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青樓寶鑑 第 7 頁


小村答應了。樸齋又央善卿代請兩位。荔甫說「那麼去請陳小雲吧。」善卿說:「一會兒我隨便碰到誰,就跟他一起來好了。」說著,站了起來:「現在我先去辦點兒事兒,六點鐘再來。」樸齋再三拜託。 秀寶送善卿走出房間。莊荔甫隨後追上,叫住善卿說:「你碰 ...
作者:韓邦慶 / 頁數:(7 / 202)

小村答應了。樸齋又央善卿代請兩位。荔甫說「那麼去請陳小雲吧。」善卿說:「一會兒我隨便碰到誰,就跟他一起來好了。」說著,站了起來:「現在我先去辦點兒事兒,六點鐘再來。」樸齋再三拜託。


秀寶送善卿走出房間。莊荔甫隨後追上,叫住善卿說:「你碰見陳小雲,替我問一聲:黎篆鴻那兒的東西,是不是拿去了?」善卿點頭答應,下樓走了。

第三回 

喝乾醋阿金遭責打 吃花酒善卿兩頭忙

洪善卿出了西棋盤街,恰好有一輛空洋車拉過,就坐了上去,一直拉到四馬路西薈芳裡。停下車,打發了車錢,進了衚衕口沈小紅書寓,站在天井裡就喊「阿珠」。一個老媽子從樓窗口探出頭來往下一看,說:「喲,是洪老爺呀,快請上來。」善卿問:「王老爺在這裡嗎?」阿珠說:「沒來過。有三四天沒來了。不知道他在哪裡。」善卿說:「我也好幾天沒見到他了。先生①呢?」阿珠說:「先生坐馬車兜風去了。您上樓來坐會兒吧。」善卿已經轉身出門,隨口回答:「不了。」阿珠還在探身招呼:「見到了王老爺,跟他一起來呀!」

① 先生──對「長三」的尊稱。因為她們的身份表面上是「說書先生」。


善卿從同安裡穿出三馬路,到公陽裡周雙珠家。走進客廳,只有一個打雜的喊了聲「洪老爺來了」,樓上也不見答應。善卿上樓,四處靜悄悄的。自己掀帘子進房,竟不見一個人。善卿在榻床上坐下,周雙珠這才從對面房間裡款款地出來,手裡還拿着水煙筒。見了善卿,笑着問:「昨兒晚上你從保合樓出來,到哪兒去了?」善卿說:「我回家去了。」雙珠說:「我只當你和朋友打茶圍去了,叫阿金她們等了你好久,你倒回家去了。」善卿笑着說聲:「對不起!」

雙珠也笑着,就坐在榻床前面的一張小凳子上給善卿裝水煙。善卿伸手要接,雙珠說:「別動,我裝你抽。」說著,把水煙筒嘴兒湊到善卿嘴邊。善卿正就雙珠手上抽水煙,忽然大門口傳來一陣叫罵聲,接着吵吵閙閙地擁到客堂裡,劈劈啪啪地打起來了。善卿吃驚地問:「怎麼回事兒?」雙珠說:「又是阿金兩口子,白天黑夜地吵個沒完沒了。阿德保也不好。」

善卿走到樓窗口往下張望,只見阿金揪着她男人阿德保的辮子要拉,卻拉不動,反被阿德保抓住阿金的髮髻往下一摁,直摁到地面上。阿金趴在地上掙不起來,還氣呼呼地嚷着:「你打,你打,讓你打!」阿德保也不吱聲兒,屈一條腿壓在她背上,提起拳頭來,擂鼓似的從肩膀直捶到屁股,打得阿金殺豬也似的狂叫起來。雙珠聽不過,在窗口邊往下喊:「你們這算是幹什麼?不要臉啦?」樓下眾人拉的拉,勸的勸,阿德保這才放手。雙珠兩手扶着善卿的肩頭,笑着說:「別去看他們。」說著,將他的身子扳過來,把水煙筒遞到他手上。

過了一會兒,阿金上樓來,噘着嘴,滿臉淚痕。雙珠說:「整天整夜吵個沒完沒了,也不管有沒有客人在這裡。」阿金說:「他把我的皮襖拿去當了,還打我。」說著又哭了起來。雙珠說:「還有什麼可說的?你自個兒聰明點兒,也就不會吃眼前虧了。」

阿金沒話可說,取出茶碗來,撮上茶葉;自去客堂裡坐著哭。接着阿德保提着水壺進房來。雙珠問:「你為什麼打她?」阿德保笑着說:「三先生還有什麼不知道的?」雙珠說:「她說你把她的皮襖當了,可有這回事兒?」阿德保冷笑兩聲說:「三先生,你去問問她看,前天收上來的一注會錢①到哪裡去了?我們送老大去學生意,要用五六塊大洋,叫她拿會錢來,她拿不出來了。所以我只好拿件皮襖去當來四塊半洋錢。想想真要氣死人!」雙珠說:「入會的錢,也是她自己掙的,難道你不許她用?」阿德保笑着說:「三先生也挺明白的,她要是真花了,倒也算了。她哪兒是花了?就是扔進黃埔江裡,還聽得見點兒響聲呢;她的錢扔出去,可是連一點兒響聲也沒有哇!」

① 會錢──「會」指「單刀會」,是當時下層社會籌集小額款項的一種形式:由「會頭」發起組織一支會,每人每月各出多少錢,頭一注集中的錢由「會頭」使用,以後每月集中的錢抽籤決定使用者的先後次序。

雙珠聽他這樣說,微笑不語。阿德保沏了茶,又擰了手巾把兒,這才下樓去。善卿挨近雙珠,悄悄兒問:「阿金一共有多少姘頭?」雙珠忙搖手說:「你別多羅嗦了。你不過說著玩兒,要是讓阿德保聽見了,又要吵翻了天!」善卿說:「你還替他瞞什麼?我多少也知道點兒。」雙珠大聲地說:「別瞎說了,坐下來,我跟你說幾句話。」

善卿依言坐下,雙珠說:「我媽可曾跟你說起過什麼?」善卿低頭一想:說:「是不是要買個討人②?」雙珠點頭說:「說好了,五百塊大洋呢!」善卿問:「人長得還漂亮嗎?」雙珠說:「快要來了。我還沒有見過,想來比雙寶總漂亮點兒吧?」善卿問:「房間鋪在哪裡?」雙珠說:「就是對面那間房,叫雙寶搬到樓下去。」善卿嘆口氣說:「雙寶也是個要強的姑娘,就吃虧在太老實上,不會做生意。」雙珠說:「我媽為了雙寶,也花出去不少錢了。」善卿說:「你也該照應她一些,勸你媽看開點兒,譬如做好事。」

② 討人──指鴇母買來的稚妓,有別于親生女兒和「自混兒」有自由身的妓女,與鴇母是搭伙兒、拆賬的關係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