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青樓寶鑑 第 9 頁


樸齋在旁邊看著善卿寫局票,忽然想起王阿二,就對小村說:「咱們再去把王阿二叫來,倒挺好玩兒的。」不料被小村狠狠地瞪了一眼,樸齋後悔不迭。吳松橋只當樸齋還要去叫一個局,阻攔說:「你在秀寶這裡擺酒,甭再叫局了。」 樸齋待要分辯說不是叫局,卻又 ...
作者:韓邦慶 / 頁數:(9 / 202)

樸齋在旁邊看著善卿寫局票,忽然想起王阿二,就對小村說:「咱們再去把王阿二叫來,倒挺好玩兒的。」不料被小村狠狠地瞪了一眼,樸齋後悔不迭。吳松橋只當樸齋還要去叫一個局,阻攔說:「你在秀寶這裡擺酒,甭再叫局了。」


樸齋待要分辯說不是叫局,卻又頓住嘴說不下去。恰好樓下外場喊: 「莊大少爺來啦!」陸秀林聽見, 急忙奔了出去,樸齋也借去迎莊荔甫為名走開。荔甫進房見過眾人,就和秀林到隔壁房間裡去。洪善卿叫「起手巾」②,楊媽答應着,隨手把局票帶了下去。等到外場擰了手巾把兒上來,荔甫也過來了,大家都擦了臉。樸齋高舉酒壺,恭恭敬敬地要請胡竹山首座。竹山大吃一驚,極力推卻;善卿幫着勸說也不依。樸齋沒法兒,只好推吳松橋首座,竹山為次,其餘人序齒入席,略讓一讓,當即坐定。

② 起手巾──手巾指毛巾。吃花酒時,客人大體上到齊了,主人叫「起手巾」,外場擰了手巾把兒上來,表示酒宴開始。大家擦了臉,然後排輩兒讓座入席。趙樸齋高舉酒杯,恭恭敬敬地要請胡竹山坐首席。胡竹山大吃一驚,極力推卻。

秀寶上前篩了一巡酒,樸齋舉杯讓客,大家道謝同飲。第一道菜照例上的是魚翅,樸齋待要奉敬,大家攔住了說:「甭客氣,隨意的好。」樸齋來一個「恭敬不如從命」,只說了一聲「請」。魚翅以後,開始上小碗,陸秀林也換了出局的衣裳過來了。楊媽在一旁報說:「上先生①啦!」

① 上先生──吃花酒時,一般妓女都在第一道菜上過以後陸續入席,坐在各自叫局的客人旁邊稍稍偏後。如果是「長三」先生,可以先彈唱後入席,也可以先入席後彈唱。如果是「么二」,一般只陪酒不彈唱。妓女入席稱為「上先生」。妓女的名份是侑酒,不算客人,因此並不同時吃喝。但各自的客人如果豁拳輸了或者違犯酒令,妓女有代喝罰酒的「義務」;另外,酒席結束之前,客人開始吃乾稀飯了,也可以陪同一起用飯。所以每個妓女的面前,照例也放一副杯筷。有的地區,凡是當夜伴宿不再轉局到別處去的妓女,可以與嫖客一起吃喝。

秀林、秀寶並沒有唱,只有兩個樂師在帘子外面吹彈了一曲。樂師下去,叫的局也陸續到了。張小村叫的馬桂生,也是個不會唱的。孫素蘭一到,就問袁三寶唱過了沒有,袁三寶的跟局老媽兒會意,回說:「你們先唱好了。」孫素蘭調了調琵琶,唱了一支開篇②、一段京調。 莊荔甫先來了興緻,叫拿大杯來擺莊③。楊媽去取來三隻鷄缸杯④,擺在荔甫面前。荔甫說:「我先擺十杯。」松橋也來了勁頭,揎袖攘臂,跟荔甫豁起拳來。

② 開篇──蘇州評彈的短曲。有自成段落的短篇,也有從長篇評彈中截取的一段。這種短曲一般都在長篇評彈開始之前用來鋪墊壓場,所以稱為「開篇」。


③ 擺莊──豁拳賭酒,「挑戰」的人叫「擺莊」:在自己面前斟滿幾杯酒,聲明擺幾杯的莊;「應戰」的人叫「打莊」,與莊家豁拳,輸家喝酒,喝完預定的杯數算一莊結束。

④ 鷄缸杯──本是明代成窯或宣窯的一種名貴瓷酒杯,上畫牡丹和子母鷄,嘉靖年間出產的,則畫芳草鬥雞。清末妓院所用,都是廉價的仿製品。

孫素蘭唱完了,就替吳松橋代酒。代了兩杯,又要存兩杯,說:「我要轉局①去了,對不起!」

① 轉局──妓女應條子出局,如果沒有別家送條子來叫,一般要等到終席才走,如果先後接到兩張以上條子或在出局中又有條子送到,就要中途退席,叫做「轉局」。

孫素蘭走了以後,周雙珠才姍姍而來。洪善卿見阿金的兩隻眼睛腫得像胡桃一般,就接過水煙筒來自己吸,不要她裝。阿金背轉身子站在一邊。周雙珠揭開荳蔻盒子②蓋兒,取出一張請帖遞給洪善卿。善卿接過來一看,是朱藹人的,請他到尚仁裡林素芬家酒敘,後面還有一行小字,加着密密的圈兒,寫的是:「另有要事面商,見字速駕為幸。」

② 荳蔻──多年生常綠草本姜科植物。中醫學上用種子入藥,性溫,味辛,功能行氣、化濕、和胃,主治胃痛、胸悶、腹脹、嘔吐、噯氣等症。當時人往往隨身攜帶,隨時服用。特別是風月場中人,更是離不開它,認為它有解酒的作用。

善卿猜不出是什麼事兒,問周雙珠:「這請帖是什麼時候送來的?」雙珠說:「送來一會兒了。去不去?」善卿說:「不知道是什麼事兒,這麼要緊。」雙珠問:「要不要叫個人去問一聲?」善卿點點頭。雙珠叫過阿金來說:「你去叫他們到尚仁裡林素芬那兒的檯面上看看,散沒散。問朱老爺有什麼事兒。要是不急,就說洪老爺謝謝不去了。」

阿金下樓跟轎班說去。莊荔甫伸手要過請帖來看了,說:「是不是藹人寫的?」善卿說:「正為這事兒弄不清呢。請帖是羅子富的筆跡,到底是誰有事兒?」荔甫問:「羅子富是做什麼買賣的?」善卿說:「他是山東人,江蘇候補知縣,有差使到上海來的。昨兒晚上在保合樓見到的那個胖子,就是他。」樸齋這才知道那個胖子叫羅子富。

莊荔甫又對善卿說:「你要走嘛,先得打兩杯莊。」善卿伸手豁了五杯,那個轎班回來說:「檯面是快要散了。說請洪老爺帶局①過去,那邊專等。」

① 帶局──從一處吃花酒的席面上轉到另一處席面,把妓女也一起帶過去,省得到那邊另叫,稱為「帶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