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青樓寶鑑 第 10 頁


善卿告罪先行。樸齋不敢強留,送到房門口。外場趕忙擰上手巾把兒來。善卿擦了一把,出門轉到寶善街,直往尚仁裡走去。 到了林素芬家門口,見周雙珠的轎子已經先到了,就跟雙珠一起上樓進房。只見觥籌交錯,杯盤狼藉,已經是酒闌人醉,玉山將倒的時候。檯 ...
作者:韓邦慶 / 頁數:(10 / 202)

善卿告罪先行。樸齋不敢強留,送到房門口。外場趕忙擰上手巾把兒來。善卿擦了一把,出門轉到寶善街,直往尚仁裡走去。


到了林素芬家門口,見周雙珠的轎子已經先到了,就跟雙珠一起上樓進房。只見觥籌交錯,杯盤狼藉,已經是酒闌人醉,玉山將倒的時候。檯面上只有四位:除羅子富、陳小雲之外,還有個湯嘯庵,是朱藹人的知己。這三位都是跟洪善卿時常聚首的。只有一位不認識:是個長瘦臉、 高個子青年。敘談起來,才知道姓葛號仲英,是蘇州有名的貴公子。善卿重又拱手說:「一向渴慕,幸會,幸會。」羅子富聽了,忙端起一杯酒來遞給善卿,打趣說:「請喝一杯潤潤嗓子,別因為渴慕渴死了。」

善卿笑着把酒杯接過來放在桌上,隨便在一張空交椅上坐了,雙珠也在他側背後坐下。老媽子送上杯筷,林素芬隨即斟滿一杯酒雙手遞過來。善卿笑着說:「你們吃都吃完了,還請我來吃什麼酒?你們要請我嘛,也擺上一桌呀!」羅子富一聽,直跳起來說:「那麼別喝了,咱們走吧!」

湯嘯庵拉子富坐下說:「你着什麼急呀?叫我說,你不如叫月琴先生打發老媽子回去先把檯面擺起來。善卿剛到,也讓他擺個莊,等藹人回來了,一起過去。她們那邊,也準備好了不是?你這會兒過去,也不過在那兒等,幹嗎呀!」子富連說「不錯」。他叫的兩個倌人,其中一個是老相好蔣月琴,就打發她的老媽子回去:「看他們把檯面擺好了,再回來。」

洪善卿四面一看,果然沒有朱藹人,只有林素芬和湯嘯庵在應酬檯面。還有素芬的妹妹林翠芬,是湯嘯庵叫的本堂局,也幫着張羅。洪善卿奇怪地問:「藹人是主人,跑到哪裡去了?」嘯庵說:「黎篆鴻有點兒事兒叫他去一趟,快要回來了。」善卿說:「提起篆鴻,我倒想起來了。」就對陳小雲說:「荔甫叫我問你:那張單子,是不是拿給篆鴻了?」小雲說:「我托藹人拿去了。我看價錢開得太大了點兒。」善卿說:「誰知道這種東西是哪兒來的!」小雲說:「據說是個廣東人,細底也不清楚。」子富聽見了,跟善卿打趣說:「我正要問你:你是不是當了偵探了?雙珠先生有個廣東客人,不知道他的底細,你可曾幫她探探?」眾人呵呵大笑,善卿也笑了。雙珠說:「我哪兒有什麼廣東客人哪!是不是你替我去拉一個來做做呀!」


子富正要答話,善卿攔住說:「別瞎扯了。我擺十杯莊,你來打。」子富輓起袖子,跟善卿豁拳,一交手就輸了。子富說:「豁完了一起吃。」接連豁了五拳,竟連輸了五拳。蔣月琴代了一杯,子富叫的另一個倌人叫黃翠鳳,也伸手接酒。善卿說:「怪不得你要豁拳,原來有那麼多人替你代酒呢!」子富賭氣說:「誰也不許代,我自己喝!」善卿拍着手笑。小雲說:「還是代代吧。」湯嘯庵幫他篩酒,就手端一杯給黃翠鳳。翠鳳知道羅子富還要翻檯面①到蔣月琴家去,就說:「我去了,要不要存②兩杯?」子富搖搖頭說:「甭存了。」翠鳳就先走了。

① 翻檯面──吃花酒的名目之一。某甲先在妓女家擺酒,或大家意有未盡,或另有別種原因如席間發現某乙跟另一妓女情意綿綿等,由另一人做東在本堂或到他的相好妓女家去接着再開一席大家繼續喝叫做「翻檯面」 .

② 存酒──吃花酒時,嫖客豁拳輸了,按例由妓女代酒。如果某妓女在酒宴未完時轉局先走,可以先喝兩三杯「存」下,稱為「存酒」。

嘯庵勸子富歇會兒再豁,叫小雲先跟善卿交手,也豁上五拳。接着嘯庵自己也豁過了,只剩下葛仲英一個。

仲英正背對著大家跟他叫的倌人吳雪香倆人唧唧噥噥地咬耳朵,這半天連善卿怎麼擺莊都沒理會。等到嘯庵叫他豁拳,他才回過頭來問:「幹什麼?」子富說:「知道你們是『恩相好』③,在檯面上,未免也差勁點兒吧?是不是要做出個樣子來給我們看看哪?」吳雪香把手絹兒往子富臉上直甩過去,笑嗔着說:「打你的嘴裡就從來沒有一句好話說出來過!」善卿拱手向仲英說:「請教豁拳。」仲英不得不應付一下場面,只豁了兩拳,喝了酒,依舊跟雪香去說話。

③ 恩相好──在妓院中,某一個妓女的熟客稱為「恩客」。「相好」一詞,在嫖界口頭上也用來稱呼妓女的熟客,或嫖客相交已久的妓女,如後文常見的「貴相好」之類。但是「相好」一詞在吳語區非嫖界中是「姘頭」的同義語。這裡羅子富把「恩客」和「相好」合在一起說成「恩相好」,是一句插科打諢的玩笑話。所以下文吳雪香才說「打你的嘴裡從來就沒有一句好話說出來過」 .

子富輸急了,伸拳跟善卿又豁起來。這回卻是贏的。善卿十杯的莊消了九杯,子富想打完這莊,偏不巧又輸了。這時候忽聽得樓下外場喊:「朱老爺來啦!」小雲忙阻止子富說:「讓藹人來豁完了這末一拳,收令吧。」子富聽了,就不再豁。

藹人匆匆歸席,連說:「失陪,得罪!」又問:「是誰在擺莊?」善卿且不豁拳,卻反問藹人說:「你有什麼要緊事兒跟我商量?」藹人茫然不知,張大了眼睛說:「我沒事兒找你呀!」子富在一邊笑着說:「請你吃花酒,倒不是要緊事兒。」善卿也笑了起來說:「我就知道是你在編瞎話騙人。」子富說:「就算是我騙你吧,快豁完了這一拳,咱們走。」藹人說:「只剩下一拳了,就甭豁了吧。我來敬每位一杯。」大家齊說「遵命」。



分享與評論