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青樓寶鑑 第 5 頁


話音兒未絶,那王阿二已經上樓來了。樸齋也就不再言語。阿二一見小村,就躥過去嚷着說:「好哇,你騙我不是?你說回去兩三個月,直到這會兒才來!是兩三個月嗎?只怕你說回去兩三個月,直到這會兒才來!是兩三個月嗎?只怕有兩三年了吧?我叫張媽到客店裡去找 ...
作者:韓邦慶 / 頁數:(5 / 202)

話音兒未絶,那王阿二已經上樓來了。樸齋也就不再言語。阿二一見小村,就躥過去嚷着說:「好哇,你騙我不是?你說回去兩三個月,直到這會兒才來!是兩三個月嗎?只怕你說回去兩三個月,直到這會兒才來!是兩三個月嗎?只怕有兩三年了吧?我叫張媽到客店裡去找過你好幾次,都說是沒回來,我還不相信呢!隔壁郭姥姥也來看過你,都說你不會回來了。你的嘴是不是放屁?說的話有一句做到嗎?我倒是準備好了,你要是再不來,乾脆跟你幹上一場,且看是誰輸誰贏!」小村忙陪笑央告說:「你別生氣,聽我跟你說!」就湊在阿二耳朵邊輕輕地嘀咕。說不到三四句,阿二忽然跳了起來,沉着臉說:「你倒真精,想把濕布衫給別人穿上①,你自己好溜,是不是?」小村發急說:「不是,不是,你聽我把話說完了嘛!」


① 把濕布衫給別人穿上──比喻把麻煩事兒推給別人。小村領着樸齋到新街盡頭一間,跨進門口就是樓梯,只有半間樓房,狹窄的很。

王阿二滾在小村懷裡不依不饒,小村嘰嘰咕咕地跟她不知分說些什麼,只見小村邊說邊往這邊努嘴。王阿二回頭瞟了樸齋一眼,接着小村又小聲說了幾句。阿二問:「那麼咋辦呢?」小村說:「我是外甥打燈籠──照舊!」

王阿二這才罷了,站起身來剔亮了燈台,一邊問樸齋尊姓,一邊從頭到腳仔細打量。樸齋被她看得不好意思起來,轉過臉去裝作看牆壁上的屏條。這時候,一個半老徐娘,一手提把水壺,一手托兩盒煙膏,蹭上樓來。見了小村,也說:「啊喲,張先生嗎!我還只當您不來了呢!還算是個有良心的。」阿二說:「呸!他要是有良心,狗也不吃屎了!」小村笑着說:「我來了倒說我沒良心,從明天起不來了。」阿二也笑着嗔他說:「你敢!」

說笑間,那半老徐娘已經把煙膏放進煙盤裡,點上了煙燈,沏上了茶,提起水壺管自下樓去了。阿二靠在小村身邊,燒起煙來;見樸齋獨自坐著,就說:「到榻床上來躺躺嘛!」


樸齋巴不得有這一聲,隨即在煙榻下首躺下。看阿二做好一個煙泡,裝在槍上遞給小村,唏溜溜地直吸到底。又做了一個,小村也吸了。做到第三個,小村說:「不抽了。」阿二就調過槍嘴來遞給樸齋。樸齋抽不慣,剛抽了半口,斗門就堵住了。阿二接過煙槍去用簽子捅開,遞給樸齋再抽,又堵住了。阿二斜着眼睛嗤地一笑。樸齋慾火剛剛升起,被她一笑,心裡越發癢癢的。阿二拿簽子打通煙眼,替他把火,樸齋趁勢捏住她手腕。阿二抽回手去,在他大腿上使勁兒擰了一把,擰得樸齋又疼又酸又舒服。

樸齋抽完了一個煙泡,偷眼去看小村,只見他閉着眼睛,朦朦朧朧地似睡非睡。樸齋低聲叫:「小村哥!」連叫兩聲,小村只搖手不答應。阿二說:「正在過癮呢,隨他去吧。」樸齋也就不叫了。

王阿二乾脆挨近樸齋身邊來,拿簽子給他做泡燒煙。樸齋心裡熱得像火炭一般,只是礙着小村,不敢動手,光是目不轉睛地傻瞧著。見她雪白的臉蛋兒,漆黑的眉毛,亮晶晶的眼睛,紅艷艷的嘴唇,真是越看越愛,越愛越看。阿二見他這個勁頭,笑問:「你看什麼?」樸齋想說又不敢說,也嘻着嘴笑了。阿二知道他是個沒有開過葷的愣頭青,看他那種靦腆的樣子,心裡直覺得好笑。裝上煙,把槍頭塞到樸齋嘴邊說:「哪,抽吧!」自己起身,從桌上取過茶來喝了一口。回身見樸齋不抽菸,就問:「要不要喝口茶?」說著,就手把半杯剩茶遞給他。慌得樸齋一骨碌爬了起來,雙手來接,卻正好跟阿二面對面地撞上了,淋淋漓漓地潑了一身茶水,几乎連茶杯都打翻了,引得阿二放聲大笑起來。這一笑把小村笑醒了,揉着眼問:「你們笑什麼?」阿二見小村愣頭愣腦的樣子,拍手彎腰,更加笑個不住。樸齋也跟着笑了一陣子。

小村坐起身來打了個哈欠,對樸齋說:「咱們走吧!」樸齋心知他是為這煙不過癮,要緊着回去,只得說「好」。小村又跟阿二輕聲地說了好些話,這才下樓。樸齋跟腳也要走, 阿二一把拉住樸齋的袖子,悄悄兒地說:「明天你一個人來。」

樸齋點點頭,忙跟上小村,一起回到悅來客店。小村的癮沒過足,還要抽菸,樸齋先自睡下。躺在被窩兒裡,想想王阿二臨別時情意纏綿,也算是有點兒緣分,可是又丟不開陸秀寶:秀寶畢竟比阿二要標緻些;想要兼顧,無奈銀錢又不多。這個想想,那個想想,翻來覆去的,怎麼也睡不着。等到小村抽夠了煙,出灰洗手,收拾要睡,樸齋卻又披衣坐起,取水煙筒抽了好幾口煙,再躺下去。這一回卻不知不覺睡着了。

一覺睡醒,已經是早上六點鐘。看看小村,打着微微的鼾聲,睡得正香。樸齋獨自起身,叫店裡夥計打水洗了臉,想到街上去吃點兒早點,順便閒逛逛,就把房門掩上,踱出店來。

出了寶善街,在石路口長源飯店吃了一碗二十八個錢的大肉麵。由石路轉到四馬路,東張西望,見前面不遠就是尚仁裡。聽說尚仁裡都是長三書寓,就轉了進去隨便瞧瞧。只見衚衕裡家家門口貼著紅紙箋條,寫着倌人的姓名。其中有一家,石刻的門坊,掛着黑漆金書的牌子,寫的是「衛霞仙書寓」五個大字。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