村說:「小侄年輕,也是什麼事兒都不懂。既然一起來了,無非是互相照應而已。」又說了幾句客套,善卿放下了水煙筒,小村就讓他到床上去抽鴉片煙。善卿說聲「不會」,繼續坐著聊天。

兩個生意中人,聊了幾句買賣上的事情,一聊就聊到了堂子、倌人①上去,說得眉飛色舞,津津有味。


① 堂子、倌人──堂子,即妓院;倌人,即妓女。「妓女」一詞,不同的時代、地區、場合,有許多不同的稱呼。北方地區一般當面稱「姑娘」,背後稱「窯姐兒」。本書沿用原著的稱呼,一者可以體現出地方色彩,二者後文還有「清倌人」沒有接過留宿客人的妓女和「紅倌人」已經接過留宿客人並且走紅的妓女這一類派生詞無法表達。

張小村多次來過上海,對棋盤街一帶的堂子、倌人還挺熟的。善卿剛說起西棋盤街聚秀堂有個倌人叫陸秀寶的還不錯,小村就說閒着也是閒着,不妨去打個茶圍②解解悶兒。樸齋坐在一邊兒,聽他們說要到堂子裡去,就有點兒坐不住了。正好小村遞過水煙筒來,就在他耳邊小聲說了幾句。小村回頭笑着跟善卿說:「樸兄也想到堂子裡去見識見識,您看,怎麼樣?」善卿考慮到樸齋年紀還太小,跟自己又是甥舅的關係,不覺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好半天沉吟不語。小村笑着打圓場說:「樸兄到上海來學做買賣,早晚也是生意中人;要是連堂子裡的規矩都不懂,往後怎麼應酬?」善卿笑着點了點頭,不言語了。

② 打茶圍──到妓院去喝茶,和妓女調情。具體細節詳見下文。

樸齋見舅舅已經默許,忙着催小村收起煙盤動身。小村換了了一套簇新的行頭①,頭戴瓜棱小帽,腳登京式鑲鞋,身穿銀灰杭綫長袍,外罩寶藍寧綢馬褂,再把脫下來的衣裳一件件都疊好收起,這才與善卿揖讓同行。

① 行頭──本指傳統戲曲中盔、帽、蟒、靠、帔、官衣、褶子、靴、鞋等服裝,用來指一般人的衣着,略含貶義。

樸齋拽上房門,隨手鎖了,跟着善卿、小村出了客店。轉了兩個彎,就到西棋盤街,見一家大門上用鐵管子撐着一盞八角玻璃燈,上寫「聚秀堂」三個朱紅大字。善卿招呼小村、樸齋進去,外場②認得善卿,忙喊:「楊媽,莊大少爺的朋友來了。」樓上答應了一聲,接着就是登登登一路腳步聲到樓梯口迎接。

② 外場──妓院裡看門打雜沏茶送水的龜奴。

三人上樓,楊媽見了說:「洪大少爺,請屋裡坐!」一個十三四歲的大姐兒③,早打起帘子等候。不料屋裡先有個人橫躺在榻床④上,摟着個倌人正在調笑;見善卿進房,這才推開倌人,起身招呼。又向小村、樸齋也拱一拱手,隨口問了一聲「尊姓」。善卿代為回答了,又轉身對小村介紹說:「這位是莊荔甫先生。」小村也拱拱手,說聲「久仰」。

③ 大姐兒──妓女的年輕女仆。又分跟隨出局和屋裡干雜活兒兩種。

④ 榻床──狹長而較矮的床,一般只供白天躺臥休息或抽鴉片時用。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