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青樓寶鑑 第 8 頁


正說著,聽得樓下一路腳步聲,直響進客堂裡,有人連聲喊:「來了,來了!」善卿忙又走到樓窗口去看,原來是一個大姐兒叫巧姐兒的,跑得氣喘吁吁,指手劃腳地在那裡說話。 善卿聽了幾句,才知道是新買的那個討人來了,就和雙珠倆人趴在窗檯上等候。不多一 ...
作者:韓邦慶 / 頁數:(8 / 202)

正說著,聽得樓下一路腳步聲,直響進客堂裡,有人連聲喊:「來了,來了!」善卿忙又走到樓窗口去看,原來是一個大姐兒叫巧姐兒的,跑得氣喘吁吁,指手劃腳地在那裡說話。


善卿聽了幾句,才知道是新買的那個討人來了,就和雙珠倆人趴在窗檯上等候。不多一會兒,雙珠的生母周蘭攙着一個姑娘,進門上樓,一直走到善卿面前,嘻嘻地笑着說:「洪老爺,您看看我們的小先生,還可以嗎?」善卿故意上前去打個照面。巧姐兒在旁邊教她:「叫洪老爺。」她就含含糊糊地叫了一聲,卻羞得轉過臉去,徹耳通紅。善卿見她那種羞人答答的處子風韻,真正可憐可愛,忙正色說:「好極了!恭喜,恭喜!發財,發財!」周蘭滿臉帶笑地說:「謝謝您的金口玉言。只要她多長點兒眼力勁兒、機靈勁兒,也像她們姐妹三個一樣,就好了。」嘴裡說,手指着雙珠。

善卿回頭向雙珠一笑。雙珠說:「姐姐嫁了闊佬,敢情是好了。如今剩下我一這沒人要的,還得您養到老死哩,有什麼好哇?」周蘭呵呵地笑着說:「你有洪老爺呢!你嫁了洪老爺,比雙福還要好一倍哩。洪老爺,您說對不?」

善卿只是笑。周蘭又說:「洪老爺先給起個名字吧。等她會做生意以後,雙珠就給您了。」善卿說:「名字嘛,就叫周雙玉,好不好?」雙珠說:「還有好聽點兒的沒有?都叫『雙』什麼『雙』什麼的,不叫人討厭麼?」周蘭說:「周雙玉,這個名兒就不錯。咱們行院人家①,要名氣響些才好。起名叫周雙玉,上海灘上隨便哪個,一看見牌子就知道她是周雙珠的妹妹了,總比別的名字好些。」巧姐兒在一旁笑着說:「倒有點兒像大先生的名字。周雙福、周雙玉,聽起來可不是差不多?」雙珠笑着說:「你們知道什麼叫差不多!陽台上晾着一塊手絹兒,你去替我拿來。」

① 行院人家──妓家的自稱,也叫「門戶人家」。

巧姐兒走了以後,周蘭攙着雙玉到對面房間裡去了。善卿見天色已經晚了下來,也要走。雙珠說:「幹嗎那麼著急呀?」善卿說:「我要去找個朋友。」雙珠站起身,待送不送的,只囑咐說:「一會兒你要是回家去,先來一趟,別忘了。」


善卿答應着走出房來。走到樓梯口,隱隱聽到亭子間②裡有人在低聲飲泣。從帘子縫兒裡一瞧,原來是周蘭早先買的討人周雙寶,正淌眼抹淚兒地面壁坐著。善卿想安慰她幾句,就掀帘子進去,搭訕着說:「雙寶,一個人在這裡幹什麼?」雙寶回頭一看,見是善卿,忙起身陪笑,叫了聲「洪老爺」,就低頭不語了。善卿又問:「是不是你要搬到樓下去了?」雙寶點了點頭。善卿說:「下面的房間倒比樓上的要方便得多。」雙寶卷弄着衣角,還是不說話。善卿不便跟她深談,只說:「你閒下來有工夫了,常到樓上姐姐房裡去坐坐,聊聊閒天兒。」雙寶輕聲答應。善卿返身出來,雙寶送到樓梯口自回。

② 亭子間──上海舊式樓房中的小房間,位置在後樓,一般下面都是廚房,上面則又是陽台。洪善卿給周蘭新買的討人起名周雙玉,堂子裡打雜的立刻就在門口掛出了芳名牌去。

洪善卿出了公陽裡,往東轉彎,到了南晝錦裡中祥發呂宋票店①,只見管賬的先生胡竹山正站在門口觀望。善卿上前廝見,胡竹山忙請進裡面。善卿也不坐下,只問:「小雲在這裡嗎?」胡竹山說:「剛纔朱藹人來請他,倆人一起出去了,看樣子是吃局②。」善卿當即改邀胡竹山說:「那麼咱們也吃局去。」胡竹山連連推辭。善卿不由分說,死拉活拽同往西棋盤街來。到了聚秀堂陸秀寶房裡,見趙樸齋、張小村、還有一個客人,估計可能是吳松橋,一問果然不錯。胡竹山跟這些人都不認識,各通姓名後揖讓就座,隨便閒談。

① 呂宋票店──票店,也叫「票號」、「票莊」、「錢莊」或「匯兌莊」,是當時銀行業興起之前的一種信用機構,主要經營匯兌、存款、放款業務。「呂宋」在當時有兩種意義:一指菲律賓的呂宋島,一指西班牙。呂宋票店,可能是字型大小叫「呂宋」的票號,也可能資金、業務跟菲律賓或西班牙有關的票號。

② 吃局──指吃花酒,一種有妓女相陪唱曲的酒席。

等到上燈以後,獨有莊荔甫未到。問陸秀林,說是到拋球場買東西去了。外場放圓桌、搬交椅,把掛着的湘竹絹片方燈都點上了。樸齋等得不耐煩,滿房間裡轉開了磨磨,被大姐兒一把拉住了摁在椅子上。張小村和吳松橋兩個在榻床上面對面躺着,也不抽鴉片,卻在悄悄兒地說些私房話。秀林、秀寶姐兒倆並坐在大床上指指點點地說笑。胡竹山沒什麼說的,仰着臉看牆壁上掛的屏條對聯。

洪善卿叫楊媽拿紙筆來開局票①,先寫了陸秀林、周雙珠兩人。胡竹山叫清和坊的袁三寶,也寫了。再問吳松橋、張小村叫誰,松橋說叫孫素蘭,住兆貴裡;小村說叫馬桂生,住慶雲裡。

① 局票──嫖客在妓家或飯館請客,叫「酒局」;妓女被召喚到酒局上來唱曲侑酒,叫「出局」;召喚妓女到酒局上來侑酒的通知單,叫做「局票」。局票上寫明妓院和倌人的名字以及到達地點和嫖客的姓名等。被召喚來的妓女,也叫「局」,例如:前文提到的胖子「一個人叫了兩個局」,和後文的「只當樸齋還要去叫一個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